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宁夏纵火案:悲情公交车上曾与魔鬼对视的人

2016-1-7 15:38:19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舒圣祥

    1月5日7点多钟,宁夏银川的天空可能还没有完全冲出晨雾。在这样的清晨,会有哪些人一大早就跑去赶公交车?可能是急着上学的孩子,可能是要上早班的职员,或者还有坚持晨练的老人,早起买菜的家庭主妇……他们都是普通的市民,在自己的生活轨道里忙忙碌碌,心里惦记着当天要办的事情,一路小跑或者等待多时,总算坐上了那趟301路公交车。然后,一些人就没有然后了,只能以数字形式出现在新闻里。

    当这辆悲情公交车大火熊熊燃烧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人们已经知道,这不会只是简单的自燃事故;若只是车子本身的事故,断不可能瞬间烧成这样,也就不会伤亡如此惨重。最大的可能是人为纵火,就像2013年6月7日,陈水总在厦门BRT公交车上用汽油纵火,那是那一年高考的第一天;就像2014年7月15日,欧长生在广州301路公交车上引爆自制爆炸装置。

    而这一次,在宁夏警方的紧急协查通报中,嫌疑人名叫马永平,他生于1982年,名下有三辆汽车。目前,马永平已被抓获,尚不清楚其纵火动因,无论如何,如此残忍而疯狂的行为,让人不寒而栗。

    关于公交车安全,之前公众担忧最多的是久治不绝的小偷小摸。可是现在,我们却不得不面对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公交车成为犯罪分子暴力发泄的场所。那些“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的人,丧心病狂地拿公交车逞凶来“报复社会”。在他们眼中,在人多的公交车上作案,最容易“搞出大事”,而在公交车上实施犯罪的门槛又是那样低,很多地方的公交车上几乎没有任何安全检查或者防范程序。

    在曾经发生过的公交纵火案中,人们曾经感慨:无冤无仇,素昧平生,底层平民何苦伤害同为平民的他人?这是鲁迅先生说的“强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弱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还是孙立平先生说的“在生存生态恶化背景下的底层沦陷或底层堕落”?宁夏公交车纵火者的作案缘由我们尚不明确,仅从他选择的残忍作案方式看,其心理的扭曲与人性的沦陷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在这个可怕又可怜的灵魂身上,隐蔽的“本我”否定了“自我”打败了“超我”,在纵火的一瞬间成为彻头彻尾的恶魔。

    英国诗人奥顿说:恶魔通常只是凡人并且毫不起眼,他们与我们同床,与我们同桌共餐。每一个坏蛋的突然发狂都不会无缘无故,而在变态之前他原本也只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如果我们没有一点怜悯,而仅仅是传播恐惧与仇恨,才真正着了魔鬼的道儿。当有人久久地“看向深渊”时,需要有人赶在“深渊回看”之前将其解救,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同样,当无助的自己久久“看向深渊”时,更该有个声音赶在“深渊回看”之前将自己解救,这是一个心理问题。

    面对公交车纵火案,我们是该“以后出门带个锤子”,是该对乘坐公交车实行安检制度,抑或在汽柴油零售环节实名登记?这些可能有用,也可能失灵。我想说的是,每辆悲情公交车上或许都不只坐着一个魔鬼。那些曾与魔鬼久久对视的人,正在评估公交纵火案的“效果”,也就是公众和社会的反应。我们不恐慌,但我们心痛,我们悲悯。魔鬼得不到想要的“效果”,邪恶的模仿才会失去土壤。

宁夏纵火案:悲情公交车上曾与魔鬼对视的人

2016年1月7日 15:38 来源:中青在线

    1月5日7点多钟,宁夏银川的天空可能还没有完全冲出晨雾。在这样的清晨,会有哪些人一大早就跑去赶公交车?可能是急着上学的孩子,可能是要上早班的职员,或者还有坚持晨练的老人,早起买菜的家庭主妇……他们都是普通的市民,在自己的生活轨道里忙忙碌碌,心里惦记着当天要办的事情,一路小跑或者等待多时,总算坐上了那趟301路公交车。然后,一些人就没有然后了,只能以数字形式出现在新闻里。

    当这辆悲情公交车大火熊熊燃烧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人们已经知道,这不会只是简单的自燃事故;若只是车子本身的事故,断不可能瞬间烧成这样,也就不会伤亡如此惨重。最大的可能是人为纵火,就像2013年6月7日,陈水总在厦门BRT公交车上用汽油纵火,那是那一年高考的第一天;就像2014年7月15日,欧长生在广州301路公交车上引爆自制爆炸装置。

    而这一次,在宁夏警方的紧急协查通报中,嫌疑人名叫马永平,他生于1982年,名下有三辆汽车。目前,马永平已被抓获,尚不清楚其纵火动因,无论如何,如此残忍而疯狂的行为,让人不寒而栗。

    关于公交车安全,之前公众担忧最多的是久治不绝的小偷小摸。可是现在,我们却不得不面对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公交车成为犯罪分子暴力发泄的场所。那些“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的人,丧心病狂地拿公交车逞凶来“报复社会”。在他们眼中,在人多的公交车上作案,最容易“搞出大事”,而在公交车上实施犯罪的门槛又是那样低,很多地方的公交车上几乎没有任何安全检查或者防范程序。

    在曾经发生过的公交纵火案中,人们曾经感慨:无冤无仇,素昧平生,底层平民何苦伤害同为平民的他人?这是鲁迅先生说的“强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弱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还是孙立平先生说的“在生存生态恶化背景下的底层沦陷或底层堕落”?宁夏公交车纵火者的作案缘由我们尚不明确,仅从他选择的残忍作案方式看,其心理的扭曲与人性的沦陷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在这个可怕又可怜的灵魂身上,隐蔽的“本我”否定了“自我”打败了“超我”,在纵火的一瞬间成为彻头彻尾的恶魔。

    英国诗人奥顿说:恶魔通常只是凡人并且毫不起眼,他们与我们同床,与我们同桌共餐。每一个坏蛋的突然发狂都不会无缘无故,而在变态之前他原本也只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如果我们没有一点怜悯,而仅仅是传播恐惧与仇恨,才真正着了魔鬼的道儿。当有人久久地“看向深渊”时,需要有人赶在“深渊回看”之前将其解救,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同样,当无助的自己久久“看向深渊”时,更该有个声音赶在“深渊回看”之前将自己解救,这是一个心理问题。

    面对公交车纵火案,我们是该“以后出门带个锤子”,是该对乘坐公交车实行安检制度,抑或在汽柴油零售环节实名登记?这些可能有用,也可能失灵。我想说的是,每辆悲情公交车上或许都不只坐着一个魔鬼。那些曾与魔鬼久久对视的人,正在评估公交纵火案的“效果”,也就是公众和社会的反应。我们不恐慌,但我们心痛,我们悲悯。魔鬼得不到想要的“效果”,邪恶的模仿才会失去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