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互为答案的“送分题”暴露了什么

2017-6-23 11:07:31

来源:新华网

    

    韩中锋

    近日,一张郑州市中等职业学校学业水平测试试卷刷爆网络,原因是《城市轨道交通概论》科目的试题前三道选择题一模一样:“世界上第一条地下铁道1863年在英国伦敦建成通车”,区别只是隐去不同的信息作为选项,三道题互为答案。郑州市教育局回应称,郑州市中等职业学校“送分试卷”确有其事,将根据调查结果,依规依纪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这样的出题方式完全偏离考试“优胜劣汰”的初衷,不仅无法达到筛选和评判优劣的目的,实际上还造成了隐形浪费。此次考试属于郑州市统考,涉及当地五所学校的2015级、2016级城轨专业学生,如此大规模的联考,各个环节中动用的人力物力不可谓不多,出题环节出现纰漏,考试恐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此事中,批判涉事出题教师是舆论主流,但亦有人为出题老师辩解,认为此类做法固然不对,但还应考虑现实因素:中职院校的生源大多来自初中,理论水平较差,学校如果严格要求,或许会有相当多的学生不能及格毕业,最终累及就业。而中职院校生源竞争激烈,就业人数往往是学校最为看重的指标。

    这种观点恰好击中了时下职业教育的痛点。生源问题是中职教育发展的短板,在生源较差的情况下,加上社会观念中固有偏见,很多中职院校教学活动的开展流于形式。没有教学质量作为前提,考试如果严肃不苟地进行,则势必拉低及格率,最终伤及学校自身,因此“送分试卷”的出现自有校方利益牵涉其中,并不可完全看成一个偶发事件。

    另外,某些中职教材过于理论化,往往无法和中职院校学生的认知能力相匹配。理论上,中职教师在教学活动中可以脱离课本,在追求实操能力方面发力。但矛盾之处就在于,各校教学活动若不依据课本开展,就没有统一的教学参考资料,一旦进行稍有规格的考试,出题时必然又要依据课本内容,否则各校之间无法形成统一意见。

    如果职业教育偏理论轻实践的问题没有改观,生源素质在短期内又无法提升,即便“送分题”能够杜绝,放水现象也会改头换面,以其他形式出现。譬如,大量增设主观题,放松主观题的评分标准,以此抬高及格率,这点几乎不可防。

    相比于普通教育,中职教育历来不被重视。如果不是“送分试卷”出现,舆论恐怕不会如此关切中职教育。而且,即便眼下关注了,热度能持续多久终究不可预料。何况,公众的关切还暗含诸多戏谑成分,这样也会影响认真严肃地反思职业教育。其实,考试只是职业教育流程中的最末一环,如果不在招生、教材编写、课程教授上下功夫,没有行之有效的前端治理,就算没有了“送分试卷”,也只能算是堵住了中职院校考试放水的渠道之一。(作者系山东财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生)

    相关评论:

    考上大学不是自己学业的终点

    八卦违规账号早该封,公众娱乐应有度

互为答案的“送分题”暴露了什么

2017年6月23日 11:07 来源:新华网

    

    韩中锋

    近日,一张郑州市中等职业学校学业水平测试试卷刷爆网络,原因是《城市轨道交通概论》科目的试题前三道选择题一模一样:“世界上第一条地下铁道1863年在英国伦敦建成通车”,区别只是隐去不同的信息作为选项,三道题互为答案。郑州市教育局回应称,郑州市中等职业学校“送分试卷”确有其事,将根据调查结果,依规依纪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这样的出题方式完全偏离考试“优胜劣汰”的初衷,不仅无法达到筛选和评判优劣的目的,实际上还造成了隐形浪费。此次考试属于郑州市统考,涉及当地五所学校的2015级、2016级城轨专业学生,如此大规模的联考,各个环节中动用的人力物力不可谓不多,出题环节出现纰漏,考试恐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此事中,批判涉事出题教师是舆论主流,但亦有人为出题老师辩解,认为此类做法固然不对,但还应考虑现实因素:中职院校的生源大多来自初中,理论水平较差,学校如果严格要求,或许会有相当多的学生不能及格毕业,最终累及就业。而中职院校生源竞争激烈,就业人数往往是学校最为看重的指标。

    这种观点恰好击中了时下职业教育的痛点。生源问题是中职教育发展的短板,在生源较差的情况下,加上社会观念中固有偏见,很多中职院校教学活动的开展流于形式。没有教学质量作为前提,考试如果严肃不苟地进行,则势必拉低及格率,最终伤及学校自身,因此“送分试卷”的出现自有校方利益牵涉其中,并不可完全看成一个偶发事件。

    另外,某些中职教材过于理论化,往往无法和中职院校学生的认知能力相匹配。理论上,中职教师在教学活动中可以脱离课本,在追求实操能力方面发力。但矛盾之处就在于,各校教学活动若不依据课本开展,就没有统一的教学参考资料,一旦进行稍有规格的考试,出题时必然又要依据课本内容,否则各校之间无法形成统一意见。

    如果职业教育偏理论轻实践的问题没有改观,生源素质在短期内又无法提升,即便“送分题”能够杜绝,放水现象也会改头换面,以其他形式出现。譬如,大量增设主观题,放松主观题的评分标准,以此抬高及格率,这点几乎不可防。

    相比于普通教育,中职教育历来不被重视。如果不是“送分试卷”出现,舆论恐怕不会如此关切中职教育。而且,即便眼下关注了,热度能持续多久终究不可预料。何况,公众的关切还暗含诸多戏谑成分,这样也会影响认真严肃地反思职业教育。其实,考试只是职业教育流程中的最末一环,如果不在招生、教材编写、课程教授上下功夫,没有行之有效的前端治理,就算没有了“送分试卷”,也只能算是堵住了中职院校考试放水的渠道之一。(作者系山东财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生)

    相关评论:

    考上大学不是自己学业的终点

    八卦违规账号早该封,公众娱乐应有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