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学术粗浅和学术不端是两回事

2018-10-25 12:03:33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王庆峰

    39岁的梁莹是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的一名教授,科研实力“超众”。《中国青年报》调查发现,以梁莹为第一或第二作者的中文文献已超过了120篇,仅2003、2004、2005年,她就分别发表论文22、11、17篇。但在过去几年里,这些学术成果陆续从网上删除了,包括中国知网、万方、维普在内的主要学术期刊数据库。记者调查核实发现,在已撤稿件中,至少有15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

    “撤稿”可以说是近期学术界的一个热词。前有哈佛大学公开宣布前医学院教授涉及论文造假,后有清华大学撤掉11篇材料科学领域论文,并撤销论文作者的博士学位。针对这两起撤稿事件的处理,公众纷纷点赞,只因看到了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态度。而在梁莹“撤稿事件”中,公众的反应截然不同,因为此事由当事人主动为之,给人掩耳盗铃之感。虽然还未有权威调查结论,但早在去年7月,已有6位南大教授反映过梁莹的学术问题,学生也多次抗议,校方却没有反馈结果。此次媒体曝光后,南京大学迅疾回应,称将责成相关部门按照规定和程序调查核实,如问题属实,将依规依纪进行严肃处理。好饭不怕晚,希望南大以事实为依据,充分调查,公开回应,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从已知的信息看,梁莹本人承认论文写作“有瑕疵”。在给期刊杂志的撤稿函中,“早期学术粗浅”是其主要理由。她后来解释说,这是因为刚进入学术之门时,难免不懂规范。梁莹继而发问:“你这样查,全中国所有的人,很多教授、博导都有问题。”许多年前,论文数据库查重不完善,的确有些人打“擦边球”,在写作和投稿上不尽规范。但梁莹不能以己度人。更重要的是,学术粗浅和学术不端是两回事,不能混淆。对每个研究者而言,早期学术成果是个人志趣的忠实记录,粗浅并不可怕,只要是原创的,合乎规范的,言之成理的,就有价值;相反,学术不端是剽窃、抄袭他人成果,或伪造、修改研究数据,性质是非常恶劣的,必须认真严肃对待。

    学术成果是一位学者成长路上的重要垫脚石。悄悄删去早期论文,在梁莹看来,或许是爱惜“学术羽毛”的表现。但讽刺的是,她似乎并不爱惜自己在教学上的声誉。公开报道显示,该校社会学院社工系2014级全体学生曾联名举报梁莹的教学态度极不端正;在社工系要求的一次学术任务中,2015级学生没有一个人选择她当导师。做老师做到这个份上,她难道不该引以为耻?在一次课堂中,她还公开回应:“我已经混到头了,没什么好怕的了。”仅仅因为她是青年才俊、成果突出,就可以这样嚣张吗?这其实指向了当前教师评价机制。

    学术诚信是学术创新的基石,屡禁不止的学术不端行为,不仅造成科研经费的巨大浪费,还败坏了学术空气,混淆了是非曲直,侵蚀了科技大厦的根基,严重阻碍了科技队伍的健康成长。对这样的行为,无论是谁,无论他有什么影响,该调查的时候就要毫不犹豫,该处理的时候就要坚决处理,绝不能任其“绑架”高校声誉。(王庆峰)

推荐阅读

学术粗浅和学术不端是两回事

2018年10月25日 12:03 来源:南方日报

    39岁的梁莹是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的一名教授,科研实力“超众”。《中国青年报》调查发现,以梁莹为第一或第二作者的中文文献已超过了120篇,仅2003、2004、2005年,她就分别发表论文22、11、17篇。但在过去几年里,这些学术成果陆续从网上删除了,包括中国知网、万方、维普在内的主要学术期刊数据库。记者调查核实发现,在已撤稿件中,至少有15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

    “撤稿”可以说是近期学术界的一个热词。前有哈佛大学公开宣布前医学院教授涉及论文造假,后有清华大学撤掉11篇材料科学领域论文,并撤销论文作者的博士学位。针对这两起撤稿事件的处理,公众纷纷点赞,只因看到了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态度。而在梁莹“撤稿事件”中,公众的反应截然不同,因为此事由当事人主动为之,给人掩耳盗铃之感。虽然还未有权威调查结论,但早在去年7月,已有6位南大教授反映过梁莹的学术问题,学生也多次抗议,校方却没有反馈结果。此次媒体曝光后,南京大学迅疾回应,称将责成相关部门按照规定和程序调查核实,如问题属实,将依规依纪进行严肃处理。好饭不怕晚,希望南大以事实为依据,充分调查,公开回应,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从已知的信息看,梁莹本人承认论文写作“有瑕疵”。在给期刊杂志的撤稿函中,“早期学术粗浅”是其主要理由。她后来解释说,这是因为刚进入学术之门时,难免不懂规范。梁莹继而发问:“你这样查,全中国所有的人,很多教授、博导都有问题。”许多年前,论文数据库查重不完善,的确有些人打“擦边球”,在写作和投稿上不尽规范。但梁莹不能以己度人。更重要的是,学术粗浅和学术不端是两回事,不能混淆。对每个研究者而言,早期学术成果是个人志趣的忠实记录,粗浅并不可怕,只要是原创的,合乎规范的,言之成理的,就有价值;相反,学术不端是剽窃、抄袭他人成果,或伪造、修改研究数据,性质是非常恶劣的,必须认真严肃对待。

    学术成果是一位学者成长路上的重要垫脚石。悄悄删去早期论文,在梁莹看来,或许是爱惜“学术羽毛”的表现。但讽刺的是,她似乎并不爱惜自己在教学上的声誉。公开报道显示,该校社会学院社工系2014级全体学生曾联名举报梁莹的教学态度极不端正;在社工系要求的一次学术任务中,2015级学生没有一个人选择她当导师。做老师做到这个份上,她难道不该引以为耻?在一次课堂中,她还公开回应:“我已经混到头了,没什么好怕的了。”仅仅因为她是青年才俊、成果突出,就可以这样嚣张吗?这其实指向了当前教师评价机制。

    学术诚信是学术创新的基石,屡禁不止的学术不端行为,不仅造成科研经费的巨大浪费,还败坏了学术空气,混淆了是非曲直,侵蚀了科技大厦的根基,严重阻碍了科技队伍的健康成长。对这样的行为,无论是谁,无论他有什么影响,该调查的时候就要毫不犹豫,该处理的时候就要坚决处理,绝不能任其“绑架”高校声誉。(王庆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