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南方日报:“戴着帽子不愿意摘”更需精准扶贫

2017-3-8 10:16:37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子 长

    原标题:“戴着帽子不愿意摘”更需精准扶贫

    “假脱贫、数字脱贫的问题,我认为在一些地方是客观存在的”“过去有些地方戴着帽子不愿意摘,这是不对的”。作为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全国政协委员范小建日前接受媒体采访的一番话引发了不少人关注,也凸显了扶贫工作的复杂和艰巨。

    今年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大的短板。”中央不断加大扶贫力度,最终目的是为了脱贫,让人民群众过上富足生活。假脱贫、数字脱贫容易受到关注,因为这个过程中涉及的欺上瞒下、编造蒙混等行为,不仅反映了一个地方领导干部的作风和态度问题,同时直接损害了贫困户的实际利益,极易激起群众强烈的反感。相比之下,“戴着帽子不愿意摘”倒不一定,因为戴上了这顶帽子,就意味着政策倾斜,意味着大量项目资金和转移支付。用上级下拨的扶贫款“堵住”贫困户的嘴,即便中间有部分截留或挪用,但对贫困户来说总有点实惠,“你好我好大家好”,不易引发外界关注。

    “戴着帽子不愿意摘”,看似危害小,实则不然。久而久之,就会造成经济学里“逆向选择”:即使在外界帮助下有可能脱贫或达到脱贫标准,一些地方领导干部也会千方百计“返贫”,以致各方的扶贫投入如同掉入了无底洞,特别是涉及扶贫资金分配,倘若没有用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就不能帮助真正需要的地方解决问题。“假脱贫”和“不愿意脱贫”,其实是扶贫过程中地方干部责任意识的“一体两面”,如果说前者可能是因为做了没做好或者做了没做成的话,那么后者则干脆是“等着天上掉馅儿饼”,不想做、不愿意做。无论哪种情形,归根到底就是这些地方的领导干部投机取巧,没有秉持谋发展、做实事的态度,也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建立“造血”功能。

    争相“哭穷”只为了戴上贫困县的帽子、贫困县建起了豪华办公楼……凡此种种,暴露了以往那种“大水漫灌”式的扶贫漏洞。过去,认定贫困县主要靠三个指标,即人均GDP、人均财政收入和农民人均收入,但统计学告诉我们,凡是过分强调“平均”,就有可能遮蔽真正的问题。此外,如果扶贫资金使用范围过于笼统,就有可能在资金安排的优先顺序上出现偏差,钱一定不能全都花在刀刃上,既可以“懒政”又能“名正言顺”向上面要钱,形成恶性循环。

    面对这种局面,有人提出建立“贫困退出机制”。对那些脱了贫又装贫的地方,这种制度设计是必要的。毕竟各方的扶贫资金是有限的,既然脱贫,就没理由再向上级伸手。不能忽视的是那些享受惯了政策福利,把贫困变成了资本,刻意降低发展速度,让退出机制失灵的现象。这就需要把精准扶贫进一步落到实处,比如在进行政策扶植的时候配套约束机制,确保扶贫资金的使用更加精准,挤压出地方政府可能借机留占的“油水”,同时对贫困县新建楼堂馆所、财政资金扶贫投入、县城建设等方面作限制性规定和具体要求,杜绝戴贫困帽子、过富裕日子的现象。

    更重要的一点是,应该将扶贫纳入到一个地方的整体发展规划,以此来突出地方领导干部谋发展的责任。进一步言之,在科学、全面评估的基础上,形成一整套精细化的脱贫及责任方案:一个地区、一个家庭贫困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可供利用的资源禀赋是什么,能够带动发展的项目和机遇有哪些,具体落实上由谁来抓、怎么抓,到期的考核标准是什么,又会有哪些相应的奖励和问责,以此激发起干部真正做事的动力。

南方日报:“戴着帽子不愿意摘”更需精准扶贫

2017年3月8日 10:16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戴着帽子不愿意摘”更需精准扶贫

    “假脱贫、数字脱贫的问题,我认为在一些地方是客观存在的”“过去有些地方戴着帽子不愿意摘,这是不对的”。作为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全国政协委员范小建日前接受媒体采访的一番话引发了不少人关注,也凸显了扶贫工作的复杂和艰巨。

    今年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大的短板。”中央不断加大扶贫力度,最终目的是为了脱贫,让人民群众过上富足生活。假脱贫、数字脱贫容易受到关注,因为这个过程中涉及的欺上瞒下、编造蒙混等行为,不仅反映了一个地方领导干部的作风和态度问题,同时直接损害了贫困户的实际利益,极易激起群众强烈的反感。相比之下,“戴着帽子不愿意摘”倒不一定,因为戴上了这顶帽子,就意味着政策倾斜,意味着大量项目资金和转移支付。用上级下拨的扶贫款“堵住”贫困户的嘴,即便中间有部分截留或挪用,但对贫困户来说总有点实惠,“你好我好大家好”,不易引发外界关注。

    “戴着帽子不愿意摘”,看似危害小,实则不然。久而久之,就会造成经济学里“逆向选择”:即使在外界帮助下有可能脱贫或达到脱贫标准,一些地方领导干部也会千方百计“返贫”,以致各方的扶贫投入如同掉入了无底洞,特别是涉及扶贫资金分配,倘若没有用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就不能帮助真正需要的地方解决问题。“假脱贫”和“不愿意脱贫”,其实是扶贫过程中地方干部责任意识的“一体两面”,如果说前者可能是因为做了没做好或者做了没做成的话,那么后者则干脆是“等着天上掉馅儿饼”,不想做、不愿意做。无论哪种情形,归根到底就是这些地方的领导干部投机取巧,没有秉持谋发展、做实事的态度,也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建立“造血”功能。

    争相“哭穷”只为了戴上贫困县的帽子、贫困县建起了豪华办公楼……凡此种种,暴露了以往那种“大水漫灌”式的扶贫漏洞。过去,认定贫困县主要靠三个指标,即人均GDP、人均财政收入和农民人均收入,但统计学告诉我们,凡是过分强调“平均”,就有可能遮蔽真正的问题。此外,如果扶贫资金使用范围过于笼统,就有可能在资金安排的优先顺序上出现偏差,钱一定不能全都花在刀刃上,既可以“懒政”又能“名正言顺”向上面要钱,形成恶性循环。

    面对这种局面,有人提出建立“贫困退出机制”。对那些脱了贫又装贫的地方,这种制度设计是必要的。毕竟各方的扶贫资金是有限的,既然脱贫,就没理由再向上级伸手。不能忽视的是那些享受惯了政策福利,把贫困变成了资本,刻意降低发展速度,让退出机制失灵的现象。这就需要把精准扶贫进一步落到实处,比如在进行政策扶植的时候配套约束机制,确保扶贫资金的使用更加精准,挤压出地方政府可能借机留占的“油水”,同时对贫困县新建楼堂馆所、财政资金扶贫投入、县城建设等方面作限制性规定和具体要求,杜绝戴贫困帽子、过富裕日子的现象。

    更重要的一点是,应该将扶贫纳入到一个地方的整体发展规划,以此来突出地方领导干部谋发展的责任。进一步言之,在科学、全面评估的基础上,形成一整套精细化的脱贫及责任方案:一个地区、一个家庭贫困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可供利用的资源禀赋是什么,能够带动发展的项目和机遇有哪些,具体落实上由谁来抓、怎么抓,到期的考核标准是什么,又会有哪些相应的奖励和问责,以此激发起干部真正做事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