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钱江晚报:注册容易注销难,想说分手不容易

2017-12-25 08:59:06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陈进红

    原标题:注册容易注销难,想说分手不容易

    真是一入平台深似海,进来容易,出去难。近日,央视记者调查优酷、爱奇艺、摩拜等多家网络服务平台,注册容易注销难。

    事实上,网络账号无法注销,这种现象存在已久。今年8月,国家四部门公布了对首批10款网络产品和服务的隐私条款评审结果,其中大部分产品和服务提供了在线注销账户等功能。但从随后媒体的调查来看,情况还是不容乐观。一些可以注销的账号,往往设置了较为复杂的前置条件,并非用户想注销就能注销。甚至,一些平台直接声称不能注销,“账号一旦注册就会永生”。

    想要享受互联网服务,“注册”成了进入很多平台的必要前提,而且大多数注册都在实行实名制。但是用户与平台是“相恋”容易,分手难。我想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有时候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因为一次服务便进行了注册。随后,在漫长的岁月中把这个平台搁置一边,想起来注销时才发现是一件无比复杂的事情,甚至是都想不起注销它。每个互联网平台都在谈用户体验,但所谓更好的用户体验只是想留着使用量和注册量,利用这个光鲜的数字以提高自身的估值,吸引资本的注入和广告商的青睐。但当用户想离开时,那对不起,毫无用户体验可言。

    把账户信息永久留在平台,这里面便存在着巨大的隐私安全风险。注册和注销,应该是用户隐私使用和保护的两端,有好的开始也必须要有好的结束。那些大量沉睡的账户和僵尸号,虽然不再使用,但却保存着用户的个人信息。正所谓,数据恒久远,一上永流传。不允许用户轻易地退出,就是变相地攫取用户的数据信息。

    从法律上来讲,自2013年9月1日起施行的《电信与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就明确规定: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电信服务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者账号的服务。可见,用户有权要求互联网平台注销个人账户信息,提供网络账号注销服务,也是互联网平台的基本义务。今年实施的网络安全法的亮点之一,就是对个人信息进行了界定,并明确了网络运营者针对个人信息侵权的法律责任。从技术上讲,平台设定注销期限,也不是难事。

    互联发展到大数据时代,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不便。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在报告中就明确指出,目前有的互联网公司和公共服务部门存储了大量公民个人信息,但安防技术严重滞后,容易被不法分子窃取和盗用。

    如果单纯靠企业的道德自律来实现商业的洁净,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有在明确的立法和严格的执法下,才能对资本的贪婪行为进行约束。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无论是立法还是执法,只有涵盖从注册账号到注销账号的所有环节,才可谓构建起完整体系。解决网络账号注销难问题,关键在于加大执法力度,建立常态化的执法机制。同时,对于用户实名制的使用范围和方式,相关部门也应划定边界,避免信息采集主体过多、实名登记事项过滥,造成个人信息数据处于危险边缘。

钱江晚报:注册容易注销难,想说分手不容易

2017年12月25日 08:59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注册容易注销难,想说分手不容易

    真是一入平台深似海,进来容易,出去难。近日,央视记者调查优酷、爱奇艺、摩拜等多家网络服务平台,注册容易注销难。

    事实上,网络账号无法注销,这种现象存在已久。今年8月,国家四部门公布了对首批10款网络产品和服务的隐私条款评审结果,其中大部分产品和服务提供了在线注销账户等功能。但从随后媒体的调查来看,情况还是不容乐观。一些可以注销的账号,往往设置了较为复杂的前置条件,并非用户想注销就能注销。甚至,一些平台直接声称不能注销,“账号一旦注册就会永生”。

    想要享受互联网服务,“注册”成了进入很多平台的必要前提,而且大多数注册都在实行实名制。但是用户与平台是“相恋”容易,分手难。我想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有时候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因为一次服务便进行了注册。随后,在漫长的岁月中把这个平台搁置一边,想起来注销时才发现是一件无比复杂的事情,甚至是都想不起注销它。每个互联网平台都在谈用户体验,但所谓更好的用户体验只是想留着使用量和注册量,利用这个光鲜的数字以提高自身的估值,吸引资本的注入和广告商的青睐。但当用户想离开时,那对不起,毫无用户体验可言。

    把账户信息永久留在平台,这里面便存在着巨大的隐私安全风险。注册和注销,应该是用户隐私使用和保护的两端,有好的开始也必须要有好的结束。那些大量沉睡的账户和僵尸号,虽然不再使用,但却保存着用户的个人信息。正所谓,数据恒久远,一上永流传。不允许用户轻易地退出,就是变相地攫取用户的数据信息。

    从法律上来讲,自2013年9月1日起施行的《电信与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就明确规定: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电信服务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者账号的服务。可见,用户有权要求互联网平台注销个人账户信息,提供网络账号注销服务,也是互联网平台的基本义务。今年实施的网络安全法的亮点之一,就是对个人信息进行了界定,并明确了网络运营者针对个人信息侵权的法律责任。从技术上讲,平台设定注销期限,也不是难事。

    互联发展到大数据时代,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不便。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在报告中就明确指出,目前有的互联网公司和公共服务部门存储了大量公民个人信息,但安防技术严重滞后,容易被不法分子窃取和盗用。

    如果单纯靠企业的道德自律来实现商业的洁净,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有在明确的立法和严格的执法下,才能对资本的贪婪行为进行约束。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无论是立法还是执法,只有涵盖从注册账号到注销账号的所有环节,才可谓构建起完整体系。解决网络账号注销难问题,关键在于加大执法力度,建立常态化的执法机制。同时,对于用户实名制的使用范围和方式,相关部门也应划定边界,避免信息采集主体过多、实名登记事项过滥,造成个人信息数据处于危险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