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培育全面小康的社会心态(新论)

2016-1-11 10:11:2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李春玲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十三五”期间我们要完成的目标。什么是小康社会?如何才算是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在“十三五”规划建议的“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普遍提高”这一目标中,“收入差距缩小,中等收入人口比重上升”是一个重要指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等收入群体应该是社会的主流人群。

    近年来,中国出境游人数迅速增长,2014年达到1.17亿人次,而2015年更是达1.2亿人次。这从一个侧面表明,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正在壮大,他们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是促进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和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一般来说,中间阶层认同比例较高的社会较为稳定,人们的社会满意度较高。然而,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多年来的全国性追踪调查数据显示,不论是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比较,还是与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人认同自己是中间阶层和中上阶层的比例,都明显偏低,而认同自己是中下阶层和下层阶层的比例则高于其他国家。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现象?有人认为,由于中国人个性较为含蓄谨慎,即使达到中等收入或高收入水平,还会说自己是中下层或下层。也有人认为,中国目前的社会保障水平相对较低,公共服务质量相对较差,使一些人没有中产的生活状态和安全感。这些说法都有一定道理。而社科院社会学所的全国抽样调查数据,则从另一个角度给出了解释。

    这项调查显示,虽然中国人认同自己是中间阶层和中上阶层的比例明显低于其他国家,但是对未来个人生活水平提高的预期,则要明显高于其他国家。那些从收入、财富和消费角度来说都已达到或超过中等水平的人,是过去30多年发展的受益者,他们的收入几乎年年增长,物质生活水平步步提高,这使他们对未来寄予更高期望:想要挣更多的钱、买更大的房子、换更好的车,而这种高期望又会带来不满足感和焦虑心态,使他们总觉得还未达到理想的中产生活状态,还需要拼命努力追求。可以说,是较强的物质欲望追求,以及由此导致的不满足感和缺乏安全感,使得中等收入阶层的认同感不强。

    这样的社会心态,能激发人们更勤奋地工作、更努力地追求,但过高的物欲期待和不满足心态,也难免会产生负面效应。新常态下,个人收入的增长速度可能难以维持过去30多年经济高速增长时的水平,社会心态也需要调试。不仅要把金钱和物质视为人生目标,更要把精神追求、文明道德水平和社会责任感作为个人价值更主要的体现方式。国民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要显著提高,“培育小康社会心态”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一样,都是关键所在。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6年01月11日 05 版)

    

    

培育全面小康的社会心态(新论)

2016年1月11日 10: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十三五”期间我们要完成的目标。什么是小康社会?如何才算是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在“十三五”规划建议的“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普遍提高”这一目标中,“收入差距缩小,中等收入人口比重上升”是一个重要指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等收入群体应该是社会的主流人群。

    近年来,中国出境游人数迅速增长,2014年达到1.17亿人次,而2015年更是达1.2亿人次。这从一个侧面表明,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正在壮大,他们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是促进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和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一般来说,中间阶层认同比例较高的社会较为稳定,人们的社会满意度较高。然而,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多年来的全国性追踪调查数据显示,不论是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比较,还是与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人认同自己是中间阶层和中上阶层的比例,都明显偏低,而认同自己是中下阶层和下层阶层的比例则高于其他国家。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现象?有人认为,由于中国人个性较为含蓄谨慎,即使达到中等收入或高收入水平,还会说自己是中下层或下层。也有人认为,中国目前的社会保障水平相对较低,公共服务质量相对较差,使一些人没有中产的生活状态和安全感。这些说法都有一定道理。而社科院社会学所的全国抽样调查数据,则从另一个角度给出了解释。

    这项调查显示,虽然中国人认同自己是中间阶层和中上阶层的比例明显低于其他国家,但是对未来个人生活水平提高的预期,则要明显高于其他国家。那些从收入、财富和消费角度来说都已达到或超过中等水平的人,是过去30多年发展的受益者,他们的收入几乎年年增长,物质生活水平步步提高,这使他们对未来寄予更高期望:想要挣更多的钱、买更大的房子、换更好的车,而这种高期望又会带来不满足感和焦虑心态,使他们总觉得还未达到理想的中产生活状态,还需要拼命努力追求。可以说,是较强的物质欲望追求,以及由此导致的不满足感和缺乏安全感,使得中等收入阶层的认同感不强。

    这样的社会心态,能激发人们更勤奋地工作、更努力地追求,但过高的物欲期待和不满足心态,也难免会产生负面效应。新常态下,个人收入的增长速度可能难以维持过去30多年经济高速增长时的水平,社会心态也需要调试。不仅要把金钱和物质视为人生目标,更要把精神追求、文明道德水平和社会责任感作为个人价值更主要的体现方式。国民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要显著提高,“培育小康社会心态”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一样,都是关键所在。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6年01月11日 05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