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大学生擅自给无名路命名露谁的怯?

2017-7-14 08:24:25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作者:蒋萌

    大学生擅自给无名路命名露谁的怯?

    背景:一位名叫葛宇路的中央美院学生2013年在地图上找了一处空白路段,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随后,高德地图等地图误以为这条路的官方称呼就是“葛宇路”,进行了收录,这条本来无名的道路就以“葛宇路”这个人名来命名了。

    钱江晚报发表项向荣的观点:根据相关法规,个人不能随意制作并悬挂路牌擅自设置路牌,否则处以罚款,“道路名称由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命名,对于新修的市政公共道路,交通管理部门向规划部门咨询后,再开展管理工作”。这些条款指向十分明确:葛宇路同学无权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无名路,“葛宇路”是非法的!问题是,为什么之前这条路会“没名没分”这么长时间?可考证的是,“2007年的时候建了苹果社区,当时就有了这条路,但是当时没有立路牌,那会就叫南北区之间”。掐指一算,到2013年,被叫做“南北区之间”已有6年了。如果一条城里的道路长期处于“无名氏”状态,对于市民来说也是很不方便的,要找到一个准确的地址就很困难,说不清方位,有人问路、投递快件等等都成了问题。对于路名的命名与管理,每个城市都有相关的职能部门,从事必要的管理,这是职责所在,北京作为一个大都市,这项管理更不能出现任何问题。葛宇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艺术创作”背后暴露了相关部门工作的短板。

    小蒋随想:这条路究竟是什么性质的路,新闻没有说明。毕竟,有的路是市政道路,有的路是小区自建路,还有的路是城中村道路。不同的路,“管家”各不相同。以前,就曾出现过有的小区门口的路面坑坑洼洼,而且没有路灯,居民出行十分不便。居民找市政,对方说路是小区自建路,不归市政维护。居民找小区,物业说开发商早就没影了,没法修,也无权装路灯。至于某些原属城中村的道路,村委会称开发商征地已经占用,村里不再负责。绕来绕去,有的路成了“三不管地带”。说这些,与本例的“道路没名”被大学生“钻空子”命名有没有关系,我不确定。但是,某些路处于“粗放管理”乃至“没人管”的状态恐怕是一种现实。理解了这一点,个别路连名字都没有,你还会感到奇怪吗?一条路起什么名,对走路的人没有重大影响。但管理者对道路是否“上心”与维护,对走路的人影响很大。“葛宇路”的确无厘头,但愿这条路是条有人管的路。

    “相亲价目表”,赤裸中的权与责

    背景:有媒体总结出一个“相亲价目表”,据说在北京,“京籍京户”“中心城区及教育高地房产”“男性海归”“女性本科”,被认为是相亲市场中最具竞争力的指标。与此对应的是,因为有“十羊九不全”的说法,1991年出生的属羊人士备受歧视。

    中国青年报发表王钟的的观点:在各大相亲角里,我们丝毫看不到阅读理解题式的对纯洁爱情的美好向往。相反,一言一语都是小心机和大算计。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纵然“门当户对”,八字和生肖也很完美,双方走入婚姻殿堂,如果没有爱情基础,也难保未来的生活不起波折。报道说,个别相亲者打着“占到便宜后离婚”的算盘,恐怕不纯粹是污名。活跃在相亲角里的绝大多数人是步入暮年的家长,他们饱经世事,不惧怕外界的评说。而对任何一个适龄青年而言,把完整的自己分割成多个指标,分门别类地细化打分,绝非促进荷尔蒙分泌的体验。就算你是海归博士、倾城美女,在爱情这道人生大考上未得一分,未尝不是遗憾。用更世俗的眼光看,站到相亲台上“任人挑选”,你其实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弱小与无力。社会资源分配的既得利益者固然有能力任性,但是弱势者和中下阶层也不必委曲求全。你坐在宝马车里可能会哭,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也可能笑得灿烂。局限在自己的狭小格局里,逢迎某些一时一地的社会价值观,不仅无趣,而且无能。

    小蒋随想:说实话,在相亲角转悠的大爷大妈往往是真心替儿女婚事着急却瞎耽误工夫。因为,很多儿女十分反感爹妈为自己搞这种犹如摆摊兜售、被人挑来捡去的“婚恋”。一些儿女拒绝去见以这种方式联络的相亲对象,或者硬着头皮去见面,彼此尴尬“没感觉”,敷衍一下就拉倒。据说相亲角也有成功案例,但在一些年轻人看来,这更像“传说”。不愿意相亲,不等于年轻人心中没有择偶标准,年轻人口中的“看感觉”,其实蕴含着一连串的希望和要求。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与阅历的增加,需求也会变化。相对而言,在较年轻时,人们更看重颜值,青涩女孩会为男孩送束玫瑰感动落泪,男孩会为女孩给自己织条围巾幸福感满满。但经过在社会上历练,无论男女会更多考虑彼此究竟适不适合在一起,会更多权衡性格、职业、家境等因素,并由此生出“安全或不安全感”。我想说,人们对另一半有物质等要求不奇怪,非说“在烈日下骑自行车比在有空调的私家车里舒坦”是否矫情?只是,人无完人,理想与现实终归存在差距。在婚恋问题上,结婚或不结婚,找有钱的或是没钱的,别人说了都不算,当事人有权作出选择,也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大学生擅自给无名路命名露谁的怯?

