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钱江晚报:作者都答错的阅读题,让人欲哭无泪

2017-5-22 09:18:37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魏英杰

    原标题:作者都答错的阅读题,让人欲哭无泪

    中小学的语文阅读理解题,经常要被人吐槽。知名作家周国平,最近专门出了一本书《试卷中的周国平:对标准答案说不》,叫板语文阅读理解题。

    周国平的文章流传广泛,是出阅读理解题的好素材。但他似乎并不觉得高兴,原因是,这些以他的文章为材料的阅读理解题,往往让他本人摸不着头脑。比如有一回,他自己做了一道题,结果按照标准答案只能得69分,比有的学生还低。

    这种现象并不罕见。近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一篇《我是作者,却答不准文章的“作者原意”》的短评,该文作者提到,自己一篇报道被选用为阅读理解的材料,这道12分的题目,他自己最多只能拿到6分。这让作者感到有些尴尬。其实,这种事情我都碰到过几回。几年前,我一篇谈国学现象的评论,被一些地方的学校当作高三阅读理解题的材料,可看到题目后,我这个作者都懵了——有的题目我真的回答不出来。

    周国平认为毛病出在“标准答案”上。他质疑,如果阅读理解题的标准答案是作者自己也不容易猜中的,那么“所谓标准答案的根据是什么”?“能够按照标准答案回答出这些要点就算是理解了文本,这是现行语文测试的一个基本模式,我认为它不但把理解简单化了,而且阻碍了真正的理解。”这么说当然有道理。问题还在于,“标准答案”的背后说明了什么?

    语文阅读理解之所以要有标准答案,自然是为了方便打分,避免发生歧义。发展到极致,就是看得分点,以此判断对错。这一方面说明,标准答案确实是出于规范化考试的需要,另一方面又表明,阅读理解已经偏离了“阅读”和“理解”的本义。按理说,学生看完一则材料,应当从自己的角度分析文本,只要言之成理,就该得分。依赖于标准答案的阅读理解,却人为限制了学生的理解能力与想象力。这对培养学生的阅读与欣赏能力,无疑是一种极大的破坏。

    归根结底,这又是应试教育体制导致的弊端。在应试化的思维下,任何考试都以成绩为主,以分数决定高下。这在扼杀学生想象力的同时,也会钳制老师的积极性。既然到最后是分数说了算,老师如果把更多精力放在培养学生真正的阅读理解能力上,就会与应试化教育的模式相悖。所谓“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说的是对待同样的事物,每个人的理解或有不同。但如果老师按照这样的观念教育学生,许多学生做阅读理解题的时候,就只能吃鸭蛋了。

    所以,作者根本不必为之尴尬。有一句话说,作品一旦被创作出来,就不属于创作者本人了。文本具有开放性,往往连作者都没有意识到其中的一些奥秘。这其实不奇怪。反倒是长期以来奉行应试化教育的主管部门,应当加以反思。本该是生动活泼的语文教育,难道就没有任何改革的空间?死抱标准答案的阅读理解题,难道就不能在题目设计上开放一些,更加迎合这一题型的本义?身处教学一线的语文老师们,敢不敢走得更远一些,放手让学生发挥个人思考与判断?

    这些问题不解决,总难免还会出现一些奇葩的阅读理解题,让作者本人欲哭无泪。

钱江晚报:作者都答错的阅读题,让人欲哭无泪

2017年5月22日 09:18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作者都答错的阅读题,让人欲哭无泪

    中小学的语文阅读理解题,经常要被人吐槽。知名作家周国平,最近专门出了一本书《试卷中的周国平:对标准答案说不》,叫板语文阅读理解题。

    周国平的文章流传广泛,是出阅读理解题的好素材。但他似乎并不觉得高兴,原因是,这些以他的文章为材料的阅读理解题,往往让他本人摸不着头脑。比如有一回,他自己做了一道题,结果按照标准答案只能得69分,比有的学生还低。

    这种现象并不罕见。近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一篇《我是作者,却答不准文章的“作者原意”》的短评,该文作者提到,自己一篇报道被选用为阅读理解的材料,这道12分的题目,他自己最多只能拿到6分。这让作者感到有些尴尬。其实,这种事情我都碰到过几回。几年前,我一篇谈国学现象的评论,被一些地方的学校当作高三阅读理解题的材料,可看到题目后,我这个作者都懵了——有的题目我真的回答不出来。

    周国平认为毛病出在“标准答案”上。他质疑,如果阅读理解题的标准答案是作者自己也不容易猜中的,那么“所谓标准答案的根据是什么”?“能够按照标准答案回答出这些要点就算是理解了文本,这是现行语文测试的一个基本模式,我认为它不但把理解简单化了,而且阻碍了真正的理解。”这么说当然有道理。问题还在于,“标准答案”的背后说明了什么?

    语文阅读理解之所以要有标准答案,自然是为了方便打分,避免发生歧义。发展到极致,就是看得分点,以此判断对错。这一方面说明,标准答案确实是出于规范化考试的需要,另一方面又表明,阅读理解已经偏离了“阅读”和“理解”的本义。按理说,学生看完一则材料,应当从自己的角度分析文本,只要言之成理,就该得分。依赖于标准答案的阅读理解,却人为限制了学生的理解能力与想象力。这对培养学生的阅读与欣赏能力,无疑是一种极大的破坏。

    归根结底,这又是应试教育体制导致的弊端。在应试化的思维下,任何考试都以成绩为主,以分数决定高下。这在扼杀学生想象力的同时,也会钳制老师的积极性。既然到最后是分数说了算,老师如果把更多精力放在培养学生真正的阅读理解能力上,就会与应试化教育的模式相悖。所谓“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说的是对待同样的事物,每个人的理解或有不同。但如果老师按照这样的观念教育学生,许多学生做阅读理解题的时候,就只能吃鸭蛋了。

    所以,作者根本不必为之尴尬。有一句话说,作品一旦被创作出来,就不属于创作者本人了。文本具有开放性,往往连作者都没有意识到其中的一些奥秘。这其实不奇怪。反倒是长期以来奉行应试化教育的主管部门,应当加以反思。本该是生动活泼的语文教育,难道就没有任何改革的空间?死抱标准答案的阅读理解题,难道就不能在题目设计上开放一些,更加迎合这一题型的本义?身处教学一线的语文老师们,敢不敢走得更远一些,放手让学生发挥个人思考与判断?

    这些问题不解决,总难免还会出现一些奇葩的阅读理解题,让作者本人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