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人民网评:汤显祖墓擅自被挖,这种“好奇”可以休矣!

2017-9-20 08:42:45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作者:李泓冰

    围绕汤显祖墓发掘的新闻,以及反转新闻,足以引来一声浩叹:可怜荒垄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

    是的,江西抚州,玉茗堂主人汤翁,与他同时代的莎翁,成为东西方遥遥并耸的两座戏剧丰碑。有他们的笔在,人类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有了一个妥帖的安放处,“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般跨越时空的浩荡心事,也有了舞台上淋漓铺陈的机缘。

    对汤墓的贸然发掘,是有伏笔的。

    去年,是汤显祖逝世400周年,他的戏在各地、各国搬演,很是热闹。新编昆曲《临川四梦汤显祖》中有个情节,老年汤显祖为觅归宿,到处寻找墓田,疲累之际酣然入梦……这位“意气慷剀”、“蹭澄穷老”的玉茗堂主由是顿悟,他的“临川四梦”才是灵魂安放之所在。

    一时间,海内争说汤显祖,家乡也不甘人后。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一言成谶,仿佛薪火相传的唯一标签,便是掘墓——汤翁郑重寄骨的墓田,果然被惦记了,被扰动了,被发掘了,还是以“江西省文化厅和抚州市政府联合”的堂皇名义。经历400年沧桑,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难道真的留不得也么哥?

    难怪考古界大哗,难怪国家文物局要拍案,“擅自进行墓葬发掘、未及时上报重要发现”,此风绝对不可长,因为,这是一旦发端、泛滥,便不堪收拾、贻害无穷的恶例。

    五千年文明的中国,遍地文化遗存,岂能轻易扰动?目前,想发掘重要遗址、古墓,依法依规的审批十分严格,除了配合基本建设的抢救性发掘,事出不得已,主动性发掘几乎是绝对禁止的。毕竟,今人保护文物的技术手段和能力还远不够理想,与其挖出来任其朽坏,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不如就地保护,留给聪慧的子孙。

    我们不是没有过教训。说来也奇,汤显祖和他同时代的万历帝,身后竟有同样的际遇——一君一臣,都成为被主动发掘的墓主人。上世纪50年代,十三陵定陵的贸然发掘,就造成诸多不可弥补的损失,不少出土文物一见天日便颓然失色,如万历帝那件封尘多年的龙袍,与空气接触后迅速氧化,变成碳化的碎片,其昔日的精致华丽荡然无存……

    糊里糊涂的挖墓,不啻于对文物的再一次“掩埋”和无法挽回的破坏,将成千古大憾。

    当然,文风昌盛之际,公众对考古的兴趣也会随之空前,不难理解文化官员和文物学者、甚至普通百姓,期盼从考古新发现中解开千古之谜的渴望。然而,这样的好奇古往今来,源源不绝,凭什么你我就有资格被满足?民间盗墓已然十分猖獗,屡屡令人扼腕,倘若连地方政府也开始罔顾规矩和法律,任由自己的喜好破土开棺,此风若长,必不可收拾。是否可以再认真查一查,还有多少地方领导在惦记古墓、古祠、古林……如果神州大地处处古墓大开挖,非但是对先人的不敬,也是对后人的失责,更是对考古学科的亵渎——没有哪一代人拥有“一时兴起”便挖墓的权利,也没有哪一代人拥有随意终结后人文化好奇的权利。

    说到底,地方领导还是要增强人文素养,以学益智,以学修身,以学执政。那样,也许就不会一见海昏侯墓火了,就想再来个汤显祖墓——君不见,汤翁的“抗议”还在幽幽传来,“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人民网评:汤显祖墓擅自被挖,这种“好奇”可以休矣!

2017年9月20日 08:42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围绕汤显祖墓发掘的新闻,以及反转新闻,足以引来一声浩叹:可怜荒垄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

    是的,江西抚州,玉茗堂主人汤翁,与他同时代的莎翁,成为东西方遥遥并耸的两座戏剧丰碑。有他们的笔在,人类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有了一个妥帖的安放处,“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般跨越时空的浩荡心事,也有了舞台上淋漓铺陈的机缘。

    对汤墓的贸然发掘,是有伏笔的。

    去年,是汤显祖逝世400周年,他的戏在各地、各国搬演,很是热闹。新编昆曲《临川四梦汤显祖》中有个情节,老年汤显祖为觅归宿,到处寻找墓田,疲累之际酣然入梦……这位“意气慷剀”、“蹭澄穷老”的玉茗堂主由是顿悟,他的“临川四梦”才是灵魂安放之所在。

    一时间,海内争说汤显祖,家乡也不甘人后。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一言成谶,仿佛薪火相传的唯一标签,便是掘墓——汤翁郑重寄骨的墓田,果然被惦记了,被扰动了,被发掘了,还是以“江西省文化厅和抚州市政府联合”的堂皇名义。经历400年沧桑,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难道真的留不得也么哥?

    难怪考古界大哗,难怪国家文物局要拍案,“擅自进行墓葬发掘、未及时上报重要发现”,此风绝对不可长,因为,这是一旦发端、泛滥,便不堪收拾、贻害无穷的恶例。

    五千年文明的中国,遍地文化遗存,岂能轻易扰动?目前,想发掘重要遗址、古墓,依法依规的审批十分严格,除了配合基本建设的抢救性发掘,事出不得已,主动性发掘几乎是绝对禁止的。毕竟,今人保护文物的技术手段和能力还远不够理想,与其挖出来任其朽坏,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不如就地保护,留给聪慧的子孙。

    我们不是没有过教训。说来也奇,汤显祖和他同时代的万历帝,身后竟有同样的际遇——一君一臣,都成为被主动发掘的墓主人。上世纪50年代,十三陵定陵的贸然发掘,就造成诸多不可弥补的损失,不少出土文物一见天日便颓然失色,如万历帝那件封尘多年的龙袍,与空气接触后迅速氧化,变成碳化的碎片,其昔日的精致华丽荡然无存……

    糊里糊涂的挖墓,不啻于对文物的再一次“掩埋”和无法挽回的破坏,将成千古大憾。

    当然,文风昌盛之际,公众对考古的兴趣也会随之空前,不难理解文化官员和文物学者、甚至普通百姓,期盼从考古新发现中解开千古之谜的渴望。然而,这样的好奇古往今来,源源不绝,凭什么你我就有资格被满足?民间盗墓已然十分猖獗,屡屡令人扼腕,倘若连地方政府也开始罔顾规矩和法律,任由自己的喜好破土开棺,此风若长,必不可收拾。是否可以再认真查一查,还有多少地方领导在惦记古墓、古祠、古林……如果神州大地处处古墓大开挖,非但是对先人的不敬,也是对后人的失责,更是对考古学科的亵渎——没有哪一代人拥有“一时兴起”便挖墓的权利,也没有哪一代人拥有随意终结后人文化好奇的权利。

    说到底,地方领导还是要增强人文素养,以学益智,以学修身,以学执政。那样,也许就不会一见海昏侯墓火了,就想再来个汤显祖墓——君不见,汤翁的“抗议”还在幽幽传来,“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