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南方日报:让无人机“黑飞”无所遁形

2017-3-10 10:56:43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扶 青

    原标题:让无人机“黑飞”无所遁形

    “飞无人机像放风筝”,随着无人机技术日趋成熟、市场日益壮大,无人机“黑飞”问题也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重视。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至少有4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有关加强无人机监管的建议,涉及到建立行业标准、完善相关法律和规定、实名制购买等问题。

    所谓“黑飞”,就是指未经登记批准的飞行。有人可能认为,消费级无人机控制距离不过几百米,没必要专门登记。这就是错估了“黑飞”的危害性。就拿民航飞行来说,无人机体积小、飞行高度低、速度慢,很难被民航雷达发现和识别,因此很容易对民航飞行造成干扰。今年1月份,杭州有无人机近距离拍摄民航客机,一旦和飞机相撞,后果不堪设想。在昆明、深圳、绵阳等各地机场,因为无人机非法飞行导致航班延误或备降事件,可以说屡见不鲜。另外,无人机“黑飞”不仅干扰军民飞行器正常起降,还可能涉及到“偷窥”侵犯公民隐私、飞入军事禁区“泄露国家机密”等问题。

    “黑飞”问题频出的背后,需要关注无人机行业发展之迅猛。民用无人机主要按工业、消费用途分,其中就消费级无人机而言,门槛极低:在市面上,最简易的无人机只需要几百块钱,一般无人机也只需手柄遥控,操作简单。正因为这些“平民化”特征,无人机发展很快。2014年全球消费级无人机销量约25万架,2015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40万架,预测到2019年,将到达300万架左右。在世界范围内,如何规制无人机都是个难题,中国也不例外。而从无人机的发展势头看,出台必要的监管措施已经势在必行。

    从具体细节来看,参考军民飞行器的监管思路,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人员要有航空器驾驶执照。第二,航空器要有适航证书。第三,要申报飞行计划。然而根据民航局颁布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7千克以下无人机不需要取得驾照,且无人机是新兴行业,我国还没有出台相关的适航标准。因此,剩下的主要监管方式表现为“空域规划”,比如通过GPS模块设定,给无人机飞行划出“禁飞区”“限飞区”等。但如今,“空域规划”也遭遇了新挑战,有些无人机很难被监测到,而有些商家可以更改模块破解“禁飞区”,这都是监管中需要注意的新问题。

    根据代表们的建议,无人机监管要从全局进行设计,也至少涉及到三点问题:一是完善相关法律和规定,比如定义无人机到底是飞行器还是航模,主管部门是民航局还是体育局,还有无人机的使用条件、“黑飞”处罚措施等;二是建立行业标准,同样是消费级无人机,有些能飞到民航路线上,有些能飞到军事禁区,就已经超过了“消费级”的界限,这就要求建立一定的适航标准,比如飞行高度、空域规划等;三是通过实名制购买等手段,明确持有人的责任,继而追溯到相关厂商的责任,通过实名制具体确定责任,可以有效规制更改模块、破解“禁飞区”的问题出现。

    很多无人机“黑飞”问题都可以在技术层面解决,通过政府和企业合作,设立“电子围栏”,在飞控系统中事先设置禁飞区域,或创立云端“黑匣子”,对所有售出无人机的飞行数据进行实时监测等。关键是,要有足够的动力倒逼技术升级。从世界经验看,应该严肃追究企业的责任、乱飞者的责任,其中设定行业标准、进行实名购买就是很实用的手段。但无论如何,只要下决心实行监管,就会发现无人机“黑飞”问题并不难解决。

南方日报:让无人机“黑飞”无所遁形

2017年3月10日 10:56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让无人机“黑飞”无所遁形

    “飞无人机像放风筝”,随着无人机技术日趋成熟、市场日益壮大,无人机“黑飞”问题也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重视。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至少有4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有关加强无人机监管的建议,涉及到建立行业标准、完善相关法律和规定、实名制购买等问题。

    所谓“黑飞”,就是指未经登记批准的飞行。有人可能认为,消费级无人机控制距离不过几百米,没必要专门登记。这就是错估了“黑飞”的危害性。就拿民航飞行来说,无人机体积小、飞行高度低、速度慢,很难被民航雷达发现和识别,因此很容易对民航飞行造成干扰。今年1月份,杭州有无人机近距离拍摄民航客机,一旦和飞机相撞,后果不堪设想。在昆明、深圳、绵阳等各地机场,因为无人机非法飞行导致航班延误或备降事件,可以说屡见不鲜。另外,无人机“黑飞”不仅干扰军民飞行器正常起降,还可能涉及到“偷窥”侵犯公民隐私、飞入军事禁区“泄露国家机密”等问题。

    “黑飞”问题频出的背后,需要关注无人机行业发展之迅猛。民用无人机主要按工业、消费用途分,其中就消费级无人机而言,门槛极低:在市面上,最简易的无人机只需要几百块钱,一般无人机也只需手柄遥控,操作简单。正因为这些“平民化”特征,无人机发展很快。2014年全球消费级无人机销量约25万架,2015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40万架,预测到2019年,将到达300万架左右。在世界范围内,如何规制无人机都是个难题,中国也不例外。而从无人机的发展势头看,出台必要的监管措施已经势在必行。

    从具体细节来看,参考军民飞行器的监管思路,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人员要有航空器驾驶执照。第二,航空器要有适航证书。第三,要申报飞行计划。然而根据民航局颁布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7千克以下无人机不需要取得驾照,且无人机是新兴行业,我国还没有出台相关的适航标准。因此,剩下的主要监管方式表现为“空域规划”,比如通过GPS模块设定,给无人机飞行划出“禁飞区”“限飞区”等。但如今,“空域规划”也遭遇了新挑战,有些无人机很难被监测到,而有些商家可以更改模块破解“禁飞区”,这都是监管中需要注意的新问题。

    根据代表们的建议,无人机监管要从全局进行设计,也至少涉及到三点问题:一是完善相关法律和规定,比如定义无人机到底是飞行器还是航模,主管部门是民航局还是体育局,还有无人机的使用条件、“黑飞”处罚措施等;二是建立行业标准,同样是消费级无人机,有些能飞到民航路线上,有些能飞到军事禁区,就已经超过了“消费级”的界限,这就要求建立一定的适航标准,比如飞行高度、空域规划等;三是通过实名制购买等手段,明确持有人的责任,继而追溯到相关厂商的责任,通过实名制具体确定责任,可以有效规制更改模块、破解“禁飞区”的问题出现。

    很多无人机“黑飞”问题都可以在技术层面解决,通过政府和企业合作,设立“电子围栏”,在飞控系统中事先设置禁飞区域,或创立云端“黑匣子”,对所有售出无人机的飞行数据进行实时监测等。关键是,要有足够的动力倒逼技术升级。从世界经验看,应该严肃追究企业的责任、乱飞者的责任,其中设定行业标准、进行实名购买就是很实用的手段。但无论如何,只要下决心实行监管,就会发现无人机“黑飞”问题并不难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