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钱江晚报:聚焦姚明,传言背后有民意

2017-3-9 10:36:44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李晓鹏

    原标题:聚焦姚明,传言背后有民意

    姚明当选中国篮协主席,在体育运动社会化改革方向上,具有标志性意义。广大球迷很关注,希望低迷的中国篮球能够在姚明的带领下,实现质的飞跃。政府主管部门也很关注,这关系到中国体育从举国体制转为市场体制的艰难探索。所以,当姚明当选的消息传出之后不久,社会上就出现了一种“姚明被架空”的声音,矛头所指,正是国家体育总局。

    出席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有点着急,他利用体育界小组会议的机会,主动提出了“架空姚明”的传言,说明苟局长有着足够的舆情敏感度,他对这个问题有着清晰的认识。

    长期以来,体育运动市场化社会化发展较慢,使得体育成为为数不多的依然残留着强大的计划经济影响力的领域,行政化倾向比较明显,体育运动管理中心和体育运动协会,基本就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而与此同时,随着社会发展,人们越来越注重生活治理,体育在人们的生活中已经从“观看式”转为“参与式”,对体育健身有着越来越大的需求。旧有的管理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新的时代发展的要求。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正确处理好政府和社会的关系,适合由社会组织提供的公共服务和解决的事项,交由社会组织承担。这是建立现代国家治理体制的重要改革方向,名副其实、各归其位,明确了政府和社会组织应该探索各自的边界,政府主要做好管理和服务,不能再像过去一样,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两头管两头都管不好。

    基于此,国家体育总局启动了中国篮球协会的改革,这次改革也是秉承了“管办分离”的社会化方向,政府作为公共机关,负责与篮球运动相关的公共管理,篮协作为社会组织,负责篮球运动在社会上的开展和推广。

    客观来说,把中国篮协作为体育社会化改革的试验田,有着足够的优势条件。这些年来,CBA早已成为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操作最成熟、影响力最大的联赛,受此影响,篮球运动人口得到了蓬勃发展,有着很好的群众基础。但与此同时,旧有的计划模式与商业化、市场化、社会化的需求构成了极大的矛盾。所以,篮协改革是最有可能获得突破,最有可能成功的“管办分离”改革,理应被寄予厚望。

    随着姚明的回归,又给中国篮球带来了无限的遐想。这位进入NBA名人堂,“登堂入室”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篮球明星,同时也是成功的商业人士。篮球业务精,商业运作强,社会影响力大,成了姚明的优势。如果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篮协,两者能够理顺关系,赋予姚明中国篮协主席这个身份带来的应有的话语权,领头开展篮球运动的市场化改革,做好顶层设计,是否可以把NBA的先进经验带入中国?这是一个想一想都很美的事情。

    篮协改革还有着远比姚明、比篮球运动更为深远的社会和国家实验的意义。在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中,政府、市场、社会各司其职。在这三者中,国家体育总局、CBA联赛、中国篮协正好一一对应。经过改革,经过去行政化,中国篮协能否成功扮演其角色,承担好政府退出之后篮球运动的发展和推广责任,提高中国篮球市场化、社会化水平,将为现代国家治理体制的改革提供经验。

    人们担心的“姚明被架空”其实就是这种压力的正常释放,也是人们对于“管办分离”能否真正实施到位的真正担忧。苟局长能主动站出来讲这个话,说明他已经有了答案。

钱江晚报:聚焦姚明,传言背后有民意

2017年3月9日 10:36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聚焦姚明,传言背后有民意

    姚明当选中国篮协主席,在体育运动社会化改革方向上,具有标志性意义。广大球迷很关注,希望低迷的中国篮球能够在姚明的带领下,实现质的飞跃。政府主管部门也很关注,这关系到中国体育从举国体制转为市场体制的艰难探索。所以,当姚明当选的消息传出之后不久,社会上就出现了一种“姚明被架空”的声音,矛头所指,正是国家体育总局。

    出席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有点着急,他利用体育界小组会议的机会,主动提出了“架空姚明”的传言,说明苟局长有着足够的舆情敏感度,他对这个问题有着清晰的认识。

    长期以来,体育运动市场化社会化发展较慢,使得体育成为为数不多的依然残留着强大的计划经济影响力的领域,行政化倾向比较明显,体育运动管理中心和体育运动协会,基本就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而与此同时,随着社会发展,人们越来越注重生活治理,体育在人们的生活中已经从“观看式”转为“参与式”,对体育健身有着越来越大的需求。旧有的管理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新的时代发展的要求。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正确处理好政府和社会的关系,适合由社会组织提供的公共服务和解决的事项,交由社会组织承担。这是建立现代国家治理体制的重要改革方向,名副其实、各归其位,明确了政府和社会组织应该探索各自的边界,政府主要做好管理和服务,不能再像过去一样,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两头管两头都管不好。

    基于此,国家体育总局启动了中国篮球协会的改革,这次改革也是秉承了“管办分离”的社会化方向,政府作为公共机关,负责与篮球运动相关的公共管理,篮协作为社会组织,负责篮球运动在社会上的开展和推广。

    客观来说,把中国篮协作为体育社会化改革的试验田,有着足够的优势条件。这些年来,CBA早已成为中国市场化程度最高、操作最成熟、影响力最大的联赛,受此影响,篮球运动人口得到了蓬勃发展,有着很好的群众基础。但与此同时,旧有的计划模式与商业化、市场化、社会化的需求构成了极大的矛盾。所以,篮协改革是最有可能获得突破,最有可能成功的“管办分离”改革,理应被寄予厚望。

    随着姚明的回归,又给中国篮球带来了无限的遐想。这位进入NBA名人堂,“登堂入室”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篮球明星,同时也是成功的商业人士。篮球业务精,商业运作强,社会影响力大,成了姚明的优势。如果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篮协,两者能够理顺关系,赋予姚明中国篮协主席这个身份带来的应有的话语权,领头开展篮球运动的市场化改革,做好顶层设计,是否可以把NBA的先进经验带入中国?这是一个想一想都很美的事情。

    篮协改革还有着远比姚明、比篮球运动更为深远的社会和国家实验的意义。在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中,政府、市场、社会各司其职。在这三者中,国家体育总局、CBA联赛、中国篮协正好一一对应。经过改革,经过去行政化,中国篮协能否成功扮演其角色,承担好政府退出之后篮球运动的发展和推广责任,提高中国篮球市场化、社会化水平,将为现代国家治理体制的改革提供经验。

    人们担心的“姚明被架空”其实就是这种压力的正常释放,也是人们对于“管办分离”能否真正实施到位的真正担忧。苟局长能主动站出来讲这个话,说明他已经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