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那些年我们小学课本的插画,总有一张让你热泪盈眶

2016-1-12 18:24:59

来源:中国青年报官微 作者:官微

    导读

    小时候,最激动的就是报到的那天拿到新课本,三五结伴地飞奔到文具店,挑一张顶好看的书皮,兴高采烈地包上一整晚。

    时光荏苒!再回首,你还记得那些年,我们一起涂涂写写的课文插画吗?(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视觉志 ID:QQ_shijuezhi)

    

    《珍贵的教科书》

    我扑到指导员身上大声喊:“指导员……”喊了好半天,

    指导员嘴里叨念着:“书……书……”

    我说:“书都在这儿。走,我背你回村。”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两眼望着那捆书,用微弱的声音说:“你们要……好好学习……将来……”

    

    《达芬奇画鸡蛋》

    

    《司马光砸缸》

    那时候

    最怕见到的字是

    “请背诵全文”

    最最怕见到的字是

    “请选择你喜欢的段落背诵”

    因为意味着还是要全文背诵

    

    《苦柚》

    “你要带到好远好远的地方去吗?”

    “是嘞,我住在圣地亚哥,你学过地理吧,智利,在南美洲,太平洋的彼岸,离这里有一万多里地呢。”

    

    《吃墨水》

    

    《倔强的小红军》

    

    《十里长街送总理》

    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长安街两旁的人行道上挤满了男女老少。路那样长,人那样多,向东望不见头,向西望不见尾。人们臂上都缠着黑纱,胸前都佩着白花,眼睛都望着周总理的灵车将要开来的方向。

    

    《挑山工》

    从泰山回来,我画了一幅画——在陡直的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道上,一个穿红背心的挑山工给肩头的重物压弯了腰,他一步一步地向上登攀。这幅画一直挂在我的书桌前,多年来不曾换掉,因为我需要它。

    

    《他是我朋友》

    有多少人是和小编一样

    学习鲁迅先生

    也在桌子上刻了个“早”字

    然后因为破坏公物

    被班主任罚去写检查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蜜蜂引路》

    

    《我的爸爸李大钊》

    爸爸听我们唱完了,眉头一皱,说:“学校像美丽的花园,孩子们多么幸福,这不是撒谎吗?地主和资本家残酷地剥削农民和工人,许多孩子都吃不上饭,哪有什么美丽和幸福!”接着,他一边弹琴,一边用低沉的声音教我们唱《国际歌》。

    

    《负荆请罪》

    

    《小摄影师》

    晚上,秘书告诉高尔基:

    “外面来了一位摄影师。”

    “是个小男孩吗?”高尔基问。

    “不是。是一家杂志社的记者。”

    “请转告他,我很忙。

    不过,来的如果是个小男孩

    就一定让他进来。”

    

    《落花生》

    

    《画杨桃》

    老师让这几个同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和颜悦色地说:“当我们看见别的人把杨桃画成五角星的时候,不要忙着发笑,要看看人家是从什么角度看的。我们应该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是什么样的就画成什么样。”

    

    《完璧归赵》

    后面惊慌失措的秦王就是芈月的儿子秦昭襄王

    

    《我的弟弟小萝卜头》

    1941年,我的爸爸妈妈和只有八个月的弟弟,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逮捕了。弟弟跟着妈妈住在女牢房里。由于长期监狱生活的折磨,弟弟长得脑袋大,身子小,面黄肌瘦。难友们都疼爱地叫他“小萝卜头”。

    

    《老舍家的猫》

    这些黑白版本的教科书

    你一定不会忘记

    

    许多年过去

    我们青春回忆里的主角

    李雷和韩梅梅

    依然没有在一起

    愿他们永远活在那个纯真时代里

    没有成长的烦恼

    

    

    再见,我们的年少时代。

那些年我们小学课本的插画,总有一张让你热泪盈眶

2016年1月12日 18:24 来源:中国青年报官微

    导读

    小时候,最激动的就是报到的那天拿到新课本,三五结伴地飞奔到文具店,挑一张顶好看的书皮,兴高采烈地包上一整晚。

    时光荏苒!再回首,你还记得那些年,我们一起涂涂写写的课文插画吗?(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视觉志 ID:QQ_shijuezhi)

    

    《珍贵的教科书》

    我扑到指导员身上大声喊:“指导员……”喊了好半天,

    指导员嘴里叨念着:“书……书……”

    我说:“书都在这儿。走,我背你回村。”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两眼望着那捆书,用微弱的声音说:“你们要……好好学习……将来……”

    

    《达芬奇画鸡蛋》

    

    《司马光砸缸》

    那时候

    最怕见到的字是

    “请背诵全文”

    最最怕见到的字是

    “请选择你喜欢的段落背诵”

    因为意味着还是要全文背诵

    

    《苦柚》

    “你要带到好远好远的地方去吗?”

    “是嘞,我住在圣地亚哥,你学过地理吧,智利,在南美洲,太平洋的彼岸,离这里有一万多里地呢。”

    

    《吃墨水》

    

    《倔强的小红军》

    

    《十里长街送总理》

    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长安街两旁的人行道上挤满了男女老少。路那样长,人那样多,向东望不见头,向西望不见尾。人们臂上都缠着黑纱,胸前都佩着白花,眼睛都望着周总理的灵车将要开来的方向。

    

    《挑山工》

    从泰山回来,我画了一幅画——在陡直的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道上,一个穿红背心的挑山工给肩头的重物压弯了腰,他一步一步地向上登攀。这幅画一直挂在我的书桌前,多年来不曾换掉,因为我需要它。

    

    《他是我朋友》

    有多少人是和小编一样

    学习鲁迅先生

    也在桌子上刻了个“早”字

    然后因为破坏公物

    被班主任罚去写检查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蜜蜂引路》

    

    《我的爸爸李大钊》

    爸爸听我们唱完了,眉头一皱,说:“学校像美丽的花园,孩子们多么幸福,这不是撒谎吗?地主和资本家残酷地剥削农民和工人,许多孩子都吃不上饭,哪有什么美丽和幸福!”接着,他一边弹琴,一边用低沉的声音教我们唱《国际歌》。

    

    《负荆请罪》

    

    《小摄影师》

    晚上,秘书告诉高尔基:

    “外面来了一位摄影师。”

    “是个小男孩吗?”高尔基问。

    “不是。是一家杂志社的记者。”

    “请转告他,我很忙。

    不过,来的如果是个小男孩

    就一定让他进来。”

    

    《落花生》

    

    《画杨桃》

    老师让这几个同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和颜悦色地说:“当我们看见别的人把杨桃画成五角星的时候,不要忙着发笑,要看看人家是从什么角度看的。我们应该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是什么样的就画成什么样。”

    

    《完璧归赵》

    后面惊慌失措的秦王就是芈月的儿子秦昭襄王

    

    《我的弟弟小萝卜头》

    1941年,我的爸爸妈妈和只有八个月的弟弟,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逮捕了。弟弟跟着妈妈住在女牢房里。由于长期监狱生活的折磨,弟弟长得脑袋大,身子小,面黄肌瘦。难友们都疼爱地叫他“小萝卜头”。

    

    《老舍家的猫》

    这些黑白版本的教科书

    你一定不会忘记

    

    许多年过去

    我们青春回忆里的主角

    李雷和韩梅梅

    依然没有在一起

    愿他们永远活在那个纯真时代里

    没有成长的烦恼

    

    

    再见,我们的年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