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钱江晚报:与其撤稿,不如诚恳地改正错误

2018-10-25 09:26:47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魏英杰

    又一个青年长江学者倒下,这一次不是涉嫌性骚扰,而是涉嫌学术抄袭。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现年39岁的青年长江学者梁莹在过去发表了超过120篇论文,其中至少15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但记者查证时发现,大多数论文都已经从网上和学术期刊数据库删除了,包括她的硕士和博士论文。

    论文删除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杂志期刊发现问题主动撤稿,一是作者基于某种考虑要求撤稿。梁莹的论文正属于后者,她承认,这些论文是自己联系撤稿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很多学生告诉她,她以前的中文论文水平比较低。在其他场合,她曾对学院领导表示,自己以前的文章“都是垃圾”“不能代表我的水平”,所以拿掉了。

    这么说,似乎梁莹是出于“悔其少作”以及对学术有更高要求的缘故而主动撤稿的,而实际上,这不过是她掩盖自己学术不端的心虚表现。从已经披露的情况,一稿多投且不去说,梁莹有一篇论文抄自他人,连标题都一模一样。如此,她所发布的100多篇论文(属于非常高产的学术产出)的严谨性与学术含量,也就非常可疑。在记者追问下,她也承认自己的一些论文存在学术不端问题。那么,剩下只是多少的问题。

    关键是,作为学者,学术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论文则是自己学术生命之所依。论文涉嫌抄袭,其严重性不言而喻。这等于说,这个人过去的学术生命不过是建立在一堆谎言泡沫之上。论文可以撤,可这严重的学术污点,又怎么可能抹掉?梁莹想通过撤稿来继续隐瞒事实,这是极其荒唐可笑的。与其徒劳无功,不如坦承错误,为自己的过错埋单。

    但梁莹显然不这么想,甚至为了逃避责任,还编了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她表示,学术不端只在自己学术生涯最早期,即2005年以前出现。当时她刚读研究生,学术刚入门,不懂规范。她还表示,国内学术界是从2005年开始强调规范的,“如果你这样追究下去,中国学者人人都有问题了。”她更强调,自己从最开始什么都不懂到现在能在顶级英文刊物发表论文,“我这条路有多难你知道吗?”

    梁莹女士的学术不端情况有多严重,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但这番话,可谓是一种“高明的无耻”。首先表示自己当时不懂学术规范,再扯上所有中国学者一起“背锅”,最后诉诸“苦情”,痛陈自己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这么高明的话语术,让人忍不住想,当时她又何必抄袭呢?

    只不过,她这番话不仅混淆概念,而且是在颠倒黑白。学术规范是一个更大范畴的概念,包括了论文写作的各种规范,比如脚注、引文等问题,而抄袭是学术规范中最恶劣的行径。以前,国内学者的论文写作或许没那么严谨,但在抄袭上,这是一个小学生都能够辨明是非的问题,岂能含糊其辞?用这么低幼的伎俩掩盖学术抄袭的性质,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国内学者的智商。

    梁莹利用这些问题论文修完了硕士、博士学位,当作进入高校任教的敲门砖,更借此获得青年长江学者等荣誉,如今却试图“难言之隐、一删了之”,学校方面应及时介入,尽快查明事实,本着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的严肃态度加以处理。否则,国内的学术秩序难以真正建立,学术进步也就更加谈不上了。

推荐阅读

钱江晚报:与其撤稿,不如诚恳地改正错误

2018年10月25日 09:26 来源:钱江晚报

    又一个青年长江学者倒下,这一次不是涉嫌性骚扰,而是涉嫌学术抄袭。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现年39岁的青年长江学者梁莹在过去发表了超过120篇论文,其中至少15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但记者查证时发现,大多数论文都已经从网上和学术期刊数据库删除了,包括她的硕士和博士论文。

    论文删除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杂志期刊发现问题主动撤稿,一是作者基于某种考虑要求撤稿。梁莹的论文正属于后者,她承认,这些论文是自己联系撤稿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很多学生告诉她,她以前的中文论文水平比较低。在其他场合,她曾对学院领导表示,自己以前的文章“都是垃圾”“不能代表我的水平”,所以拿掉了。

    这么说,似乎梁莹是出于“悔其少作”以及对学术有更高要求的缘故而主动撤稿的,而实际上,这不过是她掩盖自己学术不端的心虚表现。从已经披露的情况,一稿多投且不去说,梁莹有一篇论文抄自他人,连标题都一模一样。如此,她所发布的100多篇论文(属于非常高产的学术产出)的严谨性与学术含量,也就非常可疑。在记者追问下,她也承认自己的一些论文存在学术不端问题。那么,剩下只是多少的问题。

    关键是,作为学者,学术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论文则是自己学术生命之所依。论文涉嫌抄袭,其严重性不言而喻。这等于说,这个人过去的学术生命不过是建立在一堆谎言泡沫之上。论文可以撤,可这严重的学术污点,又怎么可能抹掉?梁莹想通过撤稿来继续隐瞒事实,这是极其荒唐可笑的。与其徒劳无功,不如坦承错误,为自己的过错埋单。

    但梁莹显然不这么想,甚至为了逃避责任,还编了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她表示,学术不端只在自己学术生涯最早期,即2005年以前出现。当时她刚读研究生,学术刚入门,不懂规范。她还表示,国内学术界是从2005年开始强调规范的,“如果你这样追究下去,中国学者人人都有问题了。”她更强调,自己从最开始什么都不懂到现在能在顶级英文刊物发表论文,“我这条路有多难你知道吗?”

    梁莹女士的学术不端情况有多严重,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但这番话,可谓是一种“高明的无耻”。首先表示自己当时不懂学术规范,再扯上所有中国学者一起“背锅”,最后诉诸“苦情”,痛陈自己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这么高明的话语术,让人忍不住想,当时她又何必抄袭呢?

    只不过,她这番话不仅混淆概念,而且是在颠倒黑白。学术规范是一个更大范畴的概念,包括了论文写作的各种规范,比如脚注、引文等问题,而抄袭是学术规范中最恶劣的行径。以前,国内学者的论文写作或许没那么严谨,但在抄袭上,这是一个小学生都能够辨明是非的问题,岂能含糊其辞?用这么低幼的伎俩掩盖学术抄袭的性质,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国内学者的智商。

    梁莹利用这些问题论文修完了硕士、博士学位,当作进入高校任教的敲门砖,更借此获得青年长江学者等荣誉,如今却试图“难言之隐、一删了之”,学校方面应及时介入,尽快查明事实,本着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的严肃态度加以处理。否则,国内的学术秩序难以真正建立,学术进步也就更加谈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