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北青报:从此一别入江湖

2020-7-5 11:06:49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马建红

    今年高校的毕业季,受疫情影响显得有点特殊。虽然该有的程序一个都没少,但这些程序大多都是在网上进行,有所谓论文云指导、论文云答辩、毕业云典礼等等,真可称之为“云毕业”了。

    往年火爆的“跳蚤市场”,是毕业生们一生中必经的一次“练摊儿”机会,今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往年一到毕业季,学校周边的大饭店小酒馆,总能见到一些吃散伙饭的学生,大家一个个喝到脸红脖子粗,眼睛哭到通红,说着前程似锦、未来可期的话,一场接一场豪气地告别着。而这次回校办毕业手续的学生们,校门不得随便出,去食堂吃饭要保持适当距离,散伙饭自然也就免了。曾经习以为常的事情,今年都变得不寻常,这样的“云毕业”,应该会在学生们心中形成特殊的记忆吧。

    我和学生的告别也是在网上进行的,祝贺与祝福,感恩与感谢,没觉得有多少不同。有一位我指导写作论文的本科生的告别很让人开心,他说:“老师,我们毕业啦,明天离校。半年期间只在微信上联系,也没有机会和您见个面一起吃个饭,可以说是大学的一个遗憾。我们有缘江湖再见!”看到“江湖再见”这四个字,我乐了半天。

    对于学生而言,这是他们人生新旅程的开始,这一别之后他们就真的要踏入“江湖”了。虽然江湖并非一味险恶,但它时而风平浪静,时而风高浪急,游弋其间,难免随波逐流。因此,在学生踏入江湖之际,老师还是要说几句,不能在毕业典礼上说,就“云说”吧。

    1932年,胡适在《赠与今年的大学毕业生》一文中写道:“学生的生活是一种享有特殊优待的生活,不妨幼稚一点,不妨吵吵闹闹,社会都能纵容他们,不肯严格的要他们负行为的责任。现在他们要撑起自己的肩膀来挑他们自己的担子了。”这话听起来算是老生常谈了,不过现在再听老话中的“老理儿”却不过时。

    当你还是学生时,人们可以原谅你的不成熟,一句“还是个孩子”,就可以把你犯的过错一笔勾销。一旦你毕业离开学校,就再没有任何借口了,种种责任旋即会压在肩头,不管你是否做足了心理建设,都需要自己承担下来。这也算是人类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永恒的话题吧,所以胡适当年对大学毕业生的劝勉,在今天也自有其价值。

    胡适说,学生毕业之后,不能不面临“堕落的危险”,而堕落的方式,一是“容易抛弃学生时代的求知识的欲望”,二是“容易抛弃学生时代的理想的人生的追求”。为了防御这两方面的堕落,他给出了三种“防身的药方”:第一个方子是要“时时寻一两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因为“问题是知识学问的老祖宗”;第二个方子是“总得多发展一点非职业的兴趣”;第三个方子是“你总得有一点信心”。

    胡适说这番话是在“九一八”事变后的1932年,其时国难当头,所以他说“我们生在这个不幸的时代”。眼见自己的国家被欺负到这步田地,而越是这样就越要深信,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因为这“正是我们要培养我们的信心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难免会遭遇挫折,这就要时时给自己打气,要对自己和社会保持足够的信心,不放弃学生时代的人生理想。

    时过境迁,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世纪,胡适所说的这些“堕落的危险”,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存在,所以他开出的“药方”,想必也还有一定的“疗效”。与胡适所处的时代相比,如今毕业生面临的“堕落的危险”,某些情况下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可能更多了。随着经济、科学、技术的发展,社会财富的积累呈现出加速的趋势,从追名逐利的人性来看,人们往往难以抵挡金钱物质的诱惑,自然也就容易“堕落”。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今天的毕业生仍然要坚守原则和底线。

    要始终保持对弱者的同情心,不做欺负良善之人的帮凶。抽象地谈论公平正义的时候,每个人都可能慷慨激昂热血沸腾,而一旦面对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或实惠,不少人判断的天平就可能倾斜。这几年落马的那些官员,在他们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何尝没有过匡扶正义的理想,他们在台上做廉政报告的时候,也曾对贪腐疾恶如仇,然而当他们身处社会这个“江湖”之中,往往就把学生时代的理想置之脑后,而在招致牢狱之灾时,唯有悔不当初的一声叹息。当然,这也是他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一种方式。

    走出校门的学生,从此踏入“江湖”,会有对未来的无限期许,老师的忠告,主要也是希望学生们入得江湖,天宽地阔,却又时时警醒,处处小心,肩负起成人的使命。今年的毕业生,虽然是“云毕业”的一届,而即将踏入的江湖却是实实在在的,需要踏踏实实地走过。

