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甘阳被打风波知行不一的悖论与难看的吃相

2016-1-11 09:37:13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甘阳被打风波知行不一的悖论与难看的吃相

    高校教师捍卫自身权益当然没错,但凡事锱铢必较,为个人得失而不惜大肆炒作,争个头破血流,却不知是否有辱斯文?

    甘阳被打风波

    知行不一的悖论与难看的吃相

    据《广州日报》消息,近日在中山大学博雅学院的年度会议上,青年教师李思涯公然殴打院长甘阳教授,自称是因为甘阳在职称晋升上故意拖延。中大博雅学院对此作出声明,谴责教师的暴力举动。并有17位博雅学院教师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严肃处理打人事件。

    目前,打人事件的原因并无权威说法,各种消息和评论都在刷屏。如对于打人者李思涯,有人称其“学术成果突出,教学有方”,但也有人在“知乎”上说他上课很“水”,比如上电影专业课一晚上就给学生看电影。又如,有人称李思涯为人老实,若不是“六年晋升无望,面临解聘”,也不会“被迫出手”,但据相关报道,中大讲师到副教授的晋升为9年制,9年后“非升即走”,李思涯不存在面临解聘的问题。至于甘阳,在国内人文学界早有盛名,不必多介绍。

    虽说具体事实尚待调查厘清,但这一事件呈现出的多重悖论,足以令人感慨。对甘阳来讲,这几巴掌不仅是打在他脸上,更可能击中他近年来倡导的大学教育理念的痛处。大约在2009年,中山大学延请甘阳出任博雅学院院长,致力于推行完全打破专业限制的通识教育。甘阳当时表示,博雅学院推崇的人生价值不是金钱,而是智慧与修养。但从眼下情形看,连该学院的教师都做不到这一点。在学院年度会议上为职称而上演全武行,这在国内高校恐怕也属罕见。

    有人还搬出甘阳早些年批评北大教改方案的文章(《大学改革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以此证明甘阳一直反对类似“不能晋升将解聘”这种激进的教师聘用制度。然而,博雅学院实行的恰恰就是“非升即走”的办法,与北大教改方案异曲同工。且不说这套做法有何利弊,显然也和甘阳过去极力主张实行的大学教师终身聘任制相违背。甘阳称,实行终身聘任制才能维护大学教师基本权利与尊严,充分保障学术自由,但发生这起打人事件,目前公开的一个原因就是有些“青椒”(青年教师)职称晋升受阻、深感尊严丧失所致。

    这种悖论现象不仅出现在甘阳身上,也发生在打人者李思涯身上。据悉,李思涯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叫“斯文在兹”。我看了一下,其介绍称,“只想更多的青年人、学生培养一些文艺气质,增加一些古典文化修养,少些粗与俗,多点雅与美”。但在公号最新文章中,却又如此回应打人事件:“中国的当今,是个缺少侠义精神的时代。2016年1月7日,我出手一掌,让被压抑多年的人情绪为之一震,举杯畅饮。”风格切换如此迅速,也是醉了。

    不无凑巧,甘阳当年的文章指责北大教改方案是以香港科技大学为模板,因其实行的就是打破教师终身聘任制的教师管理制度,而李思涯正是从香港科技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照理说,他对这套“先进”的高校教师管理制度应当更加了解才对。

    基于上述这些缘故,我觉得对这起事件暂且不必下什么结论,让各方继续“开撕”就是。当然,打人是不对的。但这种浅显的道理,也犯不着反复强调。打人者既然有胆量在公开场合动粗,在现场散发传单,对行为后果当有心理准备。

    重要的是,别以为这桩事件与我们无关,大家看看热闹而已。一所高校的教师聘任制度,关系到高校教学和治学环境,以及教师队伍的稳定。教师不安于位,多有抱怨,难免会把情绪带到课堂上,影响教学质量。这样的大学,哪个家长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呢?而如果全国高校多少存在类似问题,其后果自然不言而喻。

    为职务晋升上演全武行,中山大学或许不是首例。以往我们还看到,有高校教师为评教授、博导而公开声讨学校,有教授为学校让其“提前退休”,愤而发表公开信,在信中细数个人成绩,盘点自己该拿多少钱。高校教师捍卫自身权益当然没错,但凡事锱铢必较,为个人得失而不惜大肆炒作,争个头破血流,却不知是否有辱斯文?都是读书人,吃相还是不要太难看为好。

    

    

甘阳被打风波知行不一的悖论与难看的吃相

2016年1月11日 09:37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甘阳被打风波知行不一的悖论与难看的吃相

    高校教师捍卫自身权益当然没错,但凡事锱铢必较,为个人得失而不惜大肆炒作,争个头破血流,却不知是否有辱斯文?

