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重要的不是快播配不配掌声

2016-1-11 19:29:49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谢建东

    这几天,关于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案件,因为其有许多地方可以讨论、富有争议,可谓是赚足了人们的眼球。

    该案之所以能够引发大量关注,首先是因为这个案件本身具有较强的可以讨论的价值。 在庭审中,面对控方质问快播公司在明知自己的技术已经被网民利用,明知道快播可以播放淫秽视频,明知已经很难监管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做自有视频内容,或者转型?王欣辩称,快播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企业定位不一样,做技术并不可耻,用户即使不用他们的技术也会用其他技术!

    关于技术到底是不是中立的问题,已经有很多讨论,但仍然存在分歧。标榜技术中立的人认为,技术不涉及价值判断,不涉及善恶问题,本身是没有错的。而反对者则认为,技术是有禁区的,技术背后的人应该有是非、善恶,如果技术研究同人类的根本利益相悖,就应当禁止。王欣将技术中立论抛出,不仅博得了更多的同情,同时也增加了话题可讨论的向度。因为这一言论将公众的关注点,从快播这一本身具有讨论空间的案件,导向了另外一个更具有争议性的话题。

    当然,王欣的这些言论之所以能够引发社会的强烈关注,除了案件本身、辩护的精彩程度之外,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该案件借助于新的传播手段被全程直播。开庭前,北京海淀法院就在官方微博上发布庭审直播的预告,1月7日、8日的庭审,海淀法院先后发布27条长微博,对庭审全程进行播报。点击法院的微博,就能看到庭审的视频直播,直播完整呈现了共五个阶段的庭审原貌,总时长达到20多个小时。直播期间累计有100余万人观看视频,最高时有4万人同时在线。

    海淀法院的做法,得到了法律界的普遍认可,“程序正义必须是看得见的正义”,司法公开的力度与社会的关注程度成正比,让控辩双方充分发表自己的观点,并公之于众,对司法公正无疑具有积极促进作用。不过,关于快播案件引发的热烈关注还不止于此,媒体在该事件中既是报道者,同时也是话题的制造者,甚至本身就成为了话题的中心。比如两大国家级媒体,因为发表了两篇标题上“针锋相对”的评论——“快播不配赢得掌声”、“要对快播报以掌声”,而引发了许多人的关注。

    基于案件本身存在的可以讨论的空间,法院全程直播的形式和内容及其所引发的热议,以及媒体介入之后形成的新话题,其叠加效果使快播事件引发更大范围的关注和讨论。只是,话题的争议性抹杀不了事实的本质,法与非法的边界固然存在模糊地带,但法律主体的行为及其所造成的社会影响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的本质不会因为话题的争议性,因为人们加入讨论,或者讨论、关注点的转移而变得模糊不清。

    相反,判别快播“黄”还是不“黄”的问题其实并不复杂,使用者心知肚明。现在法院还没有宣判,我们能够做的是各安本职,将法律的交给法律,技术的交给技术,哲学的问题交给哲学,媒体客观报道不越界。

    快播案终究有尘埃落定、淡出人们视野的一天,但它留给我们的思考却是深刻的。一个一度号称“拥有过4亿用户,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在互联网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为何突然垮掉,法与非法的界限,技术与道德,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等话题,虽然还是会因为新的其他事件引发讨论,但快播案对于互联网视频行业的发展或将厘定一个规范,对基于互联网的其他传媒公司如何正确经营、健康发展也有借鉴意义。

重要的不是快播配不配掌声

2016年1月11日 19:29 来源:中青在线

    这几天,关于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案件,因为其有许多地方可以讨论、富有争议,可谓是赚足了人们的眼球。

    该案之所以能够引发大量关注,首先是因为这个案件本身具有较强的可以讨论的价值。 在庭审中,面对控方质问快播公司在明知自己的技术已经被网民利用,明知道快播可以播放淫秽视频,明知已经很难监管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做自有视频内容,或者转型?王欣辩称,快播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企业定位不一样,做技术并不可耻,用户即使不用他们的技术也会用其他技术!

    关于技术到底是不是中立的问题,已经有很多讨论,但仍然存在分歧。标榜技术中立的人认为,技术不涉及价值判断,不涉及善恶问题,本身是没有错的。而反对者则认为,技术是有禁区的,技术背后的人应该有是非、善恶,如果技术研究同人类的根本利益相悖,就应当禁止。王欣将技术中立论抛出,不仅博得了更多的同情,同时也增加了话题可讨论的向度。因为这一言论将公众的关注点,从快播这一本身具有讨论空间的案件,导向了另外一个更具有争议性的话题。

    当然,王欣的这些言论之所以能够引发社会的强烈关注,除了案件本身、辩护的精彩程度之外,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该案件借助于新的传播手段被全程直播。开庭前,北京海淀法院就在官方微博上发布庭审直播的预告,1月7日、8日的庭审,海淀法院先后发布27条长微博,对庭审全程进行播报。点击法院的微博,就能看到庭审的视频直播,直播完整呈现了共五个阶段的庭审原貌,总时长达到20多个小时。直播期间累计有100余万人观看视频,最高时有4万人同时在线。

    海淀法院的做法,得到了法律界的普遍认可,“程序正义必须是看得见的正义”,司法公开的力度与社会的关注程度成正比,让控辩双方充分发表自己的观点,并公之于众,对司法公正无疑具有积极促进作用。不过,关于快播案件引发的热烈关注还不止于此,媒体在该事件中既是报道者,同时也是话题的制造者,甚至本身就成为了话题的中心。比如两大国家级媒体,因为发表了两篇标题上“针锋相对”的评论——“快播不配赢得掌声”、“要对快播报以掌声”,而引发了许多人的关注。

    基于案件本身存在的可以讨论的空间,法院全程直播的形式和内容及其所引发的热议,以及媒体介入之后形成的新话题,其叠加效果使快播事件引发更大范围的关注和讨论。只是,话题的争议性抹杀不了事实的本质,法与非法的边界固然存在模糊地带,但法律主体的行为及其所造成的社会影响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的本质不会因为话题的争议性,因为人们加入讨论,或者讨论、关注点的转移而变得模糊不清。

    相反,判别快播“黄”还是不“黄”的问题其实并不复杂,使用者心知肚明。现在法院还没有宣判,我们能够做的是各安本职,将法律的交给法律,技术的交给技术,哲学的问题交给哲学,媒体客观报道不越界。

    快播案终究有尘埃落定、淡出人们视野的一天,但它留给我们的思考却是深刻的。一个一度号称“拥有过4亿用户,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在互联网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为何突然垮掉,法与非法的界限,技术与道德,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等话题,虽然还是会因为新的其他事件引发讨论,但快播案对于互联网视频行业的发展或将厘定一个规范,对基于互联网的其他传媒公司如何正确经营、健康发展也有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