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光明日报:临床与科研医生当有区分

2017-6-28 09:47: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王强

    原标题:临床与科研医生当有区分

    医生以治病救人为天职,成为一个好医生的前提是医术过硬,但在现实中,医生晋升更重要的任务或许是埋头写论文。日前,在吉林长春举行的中国科协年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李连达呼吁,医生的首要职责是治病救人,要警惕做1000台手术和救100个病人不如发1篇论文的现象。

    目前,我国的医生职称评价体系“重科研、轻临床”,过度提倡医生成为科研型医生,导致出现一些临床水平不高甚至不会治病的医学博士和专家。在目前的晋升体制下,科研成为评职晋升的捷径。为此,很多临床医生对科研工作的重视程度大大提高,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进实验室搞科研,还催生了论文造假、数据造假、有偿论文等学术腐败行为。而有些医生的临床能力得到同行的广泛认可,但因为缺乏足够的SCI论文,始终晋升不了高级职称。

    对医生科研成果的过度重视,既有评价体系不完善的原因,也有不同医院之间科研竞争的角力。在这种大环境下,一些医院唯论文、唯SCI导向评价医生,将其作为医生职称晋升的主要标准,这对基层医院和临床一线的医生明显有失公平。事实上,中共中央去年印发的《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就明确提出,要注重凭能力、实绩和贡献评价人才,克服唯学历、唯职称、唯论文等倾向,不将论文等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条件。

    通过评价机制改革,引导基层医院和临床一线的医生以治病救人为第一要务,不妨借鉴国外经验。在一些发达国家,取得医生的从业资格非常难,而医生又大致分为家庭医生和科研医生两大类——家庭医生占绝大多数,没有科研条件和科研考评要求,只有在大医院的医生才专门从事科研。而且,科研医生并不一定比家庭医生更有诱惑力,比如大名鼎鼎的哈佛大学,其医学院教授的收入比当地私人医生少得多。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拿手术刀的医生和做实验、写论文的医生的工作性质差别迥异,评价机制自然应当不同,不能指望医生都成为既能治大病又能搞科研的“全能医生”。区分临床医生与科研医生,让有科研热情的医生专心钻研医学尖端科技,同时给临床能力强的医生公平的竞争舞台,这样的评价机制才能合理评价医生的科研与临床贡献。让医术精湛的临床医生也能得到社会认可,这样才能满足医生和患者的期待,促进医疗事业的长远发展。

    (作者:王强 单位: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

光明日报:临床与科研医生当有区分

2017年6月28日 09:47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临床与科研医生当有区分

    医生以治病救人为天职,成为一个好医生的前提是医术过硬,但在现实中,医生晋升更重要的任务或许是埋头写论文。日前,在吉林长春举行的中国科协年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李连达呼吁,医生的首要职责是治病救人,要警惕做1000台手术和救100个病人不如发1篇论文的现象。

    目前,我国的医生职称评价体系“重科研、轻临床”,过度提倡医生成为科研型医生,导致出现一些临床水平不高甚至不会治病的医学博士和专家。在目前的晋升体制下,科研成为评职晋升的捷径。为此,很多临床医生对科研工作的重视程度大大提高,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进实验室搞科研,还催生了论文造假、数据造假、有偿论文等学术腐败行为。而有些医生的临床能力得到同行的广泛认可,但因为缺乏足够的SCI论文,始终晋升不了高级职称。

    对医生科研成果的过度重视,既有评价体系不完善的原因,也有不同医院之间科研竞争的角力。在这种大环境下,一些医院唯论文、唯SCI导向评价医生,将其作为医生职称晋升的主要标准,这对基层医院和临床一线的医生明显有失公平。事实上,中共中央去年印发的《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就明确提出,要注重凭能力、实绩和贡献评价人才,克服唯学历、唯职称、唯论文等倾向,不将论文等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条件。

    通过评价机制改革,引导基层医院和临床一线的医生以治病救人为第一要务,不妨借鉴国外经验。在一些发达国家,取得医生的从业资格非常难,而医生又大致分为家庭医生和科研医生两大类——家庭医生占绝大多数,没有科研条件和科研考评要求,只有在大医院的医生才专门从事科研。而且,科研医生并不一定比家庭医生更有诱惑力,比如大名鼎鼎的哈佛大学,其医学院教授的收入比当地私人医生少得多。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拿手术刀的医生和做实验、写论文的医生的工作性质差别迥异,评价机制自然应当不同,不能指望医生都成为既能治大病又能搞科研的“全能医生”。区分临床医生与科研医生,让有科研热情的医生专心钻研医学尖端科技,同时给临床能力强的医生公平的竞争舞台,这样的评价机制才能合理评价医生的科研与临床贡献。让医术精湛的临床医生也能得到社会认可,这样才能满足医生和患者的期待,促进医疗事业的长远发展。

    (作者:王强 单位: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