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让医生职称评定更接地气(不吐不快)

2018-7-6 09:51:4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白剑峰

    用人单位自主评聘职称,有利于打破僵化的条条框框,克服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的倾向,使医德好、技术高的医生尽快脱颖而出

    从7月18日起,浙江省将全面下放卫生系列高级职称评聘权限,实行单位自主评聘。今后不再组建省卫生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委员会。

    下放高级职称评审权限,是职称制度改革的新要求。2017年1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要发挥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科学界定、合理下放职称评审权限。对于开展自主评审的单位,政府不再审批评审结果,改为事后备案管理。浙江把职称评聘权限下放,给予用人单位更大的自主权,使职称评审更接地气,对于解放医疗生产力、调动医生积极性具有重要意义。

    评职称历来是医生头上的一道“紧箍咒”。很多医生常年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既要出门诊,又要做手术,还要挤出大量时间写论文,不堪重负。因为在职称评审中,论文所占比重极高,甚至有“一票否决权”。很多医生虽然在临床上兢兢业业,但由于论文不达标,迟迟评不上高级职称。为此,不少人呼吁遵循人才成长规律,创新评价方式,纠正重论文、轻临床的职称评审导向,让医生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深耕专业”。

    长期以来,我国评价医生的维度较为单一,职称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位医生的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事实上,医生的职称与水平未必成正比。例如,个别医生虽然有高级职称之名,但看病水平并不高,得不到患者的认可;而一些临床水平高、患者口碑好的医生,却因为没有高级职称的头衔,劳动价值得不到体现,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医生职称评审制度的不尽合理之处。其实,临床水平和患者口碑才是评价临床医生的“金标准”。一位临床医生论文写得再好,如果不会看病,患者也不买账。因此,让用人单位自主评职称,有利于打破僵化的条条框框,克服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的倾向,使医德好、技术高的医生尽快脱颖而出。

    当然,浙江省将高级职称评聘权限下放,也引发了不少议论。例如,有人担心不同医院的评审标准不同,打乱了原来统一的评审标准,导致标准降低或标准混乱,权威性下降;有人担心医院的评审权力被滥用,院长的行政权力被强化,评审中出现“沾亲带故”或“公报私仇”等现象;还有人担心各家医院竞相“放水”,导致专家帽子“满天飞”,影响高级职称的“含金量”。可见,政府部门将高级职称评审权下放之后,并不意味着一推了之,万事大吉。政府部门虽不再直接组织职称评审,但还需要制定标准和规则,加强事中事后监督,保证职称评审的公正性。只有把好事办好、把实事办实,才能让职称改革走得更稳健。

    职称是医生技术水平和专业能力的主要标志,但并不是评价医生的唯一指标。今后,可考虑借鉴国际通行做法,按照教学医生和临床医生进行分类评价。惟其如此,才能让医生各得其所、各尽其能,从而使患者更加受益。

    金杯银杯不如口碑。一位医生只要能认认真真看病,在病人心中就是好医生。相信随着医生评价制度更加科学合理,其正面激励作用将进一步显现。

    《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06日 19 版)

让医生职称评定更接地气(不吐不快)

2018年7月6日 09:5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用人单位自主评聘职称,有利于打破僵化的条条框框,克服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的倾向,使医德好、技术高的医生尽快脱颖而出

    从7月18日起,浙江省将全面下放卫生系列高级职称评聘权限,实行单位自主评聘。今后不再组建省卫生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委员会。

    下放高级职称评审权限,是职称制度改革的新要求。2017年1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要发挥用人主体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科学界定、合理下放职称评审权限。对于开展自主评审的单位,政府不再审批评审结果,改为事后备案管理。浙江把职称评聘权限下放,给予用人单位更大的自主权,使职称评审更接地气,对于解放医疗生产力、调动医生积极性具有重要意义。

    评职称历来是医生头上的一道“紧箍咒”。很多医生常年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既要出门诊,又要做手术,还要挤出大量时间写论文,不堪重负。因为在职称评审中,论文所占比重极高,甚至有“一票否决权”。很多医生虽然在临床上兢兢业业,但由于论文不达标,迟迟评不上高级职称。为此,不少人呼吁遵循人才成长规律,创新评价方式,纠正重论文、轻临床的职称评审导向,让医生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深耕专业”。

    长期以来,我国评价医生的维度较为单一,职称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位医生的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事实上,医生的职称与水平未必成正比。例如,个别医生虽然有高级职称之名,但看病水平并不高,得不到患者的认可;而一些临床水平高、患者口碑好的医生,却因为没有高级职称的头衔,劳动价值得不到体现,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医生职称评审制度的不尽合理之处。其实,临床水平和患者口碑才是评价临床医生的“金标准”。一位临床医生论文写得再好,如果不会看病,患者也不买账。因此,让用人单位自主评职称,有利于打破僵化的条条框框,克服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的倾向,使医德好、技术高的医生尽快脱颖而出。

    当然,浙江省将高级职称评聘权限下放,也引发了不少议论。例如,有人担心不同医院的评审标准不同,打乱了原来统一的评审标准,导致标准降低或标准混乱,权威性下降;有人担心医院的评审权力被滥用,院长的行政权力被强化,评审中出现“沾亲带故”或“公报私仇”等现象;还有人担心各家医院竞相“放水”,导致专家帽子“满天飞”,影响高级职称的“含金量”。可见,政府部门将高级职称评审权下放之后,并不意味着一推了之,万事大吉。政府部门虽不再直接组织职称评审,但还需要制定标准和规则,加强事中事后监督,保证职称评审的公正性。只有把好事办好、把实事办实,才能让职称改革走得更稳健。

    职称是医生技术水平和专业能力的主要标志,但并不是评价医生的唯一指标。今后,可考虑借鉴国际通行做法,按照教学医生和临床医生进行分类评价。惟其如此,才能让医生各得其所、各尽其能,从而使患者更加受益。

    金杯银杯不如口碑。一位医生只要能认认真真看病,在病人心中就是好医生。相信随着医生评价制度更加科学合理,其正面激励作用将进一步显现。

    《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06日 1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