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人民日报金台论道:历史文物如何与现代重逢

2016-5-5 14:53:3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王 念

    真没想到,一部文物题材的纪录片成了“网红”。最近,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网站收获超过百万次点击,豆瓣评分高达9.4,甚至高过《舌尖上的中国》。“慕名而来舔屏”的年轻人络绎不绝。

    要说之前,文物纪录片给人的常是一种高冷、神秘、刻板、枯燥的印象,仿佛都是关于遥不可及的东西,和百科知识别无二致,与普通人的生活多有隔膜。所以,不少作品往往是“墙内开花墙内香”,顶多能赚圈儿外人的几眼好奇。

    有网友说,当别人推荐《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片子的时候,我以为拍的是故宫,没啥特别的兴趣,没想到却讲的是故宫里一群人的故事,而这一群人,实在可爱又可敬。于是一口气看了三遍。

    我想起上学那会儿,同学们经常一起嘀咕:真不明白博物馆里的老古董有啥看头?我不认识它,它更不认识我,冷冰冰的有意思吗?尔后,逐渐有一些机会听到收藏家回忆他们和某一文物相遇、相守的故事,或关于因缘际会,或充满人情世故,或有彼此坚守,交织着个人的情感,也打捞起历史的点滴。我便开始对文物有了新鲜的认识,似乎还感受到老物件的温度。原来“文”是中心,“物”只是载体。正如纪录片里的木雕佛像修复师屈峰说的,“文物是死的,要文物干吗?文物的目的就是让它传播文化,而不是为了保留一个物品放在那。”钟表修复师王津说,以往大家看到的文物都是静态的,这部片子让很多观众看到了文物背后的故事。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当看到有一群和我们一样朝八晚五的普通人,在一个时光慢悠悠、充满生活气息的“自家后院”里,执着而从容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之后,网友们油然而生的亲切感。这时的文物,俨然褪去了厚重的尘埃,充满人情的味道;这时候的观众,也开始“心疼”“点赞”“自豪”,关切这些文物的传承和命运。这是一种奇妙的互动。

    互联网的强大力量,让这种互动的影响迅速扩散和放大。《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走红路径是这样的:最初在央视播出并没引起多大的反响,后来,当故事被上传到某弹幕视频网站后,迅速跻身热搜榜,俘获了大量90后粉丝。

    不少与传统文化相关的传承面临危机,最大的抱怨是缺乏年轻人的关注和热情。当今年轻人难道天然与传统绝缘、和文物有隙吗?《我在故宫修文物》显然已经给出了答案。这必须从信息传播思路上找找原因——在互联网时代,应该利用怎样的方式与年轻人同频共振?在文化生活多元时代,能从哪些方面打开年轻人兴趣的大门?否则,恐怕“酒香也怕巷子深”了。

    总归来讲,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在大众的心中活起来,根本还是要使大家体会到文物本身与现代生活并没有不可跨越的距离,文物的命运也是一件与每个人有关的事。有更多亲近,便有更多自觉。

    网友调侃说,“《我在故宫修文物》是故宫最好的招聘帖:工作在北京一环内,跟最顶级的文物打交道,春天赏花、夏天摘果、秋天看落叶、冬天观雪景,过着四季分明的生活。”这些网友最终可能并不会从事文保事业,但是从这里,我们已经看到了他们和文物相互靠近的美妙画面。

    《 人民日报 》( 2016年05月05日 19 版)

人民日报金台论道:历史文物如何与现代重逢

2016年5月5日 14:5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真没想到,一部文物题材的纪录片成了“网红”。最近,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网站收获超过百万次点击,豆瓣评分高达9.4,甚至高过《舌尖上的中国》。“慕名而来舔屏”的年轻人络绎不绝。

    要说之前,文物纪录片给人的常是一种高冷、神秘、刻板、枯燥的印象,仿佛都是关于遥不可及的东西,和百科知识别无二致,与普通人的生活多有隔膜。所以,不少作品往往是“墙内开花墙内香”,顶多能赚圈儿外人的几眼好奇。

    有网友说,当别人推荐《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片子的时候,我以为拍的是故宫,没啥特别的兴趣,没想到却讲的是故宫里一群人的故事,而这一群人,实在可爱又可敬。于是一口气看了三遍。

    我想起上学那会儿,同学们经常一起嘀咕:真不明白博物馆里的老古董有啥看头?我不认识它,它更不认识我,冷冰冰的有意思吗?尔后,逐渐有一些机会听到收藏家回忆他们和某一文物相遇、相守的故事,或关于因缘际会,或充满人情世故,或有彼此坚守,交织着个人的情感,也打捞起历史的点滴。我便开始对文物有了新鲜的认识,似乎还感受到老物件的温度。原来“文”是中心,“物”只是载体。正如纪录片里的木雕佛像修复师屈峰说的,“文物是死的,要文物干吗?文物的目的就是让它传播文化,而不是为了保留一个物品放在那。”钟表修复师王津说,以往大家看到的文物都是静态的,这部片子让很多观众看到了文物背后的故事。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当看到有一群和我们一样朝八晚五的普通人,在一个时光慢悠悠、充满生活气息的“自家后院”里,执着而从容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之后,网友们油然而生的亲切感。这时的文物,俨然褪去了厚重的尘埃,充满人情的味道;这时候的观众,也开始“心疼”“点赞”“自豪”,关切这些文物的传承和命运。这是一种奇妙的互动。

    互联网的强大力量,让这种互动的影响迅速扩散和放大。《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走红路径是这样的:最初在央视播出并没引起多大的反响,后来,当故事被上传到某弹幕视频网站后,迅速跻身热搜榜,俘获了大量90后粉丝。

    不少与传统文化相关的传承面临危机,最大的抱怨是缺乏年轻人的关注和热情。当今年轻人难道天然与传统绝缘、和文物有隙吗?《我在故宫修文物》显然已经给出了答案。这必须从信息传播思路上找找原因——在互联网时代,应该利用怎样的方式与年轻人同频共振?在文化生活多元时代,能从哪些方面打开年轻人兴趣的大门?否则,恐怕“酒香也怕巷子深”了。

    总归来讲,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在大众的心中活起来,根本还是要使大家体会到文物本身与现代生活并没有不可跨越的距离,文物的命运也是一件与每个人有关的事。有更多亲近,便有更多自觉。

    网友调侃说,“《我在故宫修文物》是故宫最好的招聘帖:工作在北京一环内,跟最顶级的文物打交道,春天赏花、夏天摘果、秋天看落叶、冬天观雪景,过着四季分明的生活。”这些网友最终可能并不会从事文保事业,但是从这里,我们已经看到了他们和文物相互靠近的美妙画面。

    《 人民日报 》( 2016年05月05日 1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