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拆迁旧房,怎能丢掉活生生的生命呢?

2016-1-7 15:45:49

来源:新华报业网 作者:袁东广

    昨天,硚口区古田四路长丰乡因野蛮拆房发生悲剧:一男子不慎从4楼摔下被楼上滑落的预制板砸中,送医后因伤势过重身亡。(武汉晚报7月2日)

    又见拆迁发生悲剧,只不过这一次“受伤”的变成了参与拆迁的民工。因为缺少相关保护措施,一名拆迁人员在拆房时,不慎从4楼摔下被楼上滑落的预制板砸中,送医院后因伤势过重身亡。本是去拆迁旧房,却将自己的生命永远埋葬在废弃的房子中,令人心里很难过。

    据报道,此处为规模较大的城中村改造,房屋本已老旧,地基不稳。按理说,此类房屋拆迁不应该是仅靠人力的,而应该使用专门的拆迁机器,参与人员也要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但在这里,却是由民工直接拆除,并且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很是危险。当被问及为何未使用机械拆房时,现场一名头戴安全帽的工作人员表示,可能是上面转包给包工头,包工头为节约开支而采取人工拆房的。可恨的包工头啊,只是为了节约开支,就丢掉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钱难道比人的生命还要重要吗?

    城中村改造,这本是改善一个城市形象的便民工程,必定是按照了严格程序,依据了相关法规制度的,签订了相关责任书的,只要与房屋拥有者协商好了,就该大大方方地用正确方式去拆除的。拆迁旧房,个中危险不必多言,谁都清楚。房子一旦地基不稳,墙体随时都有可能垮塌,房子中的重物随时都可能掉下来,不要说是还要站在楼上去拆除,就是站在房屋旁边都有潜在的危险。而包工头为了节省开支,就让拆迁工人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前提下人工拆房子,这与让一些没有接受过训练的人走悬崖钢丝又有何差别呢?这样的包工头,真是既可恨,又可耻,在他的眼里,民工的生命尊严在哪呢?我们无需责怪民工自身安全意识不足,为了生活,为了孩子,没有技术和知识,即使有再大的危险,可能也不会让他们后退。摔死的民工甚是可惜,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最终会如何处理,我们也无法确信他是否与包工头之间签订了相关合同。但我们还是希望,类似随便给点“抚恤金”,类似“同命不同价”这些不公正的待遇不要出现在此次事件中,这也是对失去性命的民工一种慰藉。

    然而,更让我们觉得有些难以接受的是,悲剧发生后,记者前往事发地采访,看到的依然是充满隐患的拆迁现场,附近仍有民工在拆房子,他们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直接站在楼上用铁锤敲打墙体。也许,之前的悲剧是因为包工头缺乏良心导致的,但如果隐患依然存在,那我们就应该问问当地的主管部门怎么不出来阻止呢?也许,包工头对拆迁人员做了相关的培训,传授了安全知识,增强了他们的自我保护意识。但无论如何,在一些摇摇晃晃的楼上用铁锤敲打墙体,想想都觉得心里发慌,又有谁能防止拆迁民工再一次摔下呢?又有谁能预测到又一块重物掉下呢?

    以人文本,这几个字虽然简单,但意义却很非凡。当然,她的深意也必定要用实际行动来阐释的,类似这种已经出现了悲剧的隐患,怎能让它继续如此坚挺呢?悲剧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次次重复着类似的悲剧,可怕的是巨大的代价才能得到重视。以人为本,不论在何时,都不能仅仅只是放在口头上,而更需实实在在的措施,对于有关部门来说,这不仅是一种社会责任,更是关注民生,尊重民生的必要行为。袁东广

拆迁旧房,怎能丢掉活生生的生命呢?

2016年1月7日 15:45 来源:新华报业网

    昨天,硚口区古田四路长丰乡因野蛮拆房发生悲剧:一男子不慎从4楼摔下被楼上滑落的预制板砸中,送医后因伤势过重身亡。(武汉晚报7月2日)

    又见拆迁发生悲剧,只不过这一次“受伤”的变成了参与拆迁的民工。因为缺少相关保护措施,一名拆迁人员在拆房时,不慎从4楼摔下被楼上滑落的预制板砸中,送医院后因伤势过重身亡。本是去拆迁旧房,却将自己的生命永远埋葬在废弃的房子中,令人心里很难过。

    据报道,此处为规模较大的城中村改造,房屋本已老旧,地基不稳。按理说,此类房屋拆迁不应该是仅靠人力的,而应该使用专门的拆迁机器,参与人员也要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但在这里,却是由民工直接拆除,并且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很是危险。当被问及为何未使用机械拆房时,现场一名头戴安全帽的工作人员表示,可能是上面转包给包工头,包工头为节约开支而采取人工拆房的。可恨的包工头啊,只是为了节约开支,就丢掉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钱难道比人的生命还要重要吗?

    城中村改造,这本是改善一个城市形象的便民工程,必定是按照了严格程序,依据了相关法规制度的,签订了相关责任书的,只要与房屋拥有者协商好了,就该大大方方地用正确方式去拆除的。拆迁旧房,个中危险不必多言,谁都清楚。房子一旦地基不稳,墙体随时都有可能垮塌,房子中的重物随时都可能掉下来,不要说是还要站在楼上去拆除,就是站在房屋旁边都有潜在的危险。而包工头为了节省开支,就让拆迁工人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前提下人工拆房子,这与让一些没有接受过训练的人走悬崖钢丝又有何差别呢?这样的包工头,真是既可恨,又可耻,在他的眼里,民工的生命尊严在哪呢?我们无需责怪民工自身安全意识不足,为了生活,为了孩子,没有技术和知识,即使有再大的危险,可能也不会让他们后退。摔死的民工甚是可惜,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最终会如何处理,我们也无法确信他是否与包工头之间签订了相关合同。但我们还是希望,类似随便给点“抚恤金”,类似“同命不同价”这些不公正的待遇不要出现在此次事件中,这也是对失去性命的民工一种慰藉。

    然而,更让我们觉得有些难以接受的是,悲剧发生后,记者前往事发地采访,看到的依然是充满隐患的拆迁现场,附近仍有民工在拆房子,他们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直接站在楼上用铁锤敲打墙体。也许,之前的悲剧是因为包工头缺乏良心导致的,但如果隐患依然存在,那我们就应该问问当地的主管部门怎么不出来阻止呢?也许,包工头对拆迁人员做了相关的培训,传授了安全知识,增强了他们的自我保护意识。但无论如何,在一些摇摇晃晃的楼上用铁锤敲打墙体,想想都觉得心里发慌,又有谁能防止拆迁民工再一次摔下呢?又有谁能预测到又一块重物掉下呢?

    以人文本,这几个字虽然简单,但意义却很非凡。当然,她的深意也必定要用实际行动来阐释的,类似这种已经出现了悲剧的隐患,怎能让它继续如此坚挺呢?悲剧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次次重复着类似的悲剧,可怕的是巨大的代价才能得到重视。以人为本,不论在何时,都不能仅仅只是放在口头上,而更需实实在在的措施,对于有关部门来说,这不仅是一种社会责任,更是关注民生,尊重民生的必要行为。袁东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