    甘阳被打风波

    知行不一的悖论与难看的吃相

    据《广州日报》消息,近日在中山大学博雅学院的年度会议上,青年教师李思涯公然殴打院长甘阳教授,自称是因为甘阳在职称晋升上故意拖延。中大博雅学院对此作出声明,谴责教师的暴力举动。并有17位博雅学院教师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严肃处理打人事件。

    目前,打人事件的原因并无权威说法,各种消息和评论都在刷屏。如对于打人者李思涯,有人称其“学术成果突出,教学有方”,但也有人在“知乎”上说他上课很“水”,比如上电影专业课一晚上就给学生看电影。又如,有人称李思涯为人老实,若不是“六年晋升无望,面临解聘”,也不会“被迫出手”,但据相关报道,中大讲师到副教授的晋升为9年制,9年后“非升即走”,李思涯不存在面临解聘的问题。至于甘阳,在国内人文学界早有盛名,不必多介绍。

    虽说具体事实尚待调查厘清,但这一事件呈现出的多重悖论,足以令人感慨。对甘阳来讲,这几巴掌不仅是打在他脸上,更可能击中他近年来倡导的大学教育理念的痛处。大约在2009年,中山大学延请甘阳出任博雅学院院长,致力于推行完全打破专业限制的通识教育。甘阳当时表示,博雅学院推崇的人生价值不是金钱,而是智慧与修养。但从眼下情形看,连该学院的教师都做不到这一点。在学院年度会议上为职称而上演全武行,这在国内高校恐怕也属罕见。

    有人还搬出甘阳早些年批评北大教改方案的文章(《大学改革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以此证明甘阳一直反对类似“不能晋升将解聘”这种激进的教师聘用制度。然而,博雅学院实行的恰恰就是“非升即走”的办法,与北大教改方案异曲同工。且不说这套做法有何利弊,显然也和甘阳过去极力主张实行的大学教师终身聘任制相违背。甘阳称,实行终身聘任制才能维护大学教师基本权利与尊严,充分保障学术自由,但发生这起打人事件,目前公开的一个原因就是有些“青椒”(青年教师)职称晋升受阻、深感尊严丧失所致。

    这种悖论现象不仅出现在甘阳身上,也发生在打人者李思涯身上。据悉,李思涯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叫“斯文在兹”。我看了一下,其介绍称,“只想更多的青年人、学生培养一些文艺气质,增加一些古典文化修养,少些粗与俗,多点雅与美”。但在公号最新文章中,却又如此回应打人事件:“中国的当今,是个缺少侠义精神的时代。2016年1月7日,我出手一掌,让被压抑多年的人情绪为之一震,举杯畅饮。”风格切换如此迅速,也是醉了。

    不无凑巧,甘阳当年的文章指责北大教改方案是以香港科技大学为模板,因其实行的就是打破教师终身聘任制的教师管理制度,而李思涯正是从香港科技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照理说,他对这套“先进”的高校教师管理制度应当更加了解才对。

    基于上述这些缘故,我觉得对这起事件暂且不必下什么结论,让各方继续“开撕”就是。当然,打人是不对的。但这种浅显的道理,也犯不着反复强调。打人者既然有胆量在公开场合动粗,在现场散发传单,对行为后果当有心理准备。

    重要的是,别以为这桩事件与我们无关,大家看看热闹而已。一所高校的教师聘任制度,关系到高校教学和治学环境,以及教师队伍的稳定。教师不安于位,多有抱怨,难免会把情绪带到课堂上,影响教学质量。这样的大学,哪个家长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呢?而如果全国高校多少存在类似问题,其后果自然不言而喻。

    为职务晋升上演全武行,中山大学或许不是首例。以往我们还看到,有高校教师为评教授、博导而公开声讨学校,有教授为学校让其“提前退休”,愤而发表公开信,在信中细数个人成绩,盘点自己该拿多少钱。高校教师捍卫自身权益当然没错,但凡事锱铢必较,为个人得失而不惜大肆炒作,争个头破血流,却不知是否有辱斯文?都是读书人,吃相还是不要太难看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