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推动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协调发展(新知新觉)

2020-10-20 08:52: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付书科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正确把握自身发展和协同发展的关系,努力将长江经济带打造成为有机融合的高效经济体。近年来,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加强水、路、港、岸、产、城等各方面协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快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取得积极进展,新型城镇化持续推进,经济保持稳定增长势头,流域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扎实推进,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在此基础上,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需要从整体出发,牢固树立“一盘棋”思想,把自身发展放到协同发展的大局中,按照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作出的区域整体定位和东中西部功能定位,结合各自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经济基础,充分发挥比较优势,促进东中西部经济一体化布局、功能差异化协同、区域均衡化发展,努力实现错位发展、有机融合,形成合力。

    经济一体化布局是东中西部协调发展的基础。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核心是产业分工和经济开放。当前,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要求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优化产业结构,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换增长动力。加强东中西部产业有序衔接转移:东部地区可以依托区位、技术、产业优势,瞄准世界经济发展重点领域,积极参与全球经济竞争;中西部地区可以积极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下大气力抓好落后产能淘汰关停,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通过共同努力,实现东中西部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有机统一、协调配合,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着力破除区域市场壁垒,畅通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要素在区域之间自由流动、优化配置的渠道,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逐步缩小区域经济发展差距,实现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功能差异化协同是东中西部协调发展的关键。过去一个时期,长江经济带发展存在不同地区同质化问题。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东中西部应根据长江经济带的整体定位和功能分布,结合自身的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经济基础,找到错位发展的重点方向,实现错位协调发展。比如,东部可以发挥科技创新、人力资源、金融服务、交通运输等方面优势,着力发展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智能制造、生命科学等先进制造业创新中心,充分发挥龙头引领功能;中西部可以着力在资源优势互补、产业分工协作、城市互动合作上下功夫,加快补齐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短板,强化人口吸纳集聚,强化支撑功能。

    区域均衡化发展是东中西部协调发展的重要保障。目前,东中西部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人民生活水平的差距较大,客观上制约了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深入推进。对此,应进一步加强统筹协调,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网络化、便利化,推动区域之间在服务民生上深化合作,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推动医疗、养老、就业等社会事业区域一体化推进、均衡化发展。东中西部特别是三峡库区、中部蓄滞洪区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需要结合乡村振兴战略,打好长江经济带沿线的脱贫攻坚战,带动贫困人口增收,推动人民生活水平实现较大提高。

    (作者单位:武汉工程大学法商学院)

    《 人民日报 》( 2020年10月20日 09 版)

推荐阅读

推动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协调发展(新知新觉)

2020年10月20日 08:5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正确把握自身发展和协同发展的关系,努力将长江经济带打造成为有机融合的高效经济体。近年来,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加强水、路、港、岸、产、城等各方面协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快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取得积极进展,新型城镇化持续推进,经济保持稳定增长势头,流域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扎实推进,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在此基础上,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需要从整体出发,牢固树立“一盘棋”思想,把自身发展放到协同发展的大局中,按照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作出的区域整体定位和东中西部功能定位,结合各自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经济基础,充分发挥比较优势,促进东中西部经济一体化布局、功能差异化协同、区域均衡化发展,努力实现错位发展、有机融合,形成合力。

    经济一体化布局是东中西部协调发展的基础。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核心是产业分工和经济开放。当前,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要求长江经济带东中西部优化产业结构,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换增长动力。加强东中西部产业有序衔接转移:东部地区可以依托区位、技术、产业优势,瞄准世界经济发展重点领域,积极参与全球经济竞争;中西部地区可以积极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下大气力抓好落后产能淘汰关停,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通过共同努力,实现东中西部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有机统一、协调配合,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着力破除区域市场壁垒,畅通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要素在区域之间自由流动、优化配置的渠道,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逐步缩小区域经济发展差距,实现区域经济协调发展。

    功能差异化协同是东中西部协调发展的关键。过去一个时期,长江经济带发展存在不同地区同质化问题。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东中西部应根据长江经济带的整体定位和功能分布,结合自身的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经济基础,找到错位发展的重点方向,实现错位协调发展。比如,东部可以发挥科技创新、人力资源、金融服务、交通运输等方面优势,着力发展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智能制造、生命科学等先进制造业创新中心,充分发挥龙头引领功能;中西部可以着力在资源优势互补、产业分工协作、城市互动合作上下功夫,加快补齐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短板,强化人口吸纳集聚,强化支撑功能。

    区域均衡化发展是东中西部协调发展的重要保障。目前,东中西部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人民生活水平的差距较大,客观上制约了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深入推进。对此,应进一步加强统筹协调,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网络化、便利化,推动区域之间在服务民生上深化合作,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推动医疗、养老、就业等社会事业区域一体化推进、均衡化发展。东中西部特别是三峡库区、中部蓄滞洪区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需要结合乡村振兴战略,打好长江经济带沿线的脱贫攻坚战,带动贫困人口增收,推动人民生活水平实现较大提高。

    (作者单位:武汉工程大学法商学院)

    《 人民日报 》( 2020年10月20日 0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