2017年7月14日 08:24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大学生擅自给无名路命名露谁的怯?

    背景:一位名叫葛宇路的中央美院学生2013年在地图上找了一处空白路段,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随后,高德地图等地图误以为这条路的官方称呼就是“葛宇路”,进行了收录,这条本来无名的道路就以“葛宇路”这个人名来命名了。

    钱江晚报发表项向荣的观点:根据相关法规,个人不能随意制作并悬挂路牌擅自设置路牌,否则处以罚款,“道路名称由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命名,对于新修的市政公共道路,交通管理部门向规划部门咨询后,再开展管理工作”。这些条款指向十分明确:葛宇路同学无权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无名路,“葛宇路”是非法的!问题是,为什么之前这条路会“没名没分”这么长时间?可考证的是,“2007年的时候建了苹果社区,当时就有了这条路,但是当时没有立路牌,那会就叫南北区之间”。掐指一算,到2013年,被叫做“南北区之间”已有6年了。如果一条城里的道路长期处于“无名氏”状态,对于市民来说也是很不方便的,要找到一个准确的地址就很困难,说不清方位,有人问路、投递快件等等都成了问题。对于路名的命名与管理,每个城市都有相关的职能部门,从事必要的管理,这是职责所在,北京作为一个大都市,这项管理更不能出现任何问题。葛宇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艺术创作”背后暴露了相关部门工作的短板。

    小蒋随想:这条路究竟是什么性质的路,新闻没有说明。毕竟,有的路是市政道路,有的路是小区自建路,还有的路是城中村道路。不同的路,“管家”各不相同。以前,就曾出现过有的小区门口的路面坑坑洼洼,而且没有路灯,居民出行十分不便。居民找市政,对方说路是小区自建路,不归市政维护。居民找小区,物业说开发商早就没影了,没法修,也无权装路灯。至于某些原属城中村的道路,村委会称开发商征地已经占用,村里不再负责。绕来绕去,有的路成了“三不管地带”。说这些,与本例的“道路没名”被大学生“钻空子”命名有没有关系,我不确定。但是,某些路处于“粗放管理”乃至“没人管”的状态恐怕是一种现实。理解了这一点,个别路连名字都没有,你还会感到奇怪吗?一条路起什么名,对走路的人没有重大影响。但管理者对道路是否“上心”与维护,对走路的人影响很大。“葛宇路”的确无厘头,但愿这条路是条有人管的路。

    “相亲价目表”,赤裸中的权与责

    背景:有媒体总结出一个“相亲价目表”,据说在北京,“京籍京户”“中心城区及教育高地房产”“男性海归”“女性本科”,被认为是相亲市场中最具竞争力的指标。与此对应的是,因为有“十羊九不全”的说法,1991年出生的属羊人士备受歧视。

    中国青年报发表王钟的的观点:在各大相亲角里,我们丝毫看不到阅读理解题式的对纯洁爱情的美好向往。相反,一言一语都是小心机和大算计。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纵然“门当户对”,八字和生肖也很完美,双方走入婚姻殿堂,如果没有爱情基础,也难保未来的生活不起波折。报道说,个别相亲者打着“占到便宜后离婚”的算盘,恐怕不纯粹是污名。活跃在相亲角里的绝大多数人是步入暮年的家长,他们饱经世事,不惧怕外界的评说。而对任何一个适龄青年而言,把完整的自己分割成多个指标,分门别类地细化打分,绝非促进荷尔蒙分泌的体验。就算你是海归博士、倾城美女,在爱情这道人生大考上未得一分,未尝不是遗憾。用更世俗的眼光看,站到相亲台上“任人挑选”,你其实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弱小与无力。社会资源分配的既得利益者固然有能力任性,但是弱势者和中下阶层也不必委曲求全。你坐在宝马车里可能会哭,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也可能笑得灿烂。局限在自己的狭小格局里,逢迎某些一时一地的社会价值观,不仅无趣,而且无能。

    小蒋随想:说实话,在相亲角转悠的大爷大妈往往是真心替儿女婚事着急却瞎耽误工夫。因为,很多儿女十分反感爹妈为自己搞这种犹如摆摊兜售、被人挑来捡去的“婚恋”。一些儿女拒绝去见以这种方式联络的相亲对象,或者硬着头皮去见面,彼此尴尬“没感觉”,敷衍一下就拉倒。据说相亲角也有成功案例,但在一些年轻人看来,这更像“传说”。不愿意相亲,不等于年轻人心中没有择偶标准,年轻人口中的“看感觉”,其实蕴含着一连串的希望和要求。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与阅历的增加,需求也会变化。相对而言,在较年轻时,人们更看重颜值,青涩女孩会为男孩送束玫瑰感动落泪,男孩会为女孩给自己织条围巾幸福感满满。但经过在社会上历练,无论男女会更多考虑彼此究竟适不适合在一起,会更多权衡性格、职业、家境等因素,并由此生出“安全或不安全感”。我想说,人们对另一半有物质等要求不奇怪,非说“在烈日下骑自行车比在有空调的私家车里舒坦”是否矫情?只是,人无完人,理想与现实终归存在差距。在婚恋问题上,结婚或不结婚,找有钱的或是没钱的,别人说了都不算,当事人有权作出选择,也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