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穿超短裙也是把“权责对等”的尺子

2017-6-22 17:10:25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原创稿 作者:蒋萌

    穿超短裙也是把“权责对等”的尺子

    背景:有网友爆料,济南护理职业学院正在进行文明班级评选,标准中有一条规定,禁止穿着露出膝盖的短裙、短裤,不论男女。这一规定,引发部分学生质疑。校方表示,是学生会自发的一项倡议,该规定只在教学区域内要求,而且“是超短裙、超短裤,那种到大腿根儿的衣服,太短了不雅观”。

    中国青年报发表夏熊飞的观点:一禁了之永远是最容易的管理方式,但却往往又是最低效的。一禁了之看似省事,却全然忽视了学生的诉求,不仅违背了以学生为本的教育理念,一旦引发舆论热议,后续的舆情应对以及对学校受损声誉的修复,所费功夫恐怕不比前期投入的管理成本小。类似的禁令越多,越折射出这些学校管理中的简单粗暴。个案之外,我们需要反思当下高校管理的理念与方式。是否将学生与校方放在平等的位置上,是否做到以学生为本,是否努力践行民主化管理,而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衙门做派,将学生当成了管制的对象。一禁了之的懒政,不仅有碍学生的全面发展,也不利于校方与学生融洽关系的形成,更会阻碍整个高校教育水平的提升,同时也是效率最低、效果最差的管理方式,必须尽快加以改善。

    小蒋随想:夏天到了,街上的大白腿多了起来,有些姑娘穿的短裤与短裙短的都能看到臀部边缘,吊带低胸装低到一低头难免走光。作为路人甲的你,是觉得赏心悦目,还是脸红难堪,是感觉“穿着自由”,还是认为“有伤风化”?校园并不与世隔绝,某些脱离了考分与家长束缚的学生,进入职业院校或大学也开始“撒欢”,在穿着上变得大胆。对此,学校管与不管,都会面临“里不外不是”的尴尬。因为,社会对此的态度就存在分歧,学校管多管少都有人有意见。我想说的是,当下的社会已然多元化,人们拥有了更大的选择权、表达权、自主权。同时,人们也要为自己主张的各种权利负责,承担或好或不那么好的后果,这是权利与责任对等的体现。学生们终会走向社会,她们或他们的言谈举止、衣着打扮、做人做事等等要接受用人单位、异性择偶等的审视与评价,由此会产生不同的机遇与境遇。学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是走入社会的重要一课。

    善待重体力劳动者比玩苦情有意义

    背景:这几天,峨眉山金顶女背山工邓淑芳引发网友的关注。以金顶为背景、她佝偻着瘦弱的身体、背200斤建材上山的场景被拍到后,网友纷纷转发、点赞。42岁的她每天大约要背10趟,加起来1吨多,每趟大约可以挣20元,每天大约可以挣200多元。

    中国青年报发表陈才的观点:有人问,为什么邓淑芳要从事这么辛苦的工作,难道没有别的出路吗?实际上,在西部地区,比如我的老家四川乡下,千百年来大部分女性就是这么劳作的。所谓妇女能顶半边天,农忙时节和丈夫一道插秧打谷、耕田耙地,自不必说;就是平时农村常有的重体力活,虽然不是每次都负重200斤,但像挑粪、打柴、舂米……大部分妇女不会少干。如果丈夫在外打工,无论农家的轻活重活都会落在留守妻子的身上。在我们乡下,这叫“做活路”——乡下人很少会说“劳动”,更不会觉得这是“工作”。不这么做,就活不下去。或者说,这已经是她们能从事的“较好”的挣钱方式:现在每天挣200多元钱,这跟原来在家里种茶叶、种庄稼的收入相比,“现在干两三个月的收入相当于在家一年的收入”,邓淑芳很满意。读者为邓淑芳的新闻感动,而转发、点赞,其实就完成了一次消费行为。但过几天,邓淑芳就会淹没在新闻的海洋中,不再被人记起,而他们的命运不会有些许改变。在高端技术、人工智能、共享经济之外,还有更多被遮蔽的底层劳动者在默默流汗。

    小蒋随想:在不少城里姑娘出门必须做好“防晒工作”,拎个手包都嫌“重”,撒娇让男朋友给拿的时候,另一些乡村里的女人肩负着家庭的重担,干着城里的某些男人都干不动的活计,这是一种现实的差异性生活与生存写照。一些城里的男人和女人有工夫感叹命运的不同,庆幸于自己生在了好环境,一些农村的男人和女人则没空多愁善感,他们憨厚地埋头苦干,觉得能挣钱供娃上学、在老家盖几间房就很知足。当然,这不是非要将城市人与乡下人硬性地一分为二地看,也不是说城里人都娇气软弱、乡下人都吃苦耐劳,只是说不同的境遇、不同的条件、不同的心态,将使人们处于不同的生活轨迹。只对勤劳的、干重体力活的人们给予苦情性的描述,对他们没有益处,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按时给付他们应得的报酬,推进他们的社会保障,才有现实意义。同时,在媒体报道中,对干重体力活的工人常有“薪酬超白领”的描述,这样的“对比”是否合适,是否蕴含酸葡萄心理?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穿超短裙也是把“权责对等”的尺子

