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陕北音乐文化内涵的深层发掘

2017-8-25 09:32:11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王婷舒

    陕北音乐文化内涵的深层发掘

    --- 《区域-民俗中的陕北音乐文化研究》书评

    李西林

    在20世纪的中国音乐发展进程中,陕北音乐及其艺术元素曾居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并发挥过突出的价值功能。无论是演出实践还是整理研究,均在国内乐坛曾掀起过多次高潮,至新世纪以来仍回响不绝,有关陕北音乐研究的学术成果积累也十分丰硕。有学者曾将陕北音乐的三大支柱之一的陕北民歌兴盛密度划为四个具有显著性特点的时段:1935-1945 年的“延安新秧歌运动”、1949-1976 年的“群众歌咏活动与革命歌曲”、1978-1995 年的“寻根意识与西北风”以及2010 年以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原生态演唱”。陕北音乐文化艺术的内生性动力究竟是什么?其艺术魅力的特殊性与普遍性在那里?近期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西安音乐学院李宝杰教授所著的《区域-民俗中的陕北音乐文化研究》一书,可谓从深层次上发掘了陕北音乐文化的丰富内涵,代表了国内学术界在这一领域研究的新水平。

    

    内容厚重、深入,推进了陕北音乐文化的纵深层次学术研究。

    法国大文豪雨果说过:“开启人类智慧的宝库有三把钥匙,一是数字,二是文字,三是音符。”那么,陕北音乐文化中的音符开启了哪些人生智慧、意义力量呢?有学者曾经说过,“音乐和民俗是民族及个体精神生命的刻度。”千百年来,黄土高原贫瘠的土地哺育着一代代在山峁与沟壑间守土、期待、在贫困与挣扎中繁衍、生息的人群。这些顽强不屈的人群在与自然斗争、与贫困作斗争的艰辛过程中,积淀下了无数生存智慧及生命刻度,他们通过质朴、甚至简陋的形式,折射出来自心底的本真性体验。陕北唢呐的悠悠古韵,秧歌的激越雄壮,民歌的绵绵情愫,红色浪漫,西北炫风……无不感人魂魄,催人奋进,具有极强的艺术文化张力。本书作者以民俗文化为切入点,运用“区域-民俗-音乐”的三重视角建构全书的理论框架,深入分析论证了陕北音乐的类型、内涵、艺术功能等重要理论问题。全书兼具资料和研究双重性质,即既有自上而下的地理区域、历史典籍、文化民俗等方面动态的系统分析,又有自下而上的田园考察、实地采风、乡土文献资料的微观叙事考察,从历时态与共时态相结合的高度,深入细致的阐释了陕北音乐文化的普遍性与特殊性,这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长期以来学术界从政治意识形态解读陕北音乐文化的偏颇,进而以多重证据、全方位地展现出了陕北音乐文化的丰富内涵和内生性动力机制。与过去的相关研究不同,本书注重深度发掘陕北音乐文化的精神境界,坚持透过文化看音乐、透过民俗见艺术,为读者展示出陕北音乐的博大与深微。

    

     研究观念方法先进,解释叙事具有“创新”思维意义。

    长期以来,有关陕北音乐的整理发掘虽然取得了很多丰硕成果,其中感性的收集整理较为多见,而往往缺少深层的理论分析和实证探讨。本书作者积极引进文化人类学的先进研究范式,运用音乐文化的普遍性(etic)和特殊性(emic)这两个相互联系的概念范式,深度描绘了陕北音乐文化的本体性价值内涵。在研究方法上,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作者借鉴了跨文化研究的先进方法,重视与“局内人”(歌手、当地民众)、“局外人”(研究者、采风者)的密切合作。书中的许多音乐民俗资料既包含“局内人”所收集的数据,并以“局内人”的角度去解释这些材料,又从“局外人”的视角向内考察和解释这些材料。这种新的先进理论视角与紧密“接地气”的研究方法,不仅提升了陕北音乐文化研究的深度和力度,而且在方法上具有创新性,拓展了国内音乐民俗文化研究广度。颇具有新一代学人治学的新风气。

    

     严密的阐述,激情洋溢的笔法,折射出学术研究的情感温度。

    学术著作既需要理性冷静,更需要有一定的激情,否则所获得的丰富资料,不是苍白地描述,就是简单地证明已有的研究结论。本书中不但处处渗透着作者深厚的理论素养和扎实的做学问功底,更散发出浓浓的情感温度与艺术感受性。作者是周秦文化发祥地——陈仓成长起来的国内有影响的中青年学者,对陕北音乐文化怀有深厚的情感和热忱。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的紧张繁忙时间里,花费三年时间,途径“两千多公里”、“历时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对陕北各地民俗进行实地田野考察采风,切身感受陕北人民的生活,力图以当地人的视角来理解其音乐和文化。作者在书中曾写道:“每当我走进他们的生活,都能够感受到一种纯朴的热情,没有虚荣,没有自卑,没有嫌弃,没有忧郁,充满着一种简单的、活着的快乐。这往往让我怀疑起都市紧张的现代文明与生活,莫非这貌似简陋的乡间村舍才是现代人的生命归宿?……对陕北音乐文化的研究这仅仅才是个开始,今后还有许多工作值得去做。我会不断地贴近她、了解她,以更深入地触及她的生活命脉和艺术真谛。……我爱陕北,我更爱生活在这里的人与文化! ”不用说一般人写不到这样的程度和深度,即便是我们土生土长的陕北人也难有这样的情怀。这种学术精神、学术热忱,不禁令人感佩、动容。正因为作者拥有深厚的音乐理论素养积淀,扎实坚毅的研究精神,饱含真诚的感情,方才使我们收获到了这样一部陕北民间音乐文化研究的极有份量的学术专著新成果。

