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钱江晚报:白马非马,奇葩招录何时休

2017-6-23 09:11:01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高路

    原标题:白马非马,奇葩招录何时休

    2000多年前,公孙龙提出了一个烧脑子的命题——白马非马。他大概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有人把它搬进现实之中。继山西吕梁市人社局闹出“世界历史学”不是“历史学”的笑话以后,徐州市的一位考生纪元也躺枪。

    2016年,纪元参加徐州市事业单位统一招考,并取得所报岗位笔试和面试双第一。当年8月1日,纪元被徐州市人社局告知,后期审查时,发现其研究生毕业专业“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属于“中国语言文学类”,而报考岗位专业需求为“中国语言文学”,属专业不符,纪元的录取资格被取消。

    徐州人社局振振有词,说自己是依法办事,之前报名考试阶段没有发现问题是工作失误,之后则是勇于改错。人社局依据的是《2016年徐州市公务员招录考试专业参考目录》,可是徐州市的规定也不是凭空产生的,也是参考了教育部门的专业分类、国家以及省一级的人事部门的相关规定才出台的。人社局并非高校专业分类的专家和权威部门,这样的标准当然得请教教育部门。

    从常识上看,“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不属于“中国语言文学类”,就跟白马非马,“世界历史学”不属于“历史学”一样荒唐,公孙龙提出的是一个逻辑学命题,对它的争论是有现实意义。而徐州市和吕梁市的人社局则完全陷入到了文字的迷宫里,在名字的措词不同上做文章。

    公职人员招考录用强调专业对口本身并没有错,这也符合公职人员职业化专业化的发展方向,但相比于在专业名称上抠字眼,更该考察的还是实际工作能力。之所以招一个中国语言文学类专业的毕业生,想必看中的正是其文字功底,文字功底才是考察的对象。

    徐州人社局拿着自己的一纸规定,表面上看是依法行政,铁面无私,眼里容不得沙子,是对其他考生的公平,其实是不管国家有关规定,无视常识,自说自话的乱作为。反映出的是一些政府部门的职能错位,衙门作风。出了问题,不是积极地解决问题,对公民权利缺乏必要的尊重,用生硬的方式处理问题,而是生搬硬套。我相信,人社局只要是抱着对考生负责,对职责负责的态度,这种问题并不难解决。有大把的规定支持录用纪元,可人社局恰恰选择了最站不住脚的一种。

    昨天最新的消息,徐州市政府已经成立调查组,展开专项调查。徐州市政府及时回应舆论关切,值得点赞。可是这样一个存在明显硬伤的案子,闹上法庭其实已经说明管理体制的死板和僵化了,而借助舆论的力量,才引来更高部门的介入,则更说明纠错机制的失灵。

钱江晚报:白马非马,奇葩招录何时休

2017年6月23日 09:11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白马非马,奇葩招录何时休

    2000多年前,公孙龙提出了一个烧脑子的命题——白马非马。他大概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有人把它搬进现实之中。继山西吕梁市人社局闹出“世界历史学”不是“历史学”的笑话以后,徐州市的一位考生纪元也躺枪。

    2016年,纪元参加徐州市事业单位统一招考,并取得所报岗位笔试和面试双第一。当年8月1日,纪元被徐州市人社局告知,后期审查时,发现其研究生毕业专业“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属于“中国语言文学类”,而报考岗位专业需求为“中国语言文学”,属专业不符,纪元的录取资格被取消。

    徐州人社局振振有词,说自己是依法办事,之前报名考试阶段没有发现问题是工作失误,之后则是勇于改错。人社局依据的是《2016年徐州市公务员招录考试专业参考目录》,可是徐州市的规定也不是凭空产生的,也是参考了教育部门的专业分类、国家以及省一级的人事部门的相关规定才出台的。人社局并非高校专业分类的专家和权威部门,这样的标准当然得请教教育部门。

    从常识上看,“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不属于“中国语言文学类”,就跟白马非马,“世界历史学”不属于“历史学”一样荒唐,公孙龙提出的是一个逻辑学命题,对它的争论是有现实意义。而徐州市和吕梁市的人社局则完全陷入到了文字的迷宫里,在名字的措词不同上做文章。

    公职人员招考录用强调专业对口本身并没有错,这也符合公职人员职业化专业化的发展方向,但相比于在专业名称上抠字眼,更该考察的还是实际工作能力。之所以招一个中国语言文学类专业的毕业生,想必看中的正是其文字功底,文字功底才是考察的对象。

    徐州人社局拿着自己的一纸规定,表面上看是依法行政,铁面无私,眼里容不得沙子,是对其他考生的公平,其实是不管国家有关规定,无视常识,自说自话的乱作为。反映出的是一些政府部门的职能错位,衙门作风。出了问题,不是积极地解决问题,对公民权利缺乏必要的尊重,用生硬的方式处理问题,而是生搬硬套。我相信,人社局只要是抱着对考生负责,对职责负责的态度,这种问题并不难解决。有大把的规定支持录用纪元,可人社局恰恰选择了最站不住脚的一种。

    昨天最新的消息,徐州市政府已经成立调查组,展开专项调查。徐州市政府及时回应舆论关切,值得点赞。可是这样一个存在明显硬伤的案子,闹上法庭其实已经说明管理体制的死板和僵化了,而借助舆论的力量,才引来更高部门的介入,则更说明纠错机制的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