2017年6月22日 17:10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原创稿

    穿超短裙也是把“权责对等”的尺子

    背景:有网友爆料,济南护理职业学院正在进行文明班级评选,标准中有一条规定,禁止穿着露出膝盖的短裙、短裤,不论男女。这一规定,引发部分学生质疑。校方表示,是学生会自发的一项倡议,该规定只在教学区域内要求,而且“是超短裙、超短裤,那种到大腿根儿的衣服,太短了不雅观”。

    中国青年报发表夏熊飞的观点:一禁了之永远是最容易的管理方式,但却往往又是最低效的。一禁了之看似省事,却全然忽视了学生的诉求,不仅违背了以学生为本的教育理念,一旦引发舆论热议,后续的舆情应对以及对学校受损声誉的修复,所费功夫恐怕不比前期投入的管理成本小。类似的禁令越多,越折射出这些学校管理中的简单粗暴。个案之外,我们需要反思当下高校管理的理念与方式。是否将学生与校方放在平等的位置上,是否做到以学生为本,是否努力践行民主化管理,而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衙门做派,将学生当成了管制的对象。一禁了之的懒政,不仅有碍学生的全面发展,也不利于校方与学生融洽关系的形成,更会阻碍整个高校教育水平的提升,同时也是效率最低、效果最差的管理方式,必须尽快加以改善。

    小蒋随想:夏天到了,街上的大白腿多了起来,有些姑娘穿的短裤与短裙短的都能看到臀部边缘,吊带低胸装低到一低头难免走光。作为路人甲的你,是觉得赏心悦目,还是脸红难堪,是感觉“穿着自由”,还是认为“有伤风化”?校园并不与世隔绝,某些脱离了考分与家长束缚的学生,进入职业院校或大学也开始“撒欢”,在穿着上变得大胆。对此,学校管与不管,都会面临“里不外不是”的尴尬。因为,社会对此的态度就存在分歧,学校管多管少都有人有意见。我想说的是,当下的社会已然多元化,人们拥有了更大的选择权、表达权、自主权。同时,人们也要为自己主张的各种权利负责,承担或好或不那么好的后果,这是权利与责任对等的体现。学生们终会走向社会,她们或他们的言谈举止、衣着打扮、做人做事等等要接受用人单位、异性择偶等的审视与评价,由此会产生不同的机遇与境遇。学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是走入社会的重要一课。

    善待重体力劳动者比玩苦情有意义

    背景:这几天,峨眉山金顶女背山工邓淑芳引发网友的关注。以金顶为背景、她佝偻着瘦弱的身体、背200斤建材上山的场景被拍到后,网友纷纷转发、点赞。42岁的她每天大约要背10趟,加起来1吨多,每趟大约可以挣20元,每天大约可以挣200多元。

    中国青年报发表陈才的观点:有人问,为什么邓淑芳要从事这么辛苦的工作,难道没有别的出路吗?实际上,在西部地区,比如我的老家四川乡下,千百年来大部分女性就是这么劳作的。所谓妇女能顶半边天,农忙时节和丈夫一道插秧打谷、耕田耙地,自不必说;就是平时农村常有的重体力活,虽然不是每次都负重200斤,但像挑粪、打柴、舂米……大部分妇女不会少干。如果丈夫在外打工,无论农家的轻活重活都会落在留守妻子的身上。在我们乡下,这叫“做活路”——乡下人很少会说“劳动”,更不会觉得这是“工作”。不这么做,就活不下去。或者说,这已经是她们能从事的“较好”的挣钱方式:现在每天挣200多元钱,这跟原来在家里种茶叶、种庄稼的收入相比,“现在干两三个月的收入相当于在家一年的收入”,邓淑芳很满意。读者为邓淑芳的新闻感动,而转发、点赞,其实就完成了一次消费行为。但过几天,邓淑芳就会淹没在新闻的海洋中,不再被人记起,而他们的命运不会有些许改变。在高端技术、人工智能、共享经济之外,还有更多被遮蔽的底层劳动者在默默流汗。

    小蒋随想:在不少城里姑娘出门必须做好“防晒工作”,拎个手包都嫌“重”,撒娇让男朋友给拿的时候,另一些乡村里的女人肩负着家庭的重担,干着城里的某些男人都干不动的活计,这是一种现实的差异性生活与生存写照。一些城里的男人和女人有工夫感叹命运的不同,庆幸于自己生在了好环境,一些农村的男人和女人则没空多愁善感,他们憨厚地埋头苦干,觉得能挣钱供娃上学、在老家盖几间房就很知足。当然,这不是非要将城市人与乡下人硬性地一分为二地看,也不是说城里人都娇气软弱、乡下人都吃苦耐劳,只是说不同的境遇、不同的条件、不同的心态,将使人们处于不同的生活轨迹。只对勤劳的、干重体力活的人们给予苦情性的描述,对他们没有益处,给予他们应有的尊重,按时给付他们应得的报酬,推进他们的社会保障,才有现实意义。同时,在媒体报道中,对干重体力活的工人常有“薪酬超白领”的描述,这样的“对比”是否合适,是否蕴含酸葡萄心理?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