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钱江晚报:十亿旧手机,如何处治

2017-6-5 11:03:40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项向荣

    原标题:十亿旧手机,如何处治

    近日人民日报报道说,国内现在有约10亿部废旧手机的存量,回收率却只有2%左右。

    看到这个数字,真有点触目惊心。因为旧手机若以这个惊人速度积聚而无人回收的话,不免有一种“以中国之大,也无可填埋之地”的担忧。废旧手机电池中含有镉、汞、锂、镍、铅等有害金属,一旦放置时间过长,电池里的化学物质会外泄,那些不可分解的有毒物质,即使加以掩埋或焚化,仍将在环境中堆积有害物质,进而危害人体健康,导致癌症、神经系统失调等疾病。

    但废旧手机其实又全身都是宝,它含有多种金属,特别是黄金白银,还有钯等其他贵重金属。日本电子通信事业者协会曾有个数据,3万部手机可以回收1公斤黄金,1万部手机可以回收1公斤白银。每吨废旧手机中能提取出150克左右黄金,而每吨金矿石则只能提取到5克,相差近30倍之多。旧手机其实就是个含金率高得惊人的富矿。

    但为什么明知山有金,大家偏不向金山行呢?无他,旧手机提炼贵重金属的成本投资比较大,环保等技术要求比较高。加之旧手机回收没有形成规模化,企业也处于小打小闹的状态,这一切导致回收成本也高。成本高那自然回收价格只能压低,一个国产智能手机,在小贩手里可能只有两块或五块钱的回收价,消费者自然不乐意出售,加之更担心旧手机里存有资料信息,会因此带来隐私泄密的风险,所以宁可锁在柜子里,也不愿拿去回收。

    如今的中国上上下下都在提倡节约,这是时代的潮流,比如这几年的“光盘行动”。但旧手机回收不同于“光盘行动”,“光盘行动”的主体对象是消费者,旧手机回收的主体应当是社会组织与企业。因为消费者即便有环保意识,积极地将手机拿去回收,但如果回收者只是一家资质不够的小企业的话,那么还是会造成环境污染的后果,汕头贵屿就是前车之鉴。

    旧手机回收,因为其特殊的需求,需要在彻底删除旧手机数据后,交由有资质、重环保的企业妥善回收,所以这一切,需要社会有组织地进行。

    我觉得,解决旧手机回收的问题,非得以国家相关的机构出面来推动,以立法的形式来彻底解决不可。国外有些法规规定,电子产品谁生产谁回购,同时国家给予资金的补贴。目前,我们国家还没在法律法规上建立一套谁生产谁回收的机制或者相关规定。所以期待从法律上、资金的支持上建立这个机制,同时迫切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标准化流程来指引和规范市场,以解决10亿废旧手机泛滥、环境污染危害加重这一迫在眉睫的问题。这一切不仅涉及到消费者本人,更需要政府、行业协会及社会组织、企业共同努力才能改善。

钱江晚报:十亿旧手机,如何处治

2017年6月5日 11:03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十亿旧手机,如何处治

    近日人民日报报道说,国内现在有约10亿部废旧手机的存量,回收率却只有2%左右。

    看到这个数字,真有点触目惊心。因为旧手机若以这个惊人速度积聚而无人回收的话,不免有一种“以中国之大,也无可填埋之地”的担忧。废旧手机电池中含有镉、汞、锂、镍、铅等有害金属,一旦放置时间过长,电池里的化学物质会外泄,那些不可分解的有毒物质,即使加以掩埋或焚化,仍将在环境中堆积有害物质,进而危害人体健康,导致癌症、神经系统失调等疾病。

    但废旧手机其实又全身都是宝,它含有多种金属,特别是黄金白银,还有钯等其他贵重金属。日本电子通信事业者协会曾有个数据,3万部手机可以回收1公斤黄金,1万部手机可以回收1公斤白银。每吨废旧手机中能提取出150克左右黄金,而每吨金矿石则只能提取到5克,相差近30倍之多。旧手机其实就是个含金率高得惊人的富矿。

    但为什么明知山有金,大家偏不向金山行呢?无他,旧手机提炼贵重金属的成本投资比较大,环保等技术要求比较高。加之旧手机回收没有形成规模化,企业也处于小打小闹的状态,这一切导致回收成本也高。成本高那自然回收价格只能压低,一个国产智能手机,在小贩手里可能只有两块或五块钱的回收价,消费者自然不乐意出售,加之更担心旧手机里存有资料信息,会因此带来隐私泄密的风险,所以宁可锁在柜子里,也不愿拿去回收。

    如今的中国上上下下都在提倡节约,这是时代的潮流,比如这几年的“光盘行动”。但旧手机回收不同于“光盘行动”,“光盘行动”的主体对象是消费者,旧手机回收的主体应当是社会组织与企业。因为消费者即便有环保意识,积极地将手机拿去回收,但如果回收者只是一家资质不够的小企业的话,那么还是会造成环境污染的后果,汕头贵屿就是前车之鉴。

    旧手机回收,因为其特殊的需求,需要在彻底删除旧手机数据后,交由有资质、重环保的企业妥善回收,所以这一切,需要社会有组织地进行。

    我觉得,解决旧手机回收的问题,非得以国家相关的机构出面来推动,以立法的形式来彻底解决不可。国外有些法规规定,电子产品谁生产谁回购,同时国家给予资金的补贴。目前,我们国家还没在法律法规上建立一套谁生产谁回收的机制或者相关规定。所以期待从法律上、资金的支持上建立这个机制,同时迫切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标准化流程来指引和规范市场,以解决10亿废旧手机泛滥、环境污染危害加重这一迫在眉睫的问题。这一切不仅涉及到消费者本人,更需要政府、行业协会及社会组织、企业共同努力才能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