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青报:亮拳头说狠话,丛林逻辑占领了小区?

2017-6-14 09:05:2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沙之岭

    原标题:亮拳头说狠话,丛林逻辑占领了小区?

    “亮拳头、说狠话、秀肌肉”这套逻辑,离现代文明的民主、协商与法治逻辑,显然相去甚远。

    最近巧得很,我加入的两个小区业主群里,都发生了有关业主维护权利的事。

    H小区是一个新建小区,位置略偏,购物不便,常有人喊叫买个油盐都得开车出去。物业遂引入一家品牌便利店,因商铺用楼尚未完工,便暂时开到了小区大门处门洞下。很快有业主质疑:商铺两边都有门,人可以躲过保安门禁进入小区,有安全风险。店主承诺锁住外面一门,只留里面,带头“维权”之人也不依不饶,索性拿了大锁,把店铺门锁上了,扬言“只要敢开就来锁”。

    后物业出面,向小区业主发放问卷征求意见。结果显示:近九成业主同意开便利店。可是物业仍然宣布:“因为个别业主采取极端手段维权,所以决定——便利店不开了!”少数服从多数,是民主的原则,而小区的游戏规则,怎么成了谁拳头硬谁说了算?吵闹良久,结果并未改变,一次民主实践就此落得一地鸡毛。

    F小区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小区,一所很好的小学就在小区的东南角,一些家长送孩子时喜欢穿F小区而过。这样一来,很多业主有意见了:进进出出会不会存在安全风险?会不会影响小区环境甚至房价?业主们越说越激愤,几个业主说了几句“不同的话”:咱们是不是考虑一下孩子们的感受,外头绕一圈太远还不好走;可不可以让家长办个实名卡,进入验证……没料想话刚出口,招致一片谴责: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由于业主群里都是实名房号,后来还有人几次摁门铃谩骂。一来二去,群内再也没有人敢有“不同声音”了,“维权派”彻底占领了言论高地。

    这两件事,一个是少数人践踏了多数人的利益,一个是多数人剥夺了少数人的话语权,但实质是一样的,最终占得上风的都是有暴力倾向者。这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一个自诩高端的社区,一群能接受不菲价格买房的业主,住进现代的楼房社区里之后,为什么没有能力用现代文明的方式,来解决生活中遇到的这种矛盾?为什么都是蛮横一方占据上风,理性、宽容、善意一方被打到尘埃里?

    追根溯源,恐怕还是要追到“责权利”三个字上。在现实生活中,责任、权利和利益的边界,常常太过模糊、混沌。个体迷信亮肌肉亮嗓门,放纵粗言暴语;机构则迷信“见风使舵”,盯着风向走,不得罪强势一方,能推卸掉责任尽量推卸掉;善良理性的人,试图以沟通、理解等方式解决问题,却踏不上轨道,只能闭嘴……

    譬如前面的两件事,既然问卷结果是“同意开”,就应该张榜公布,在道理上占领制高点。如果还出现上门滋事、锁人家门的行为,就应该请警方介入。唯一的问题就是,物业到底敢不敢担负这种责任,会不会因为怕恶人、怕麻烦而当缩头乌龟?如果认为有家长“借路”威胁到小区安全,可以主张采取措施规避,但网上侮辱乃至上门谩骂、威胁持不同观点者,这种行为不也越了界限吗?

    随着社会发展,我们看到人们对个人权利的诉求越来越积极,对个人观点的表达越来越强烈,这是一种民主观念的进步,令人欣喜。但也应看到,现代社会中的合格公民,不应只知自己有哪些权利,即哪些行为是允许的;还应该清楚权利的边界,即哪些行为是不允许的。同样,现代社会中的各个部门,上到政府机构,下到物业、村委会等,也应该知道民众拥有哪些权利、自己应该履行哪些责任,否则,人们表达诉求时就会不断出现过激言行,就会纵容极端暴力情绪。

    “亮拳头、说狠话、秀肌肉”这套逻辑,离现代文明的民主、协商与法治逻辑,显然相去甚远。说它是粗野蛮横的“丛林逻辑”,也不为过。社区生活,是离每个人最近的终端,是离每一个业主最近的民主生活。我们能建起高大上的楼房与社区,俨然一个文明的国度,却任凭丛林法则蔓延充斥我们的生活,这是莫大的悲哀。

中青报:亮拳头说狠话,丛林逻辑占领了小区?