陕北音乐文化内涵的深层发掘

2017年8月25日 09:32 来源:中青在线

    陕北音乐文化内涵的深层发掘

    --- 《区域-民俗中的陕北音乐文化研究》书评

    李西林

    在20世纪的中国音乐发展进程中,陕北音乐及其艺术元素曾居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并发挥过突出的价值功能。无论是演出实践还是整理研究,均在国内乐坛曾掀起过多次高潮,至新世纪以来仍回响不绝,有关陕北音乐研究的学术成果积累也十分丰硕。有学者曾将陕北音乐的三大支柱之一的陕北民歌兴盛密度划为四个具有显著性特点的时段:1935-1945 年的“延安新秧歌运动”、1949-1976 年的“群众歌咏活动与革命歌曲”、1978-1995 年的“寻根意识与西北风”以及2010 年以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原生态演唱”。陕北音乐文化艺术的内生性动力究竟是什么?其艺术魅力的特殊性与普遍性在那里?近期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西安音乐学院李宝杰教授所著的《区域-民俗中的陕北音乐文化研究》一书,可谓从深层次上发掘了陕北音乐文化的丰富内涵,代表了国内学术界在这一领域研究的新水平。

    

    内容厚重、深入,推进了陕北音乐文化的纵深层次学术研究。

    法国大文豪雨果说过:“开启人类智慧的宝库有三把钥匙,一是数字,二是文字,三是音符。”那么,陕北音乐文化中的音符开启了哪些人生智慧、意义力量呢?有学者曾经说过,“音乐和民俗是民族及个体精神生命的刻度。”千百年来,黄土高原贫瘠的土地哺育着一代代在山峁与沟壑间守土、期待、在贫困与挣扎中繁衍、生息的人群。这些顽强不屈的人群在与自然斗争、与贫困作斗争的艰辛过程中,积淀下了无数生存智慧及生命刻度,他们通过质朴、甚至简陋的形式,折射出来自心底的本真性体验。陕北唢呐的悠悠古韵,秧歌的激越雄壮,民歌的绵绵情愫,红色浪漫,西北炫风……无不感人魂魄,催人奋进,具有极强的艺术文化张力。本书作者以民俗文化为切入点,运用“区域-民俗-音乐”的三重视角建构全书的理论框架,深入分析论证了陕北音乐的类型、内涵、艺术功能等重要理论问题。全书兼具资料和研究双重性质,即既有自上而下的地理区域、历史典籍、文化民俗等方面动态的系统分析,又有自下而上的田园考察、实地采风、乡土文献资料的微观叙事考察,从历时态与共时态相结合的高度,深入细致的阐释了陕北音乐文化的普遍性与特殊性,这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长期以来学术界从政治意识形态解读陕北音乐文化的偏颇,进而以多重证据、全方位地展现出了陕北音乐文化的丰富内涵和内生性动力机制。与过去的相关研究不同,本书注重深度发掘陕北音乐文化的精神境界,坚持透过文化看音乐、透过民俗见艺术,为读者展示出陕北音乐的博大与深微。

    

     研究观念方法先进,解释叙事具有“创新”思维意义。

    长期以来,有关陕北音乐的整理发掘虽然取得了很多丰硕成果,其中感性的收集整理较为多见,而往往缺少深层的理论分析和实证探讨。本书作者积极引进文化人类学的先进研究范式,运用音乐文化的普遍性(etic)和特殊性(emic)这两个相互联系的概念范式,深度描绘了陕北音乐文化的本体性价值内涵。在研究方法上,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作者借鉴了跨文化研究的先进方法,重视与“局内人”(歌手、当地民众)、“局外人”(研究者、采风者)的密切合作。书中的许多音乐民俗资料既包含“局内人”所收集的数据,并以“局内人”的角度去解释这些材料,又从“局外人”的视角向内考察和解释这些材料。这种新的先进理论视角与紧密“接地气”的研究方法,不仅提升了陕北音乐文化研究的深度和力度,而且在方法上具有创新性,拓展了国内音乐民俗文化研究广度。颇具有新一代学人治学的新风气。

    

     严密的阐述,激情洋溢的笔法,折射出学术研究的情感温度。

    学术著作既需要理性冷静,更需要有一定的激情,否则所获得的丰富资料,不是苍白地描述,就是简单地证明已有的研究结论。本书中不但处处渗透着作者深厚的理论素养和扎实的做学问功底,更散发出浓浓的情感温度与艺术感受性。作者是周秦文化发祥地——陈仓成长起来的国内有影响的中青年学者,对陕北音乐文化怀有深厚的情感和热忱。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的紧张繁忙时间里,花费三年时间,途径“两千多公里”、“历时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对陕北各地民俗进行实地田野考察采风,切身感受陕北人民的生活,力图以当地人的视角来理解其音乐和文化。作者在书中曾写道:“每当我走进他们的生活,都能够感受到一种纯朴的热情,没有虚荣,没有自卑,没有嫌弃,没有忧郁,充满着一种简单的、活着的快乐。这往往让我怀疑起都市紧张的现代文明与生活,莫非这貌似简陋的乡间村舍才是现代人的生命归宿?……对陕北音乐文化的研究这仅仅才是个开始,今后还有许多工作值得去做。我会不断地贴近她、了解她,以更深入地触及她的生活命脉和艺术真谛。……我爱陕北,我更爱生活在这里的人与文化! ”不用说一般人写不到这样的程度和深度,即便是我们土生土长的陕北人也难有这样的情怀。这种学术精神、学术热忱,不禁令人感佩、动容。正因为作者拥有深厚的音乐理论素养积淀,扎实坚毅的研究精神,饱含真诚的感情,方才使我们收获到了这样一部陕北民间音乐文化研究的极有份量的学术专著新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