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剧王”《西贡》6月在中国首演,“乡愁餐厅”演绎颠沛流离的爱

2018-4-28 18:21:30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沈杰群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沈杰群)近日,央华戏剧“享梦人·快乐会”邀百名观众共同观赏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剧王”《西贡》,感受戏剧何以用现实主义的力量呈现人类共同的命运历程,并在观剧后举行研讨会。《西贡》导演卡洛琳·古伊拉·阮首次来到中国,在研讨会中分享了戏剧的创作过程,以及个人亲身经历与戏剧之间的紧密联系。6月23日至24日,《西贡》将作为央华年度重磅项目在保利剧院进行中国首演。

    

    2017年,在世界三大戏剧节之首的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上,法籍越南裔女导演、年仅35岁的卡洛琳 古伊拉 阮执导的《西贡》,成为戏剧节上前所未有、一票难求的“剧王”。《西贡》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充满乡愁意味的餐厅。它跨越时空,同时存在于当代的法国和20世纪50年代的西贡。法国人、越南人、或者说越南裔法国人,因为历史的变革和地域的界定远离故土和爱人。他们拥有相同的故土和文化,以及一种仅能在记忆中重温的语言。这样的故事讲述的不仅是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也关于整个人类历史和全世界。《西贡》所包含的人类历史及当下的共通情感,是爱情和流离辗转的亲情,也是在政治干扰、军事干扰、世界版图分割的变化干扰中,渺小漂泊之人的无奈和对爱的坚守。

    

    《西贡》于2017年在阿维尼翁戏剧节演出“IN单元”后,获得全球文化界的赞誉和瞩目,至今已经在全球十多所殿堂级剧院进行巡演,所到之处皆引起空前的反响和轰动。

    法籍越南裔导演卡洛琳,在研讨会上谈及自己家庭背景:“生活中我母亲是越南人,讲越南话,她的兄弟姐妹讲越南话;我爸爸是阿尔及尔人,在北非生活的法国人,他和兄弟姐妹讲当地的语言,我的堂兄、表弟和外国女人结婚。这些人的生平从来没有在大剧院的舞台上表现过,我觉得不管是这些人还是他们的故事是需要在舞台上呈现的。”

    

    卡洛琳回忆,1996年越南政府第一次邀请在法国的越南人(越侨)回到出生的地方看一看,她作为越侨,当时十几岁,回到对全家来说已经是外国的地方。“我到了那边有非常奇特的感受,我生活在法国的时候,每天吃的是越南餐,别人跟我讲越南话,我一直以为我是越南人。到了越南,我发现人们把我当法国人看,我觉得非常困惑。” 卡洛琳说自己当时左右为难,在越南被当做法国人,在法国被当作越南人,“我到底是谁?是很大的问题”。

    卡洛琳表示《西贡》最重要的不是讨论越南人的创伤还是法国人的创伤。“我们的伤口是由别人造成的,每个人的伤口其实都差不多,我们体会到的创伤是整个世界人类的创伤。这部戏不仅仅局限在越南殖民期的背景下,我谈到的是整个人类的问题。”

    6月23日至24日,《西贡》将登陆保利剧院进行中国首演,届时观众可以共同领略到“剧王”的风采。《西贡》是2018戏剧东城“经典与高度——央华展演季”的重要演出,该展演季还涵盖央华戏剧诸多精品剧目,包括《新原野》《暗恋桃花源》《西贡》《宝岛一村》《情书》《明年此时》《犹太城》《如梦之梦》。

    文化副刊编辑

“剧王”《西贡》6月在中国首演,“乡愁餐厅”演绎颠沛流离的爱

2018年4月28日 18:21 来源:中青在线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沈杰群)近日,央华戏剧“享梦人·快乐会”邀百名观众共同观赏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剧王”《西贡》,感受戏剧何以用现实主义的力量呈现人类共同的命运历程,并在观剧后举行研讨会。《西贡》导演卡洛琳·古伊拉·阮首次来到中国,在研讨会中分享了戏剧的创作过程,以及个人亲身经历与戏剧之间的紧密联系。6月23日至24日,《西贡》将作为央华年度重磅项目在保利剧院进行中国首演。

    

    2017年,在世界三大戏剧节之首的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上,法籍越南裔女导演、年仅35岁的卡洛琳 古伊拉 阮执导的《西贡》,成为戏剧节上前所未有、一票难求的“剧王”。《西贡》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充满乡愁意味的餐厅。它跨越时空,同时存在于当代的法国和20世纪50年代的西贡。法国人、越南人、或者说越南裔法国人,因为历史的变革和地域的界定远离故土和爱人。他们拥有相同的故土和文化,以及一种仅能在记忆中重温的语言。这样的故事讲述的不仅是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也关于整个人类历史和全世界。《西贡》所包含的人类历史及当下的共通情感,是爱情和流离辗转的亲情,也是在政治干扰、军事干扰、世界版图分割的变化干扰中,渺小漂泊之人的无奈和对爱的坚守。

    

    《西贡》于2017年在阿维尼翁戏剧节演出“IN单元”后,获得全球文化界的赞誉和瞩目,至今已经在全球十多所殿堂级剧院进行巡演,所到之处皆引起空前的反响和轰动。

    法籍越南裔导演卡洛琳,在研讨会上谈及自己家庭背景:“生活中我母亲是越南人,讲越南话,她的兄弟姐妹讲越南话;我爸爸是阿尔及尔人,在北非生活的法国人,他和兄弟姐妹讲当地的语言,我的堂兄、表弟和外国女人结婚。这些人的生平从来没有在大剧院的舞台上表现过,我觉得不管是这些人还是他们的故事是需要在舞台上呈现的。”

    

    卡洛琳回忆,1996年越南政府第一次邀请在法国的越南人(越侨)回到出生的地方看一看,她作为越侨,当时十几岁,回到对全家来说已经是外国的地方。“我到了那边有非常奇特的感受,我生活在法国的时候,每天吃的是越南餐,别人跟我讲越南话,我一直以为我是越南人。到了越南,我发现人们把我当法国人看,我觉得非常困惑。” 卡洛琳说自己当时左右为难,在越南被当做法国人,在法国被当作越南人,“我到底是谁?是很大的问题”。

    卡洛琳表示《西贡》最重要的不是讨论越南人的创伤还是法国人的创伤。“我们的伤口是由别人造成的,每个人的伤口其实都差不多,我们体会到的创伤是整个世界人类的创伤。这部戏不仅仅局限在越南殖民期的背景下,我谈到的是整个人类的问题。”

    6月23日至24日,《西贡》将登陆保利剧院进行中国首演,届时观众可以共同领略到“剧王”的风采。《西贡》是2018戏剧东城“经典与高度——央华展演季”的重要演出,该展演季还涵盖央华戏剧诸多精品剧目,包括《新原野》《暗恋桃花源》《西贡》《宝岛一村》《情书》《明年此时》《犹太城》《如梦之梦》。

    文化副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