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南方日报:出租车行业乱象的重要根源

2017-7-12 09:01:03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丁建庭

    原标题:出租车行业乱象的重要根源

    面对公众对拒载、议价等出租车行业乱象的广泛批评,广州市出租汽车协会及各大出租车公司及司机10日提出了一份提高出租车收费标准的建议,希望通过提高司机收入,吸引更多人入行来减少非编司机的数量,最终提升服务质量、减少拒载议价。这一建议随之引发更广泛的争议,公众的关注也从行业乱象被拉到坐车涨价上。

    上个月,恒大球员廖力生的一篇微博檄文,刺破了广州出租车行业的脓包,随后便是更多行业乱象被媒体、网友曝光。不难想象,广州整个出租车行业正面临着空前的舆论压力和整治压力。在此关键时刻,作为广州出租车公司和司机的代言人,广州市出租汽车协会及时站了出来,通过一系列走访调查和一连串数据比对,力证广州司机收入太低,力证这是行业乱象的重要根源,于是建议提高出租车收费标准,“我们呼吁政府通过合理的价格调整将出租车行业带回良性发展的轨道”。从行业协会的角度来看,广州市出租汽车协会的表现“非常称职”,很好地代表了成员单位的利益,很好地履行了行业协会的职责,也很好地演绎了怎样将坏事变成好事。不过,在逻辑上却未必站得住脚。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广州市出租汽车协会给出的理由是:“出租车行业乱象重要根源在于司机收入太低,2014年一名司机月收入有6000-7000元,如今降到只有5000元。收入降低导致全市2.2万辆出租车配备的正规司机不足,至少有1万名司机的缺口,全市有5000辆出租车长期只有一名司机开,有些司机因此违规私下聘请非编司机引发拒载议价。”必须承认,司机收入水平确实会影响到服务的质量,但是不是导致行业乱象的重要根源,则要另说。因为在“重要根源”的序列中,最不该忽略的是人本身的问题和监管问题。这一点应不难理解。例如,我们就不能把官员腐败的重要根源归因于收入太低。同样道理,环卫工人的收入普遍比较低,但你不能因此就推测出人家不好好干活吧。在寻找重要根源的过程中,不能只看到表面的原因,而忽视了产生问题的根本,从而导致基本逻辑错误。

    广州出租车市场也许确有调价空间,但不该把涨价作为治理行业乱象的首选。道理很简单,不是所有问题都能用钱来解决的,特别是在服务方面。而且,司机收入太低,是不是就必须通过提高出租车收费标准来弥补,同样要换一个角度来看待。在网约车比较红火的前两年,网约车的收费标准并不比出租车高,但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却比出租车司机高。这究竟是为什么?道理应该不言自明。这也意味着弥补司机收入的不足,并不是必须要通过提高收费标准来实现,完全可以通过降低其他收费来增加司机收入。或许,这才是司机收入太低的“重要根源”。同样逻辑,不能因为北上深的价格高于广州,广州就必须向这些城市看齐。在关乎民生的价格问题上,不能一遇到涨价,就建议向高价者看齐,就呼吁与国际接轨吧!如果在“重要根源”上避重就轻,就很难真正有效地解决行业乱象,也很难单靠准入和价格上的保护占据市场。到头来,就别怪公众用脚投票,去选择更具成长性的网约车了。

    其实,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是清醒的,不会被一些奇葩逻辑所忽悠。广州市价格协会负责人就说出了大实话:“出租车行业协会有诉求可以提,但不应该把行业所有问题归结于价格,企业内部的管理、行政部门的管理都应该有相应改革措施。”但愿出租车管理部门也同样清醒,找出真正的“重要根源”,不被奇葩逻辑忽悠,不被行业利益绑架。

南方日报:出租车行业乱象的重要根源

2017年7月12日 09:01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出租车行业乱象的重要根源

    面对公众对拒载、议价等出租车行业乱象的广泛批评,广州市出租汽车协会及各大出租车公司及司机10日提出了一份提高出租车收费标准的建议,希望通过提高司机收入,吸引更多人入行来减少非编司机的数量,最终提升服务质量、减少拒载议价。这一建议随之引发更广泛的争议,公众的关注也从行业乱象被拉到坐车涨价上。

    上个月,恒大球员廖力生的一篇微博檄文,刺破了广州出租车行业的脓包,随后便是更多行业乱象被媒体、网友曝光。不难想象,广州整个出租车行业正面临着空前的舆论压力和整治压力。在此关键时刻,作为广州出租车公司和司机的代言人,广州市出租汽车协会及时站了出来,通过一系列走访调查和一连串数据比对,力证广州司机收入太低,力证这是行业乱象的重要根源,于是建议提高出租车收费标准,“我们呼吁政府通过合理的价格调整将出租车行业带回良性发展的轨道”。从行业协会的角度来看,广州市出租汽车协会的表现“非常称职”,很好地代表了成员单位的利益,很好地履行了行业协会的职责,也很好地演绎了怎样将坏事变成好事。不过,在逻辑上却未必站得住脚。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广州市出租汽车协会给出的理由是:“出租车行业乱象重要根源在于司机收入太低,2014年一名司机月收入有6000-7000元,如今降到只有5000元。收入降低导致全市2.2万辆出租车配备的正规司机不足,至少有1万名司机的缺口,全市有5000辆出租车长期只有一名司机开,有些司机因此违规私下聘请非编司机引发拒载议价。”必须承认,司机收入水平确实会影响到服务的质量,但是不是导致行业乱象的重要根源,则要另说。因为在“重要根源”的序列中,最不该忽略的是人本身的问题和监管问题。这一点应不难理解。例如,我们就不能把官员腐败的重要根源归因于收入太低。同样道理,环卫工人的收入普遍比较低,但你不能因此就推测出人家不好好干活吧。在寻找重要根源的过程中,不能只看到表面的原因,而忽视了产生问题的根本,从而导致基本逻辑错误。

    广州出租车市场也许确有调价空间,但不该把涨价作为治理行业乱象的首选。道理很简单,不是所有问题都能用钱来解决的,特别是在服务方面。而且,司机收入太低,是不是就必须通过提高出租车收费标准来弥补,同样要换一个角度来看待。在网约车比较红火的前两年,网约车的收费标准并不比出租车高,但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却比出租车司机高。这究竟是为什么?道理应该不言自明。这也意味着弥补司机收入的不足,并不是必须要通过提高收费标准来实现,完全可以通过降低其他收费来增加司机收入。或许,这才是司机收入太低的“重要根源”。同样逻辑,不能因为北上深的价格高于广州,广州就必须向这些城市看齐。在关乎民生的价格问题上,不能一遇到涨价,就建议向高价者看齐,就呼吁与国际接轨吧!如果在“重要根源”上避重就轻,就很难真正有效地解决行业乱象,也很难单靠准入和价格上的保护占据市场。到头来,就别怪公众用脚投票,去选择更具成长性的网约车了。

    其实,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是清醒的,不会被一些奇葩逻辑所忽悠。广州市价格协会负责人就说出了大实话:“出租车行业协会有诉求可以提,但不应该把行业所有问题归结于价格,企业内部的管理、行政部门的管理都应该有相应改革措施。”但愿出租车管理部门也同样清醒,找出真正的“重要根源”,不被奇葩逻辑忽悠,不被行业利益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