推荐阅读

北青报:从此一别入江湖

2020年7月5日 11:0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今年高校的毕业季,受疫情影响显得有点特殊。虽然该有的程序一个都没少,但这些程序大多都是在网上进行,有所谓论文云指导、论文云答辩、毕业云典礼等等,真可称之为“云毕业”了。

    往年火爆的“跳蚤市场”,是毕业生们一生中必经的一次“练摊儿”机会,今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往年一到毕业季,学校周边的大饭店小酒馆,总能见到一些吃散伙饭的学生,大家一个个喝到脸红脖子粗,眼睛哭到通红,说着前程似锦、未来可期的话,一场接一场豪气地告别着。而这次回校办毕业手续的学生们,校门不得随便出,去食堂吃饭要保持适当距离,散伙饭自然也就免了。曾经习以为常的事情,今年都变得不寻常,这样的“云毕业”,应该会在学生们心中形成特殊的记忆吧。

    我和学生的告别也是在网上进行的,祝贺与祝福,感恩与感谢,没觉得有多少不同。有一位我指导写作论文的本科生的告别很让人开心,他说:“老师,我们毕业啦,明天离校。半年期间只在微信上联系,也没有机会和您见个面一起吃个饭,可以说是大学的一个遗憾。我们有缘江湖再见!”看到“江湖再见”这四个字,我乐了半天。

    对于学生而言,这是他们人生新旅程的开始,这一别之后他们就真的要踏入“江湖”了。虽然江湖并非一味险恶,但它时而风平浪静,时而风高浪急,游弋其间,难免随波逐流。因此,在学生踏入江湖之际,老师还是要说几句,不能在毕业典礼上说,就“云说”吧。

    1932年,胡适在《赠与今年的大学毕业生》一文中写道:“学生的生活是一种享有特殊优待的生活,不妨幼稚一点,不妨吵吵闹闹,社会都能纵容他们,不肯严格的要他们负行为的责任。现在他们要撑起自己的肩膀来挑他们自己的担子了。”这话听起来算是老生常谈了,不过现在再听老话中的“老理儿”却不过时。

    当你还是学生时,人们可以原谅你的不成熟,一句“还是个孩子”,就可以把你犯的过错一笔勾销。一旦你毕业离开学校,就再没有任何借口了,种种责任旋即会压在肩头,不管你是否做足了心理建设,都需要自己承担下来。这也算是人类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永恒的话题吧,所以胡适当年对大学毕业生的劝勉,在今天也自有其价值。

    胡适说,学生毕业之后,不能不面临“堕落的危险”,而堕落的方式,一是“容易抛弃学生时代的求知识的欲望”,二是“容易抛弃学生时代的理想的人生的追求”。为了防御这两方面的堕落,他给出了三种“防身的药方”:第一个方子是要“时时寻一两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因为“问题是知识学问的老祖宗”;第二个方子是“总得多发展一点非职业的兴趣”;第三个方子是“你总得有一点信心”。

    胡适说这番话是在“九一八”事变后的1932年,其时国难当头,所以他说“我们生在这个不幸的时代”。眼见自己的国家被欺负到这步田地,而越是这样就越要深信,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因为这“正是我们要培养我们的信心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难免会遭遇挫折,这就要时时给自己打气,要对自己和社会保持足够的信心,不放弃学生时代的人生理想。

    时过境迁,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世纪,胡适所说的这些“堕落的危险”,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存在,所以他开出的“药方”,想必也还有一定的“疗效”。与胡适所处的时代相比,如今毕业生面临的“堕落的危险”,某些情况下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可能更多了。随着经济、科学、技术的发展,社会财富的积累呈现出加速的趋势,从追名逐利的人性来看,人们往往难以抵挡金钱物质的诱惑,自然也就容易“堕落”。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今天的毕业生仍然要坚守原则和底线。

    要始终保持对弱者的同情心,不做欺负良善之人的帮凶。抽象地谈论公平正义的时候,每个人都可能慷慨激昂热血沸腾,而一旦面对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或实惠,不少人判断的天平就可能倾斜。这几年落马的那些官员,在他们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何尝没有过匡扶正义的理想,他们在台上做廉政报告的时候,也曾对贪腐疾恶如仇,然而当他们身处社会这个“江湖”之中,往往就把学生时代的理想置之脑后,而在招致牢狱之灾时,唯有悔不当初的一声叹息。当然,这也是他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一种方式。

    走出校门的学生,从此踏入“江湖”,会有对未来的无限期许,老师的忠告,主要也是希望学生们入得江湖,天宽地阔,却又时时警醒,处处小心,肩负起成人的使命。今年的毕业生,虽然是“云毕业”的一届,而即将踏入的江湖却是实实在在的,需要踏踏实实地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