2017年6月14日 09:05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亮拳头说狠话,丛林逻辑占领了小区?

    “亮拳头、说狠话、秀肌肉”这套逻辑,离现代文明的民主、协商与法治逻辑,显然相去甚远。

    最近巧得很,我加入的两个小区业主群里,都发生了有关业主维护权利的事。

    H小区是一个新建小区,位置略偏,购物不便,常有人喊叫买个油盐都得开车出去。物业遂引入一家品牌便利店,因商铺用楼尚未完工,便暂时开到了小区大门处门洞下。很快有业主质疑:商铺两边都有门,人可以躲过保安门禁进入小区,有安全风险。店主承诺锁住外面一门,只留里面,带头“维权”之人也不依不饶,索性拿了大锁,把店铺门锁上了,扬言“只要敢开就来锁”。

    后物业出面,向小区业主发放问卷征求意见。结果显示:近九成业主同意开便利店。可是物业仍然宣布:“因为个别业主采取极端手段维权,所以决定——便利店不开了!”少数服从多数,是民主的原则,而小区的游戏规则,怎么成了谁拳头硬谁说了算?吵闹良久,结果并未改变,一次民主实践就此落得一地鸡毛。

    F小区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小区,一所很好的小学就在小区的东南角,一些家长送孩子时喜欢穿F小区而过。这样一来,很多业主有意见了:进进出出会不会存在安全风险?会不会影响小区环境甚至房价?业主们越说越激愤,几个业主说了几句“不同的话”:咱们是不是考虑一下孩子们的感受,外头绕一圈太远还不好走;可不可以让家长办个实名卡,进入验证……没料想话刚出口,招致一片谴责: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由于业主群里都是实名房号,后来还有人几次摁门铃谩骂。一来二去,群内再也没有人敢有“不同声音”了,“维权派”彻底占领了言论高地。

    这两件事,一个是少数人践踏了多数人的利益,一个是多数人剥夺了少数人的话语权,但实质是一样的,最终占得上风的都是有暴力倾向者。这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一个自诩高端的社区,一群能接受不菲价格买房的业主,住进现代的楼房社区里之后,为什么没有能力用现代文明的方式,来解决生活中遇到的这种矛盾?为什么都是蛮横一方占据上风,理性、宽容、善意一方被打到尘埃里?

    追根溯源,恐怕还是要追到“责权利”三个字上。在现实生活中,责任、权利和利益的边界,常常太过模糊、混沌。个体迷信亮肌肉亮嗓门,放纵粗言暴语;机构则迷信“见风使舵”,盯着风向走,不得罪强势一方,能推卸掉责任尽量推卸掉;善良理性的人,试图以沟通、理解等方式解决问题,却踏不上轨道,只能闭嘴……

    譬如前面的两件事,既然问卷结果是“同意开”,就应该张榜公布,在道理上占领制高点。如果还出现上门滋事、锁人家门的行为,就应该请警方介入。唯一的问题就是,物业到底敢不敢担负这种责任,会不会因为怕恶人、怕麻烦而当缩头乌龟?如果认为有家长“借路”威胁到小区安全,可以主张采取措施规避,但网上侮辱乃至上门谩骂、威胁持不同观点者,这种行为不也越了界限吗?

    随着社会发展,我们看到人们对个人权利的诉求越来越积极,对个人观点的表达越来越强烈,这是一种民主观念的进步,令人欣喜。但也应看到,现代社会中的合格公民,不应只知自己有哪些权利,即哪些行为是允许的;还应该清楚权利的边界,即哪些行为是不允许的。同样,现代社会中的各个部门,上到政府机构,下到物业、村委会等,也应该知道民众拥有哪些权利、自己应该履行哪些责任,否则,人们表达诉求时就会不断出现过激言行,就会纵容极端暴力情绪。

    “亮拳头、说狠话、秀肌肉”这套逻辑,离现代文明的民主、协商与法治逻辑,显然相去甚远。说它是粗野蛮横的“丛林逻辑”,也不为过。社区生活,是离每个人最近的终端,是离每一个业主最近的民主生活。我们能建起高大上的楼房与社区,俨然一个文明的国度,却任凭丛林法则蔓延充斥我们的生活,这是莫大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