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乌局势拉锯,俄罗斯伤不起

2014-5-18 09:21:00

来源: 作者:

  来源:中国网            2014-05-18

  虽然亲俄势力从乌克兰分离,但也将乌克兰整体推向西方世界。欧盟蚕食俄罗斯地缘政治空间和北约东扩的目标,反而很容易就实现了。这恐怕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遭受的重大挫折。

  作者:张敬伟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乌克兰局势进入新事态,而且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这让观察家们备感忧虑。

  11日,乌克兰最东边的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两个地区举行了自治公投,翌日宣布脱离乌克兰成为主权国家。俄罗斯尊重两州公投结果,乌克兰则认为是“闹剧”而谴责,并强调将继续打击亲俄分子。

  与此同时,美欧拟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诸如禁止向俄罗斯出口高端能源技术设备,扩大对俄罗斯的旅游限制和资产冻结。之前,美国还公布了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拥有巨额海外资产消息。美欧制裁的加码,不仅是针对这两个亲俄州的公投独立,更在于警告俄罗斯不要干预乌克兰5月25日的总统大选。

  乌克兰局势在朝着不可预期的方向发展,而且美俄欧之间的博弈拉锯战在强化。值得一提的是,在最近两州的公投中,俄罗斯对亲俄势力的影响力也在降低---普京总统曾要求这两个亲俄州推迟公投。这意味着,在乌克兰政局紊乱的情势下,即使没有俄罗斯的介入,乌克兰东部也出现了令人担忧的骨牌效应,一些地方政府基于自我利益的考量希望独立单干。但从该区域的地缘政治现状分析,那些公投出来的小国,很难“独立自主”生存下去,从而为该区域沦为“战国时代”埋下危险的种子。

  如此境况,即可视为前苏联解体的二次分裂,亦可解读为前南分裂的重演。乌克兰这个斯拉夫国家,要么缩小为一个亲欧洲的小国,要么持续不断地陷入内乱甚至内战泥淖中。

  乌克兰处于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地缘政治“交叉点”,从历史到现实从来就没有安宁过。14-16世纪是波兰和俄罗斯的博弈场,从而将乌克兰的宗教信仰一分为二:西部地区信仰天主教,东部地区信仰天主教。17-19世纪,乌克兰民族形成,这个“小俄罗斯民族”从此和“大俄罗斯民族”(俄罗斯)、“白俄罗斯民族”(白俄罗斯)分道扬镳。前苏联和独联体时代,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域内实力最强。但独联体的纽带远不如欧盟对乌克兰的影响力。乌克兰政治乱局的现实,依然是俄罗斯与西方博弈的历史延续。夹在俄欧之间的乌克兰,自然成了悲戚的被蚕食者。

  现在的情况更为糟糕,亲俄说俄语的东部地区正以公投方式渐趋脱离乌克兰。乌克兰动用军力清剿“恐怖分子”的行动则加剧了乌克兰内战的风险。西方支持的乌克兰总统大选,在乱局纷呈之下,也可能演化为加剧乌克兰分裂的合法流程。大选结果的不可预期性,可能比东部亲俄各州公投独立的结果更糟。支持乌克兰大选的欧美世界不知对此是否有足够的研判。

  分崩离析的乌克兰对俄罗斯也未必是利好。并非所有闹独立的州都希望加入俄罗斯,但在乌克兰和欧美看来,乌克兰的分裂与俄罗斯脱不了干系。故而,俄罗斯一方面要承受欧美国家的谴责,另一方面要付出被欧美制裁的代价。更重要的是,乌克兰各州的独立公投,也可能会影响到俄罗斯联邦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如果俄罗斯联邦的共和国也采取克里米亚的方式公投独立,俄罗斯就会遭遇引火烧身的难堪。

  虽然欧美对俄制裁尚未发生显性效应,但从长期观之,俄罗斯和西方的裂痕很难修复。关键是,虽然亲俄势力从乌克兰分离,但也将乌克兰整体推向西方世界。欧盟蚕食俄罗斯地缘政治空间和北约东扩的目标,反而很容易就实现了。这恐怕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遭受的重大挫折。

  因而,若从美俄欧博弈拉锯的大战略观之,美欧对俄罗斯带有绥靖政策的制裁,其实另有目的---即通过牺牲乌克兰利益实现欧盟和北约的步步紧逼,压缩俄罗斯在欧洲的地缘政治空间。由是观之,俄罗斯和乌克兰这对斯拉夫兄弟,可以说是上了西方世界的大当。这场发生在欧洲腹地的博弈拉锯战难以预料。伤不起是俄罗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0_99050.html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乌局势拉锯,俄罗斯伤不起

2014年5月18日 09:21

  来源:中国网            2014-05-18

  虽然亲俄势力从乌克兰分离,但也将乌克兰整体推向西方世界。欧盟蚕食俄罗斯地缘政治空间和北约东扩的目标,反而很容易就实现了。这恐怕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遭受的重大挫折。

  作者:张敬伟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乌克兰局势进入新事态,而且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这让观察家们备感忧虑。

  11日,乌克兰最东边的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两个地区举行了自治公投,翌日宣布脱离乌克兰成为主权国家。俄罗斯尊重两州公投结果,乌克兰则认为是“闹剧”而谴责,并强调将继续打击亲俄分子。

  与此同时,美欧拟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诸如禁止向俄罗斯出口高端能源技术设备,扩大对俄罗斯的旅游限制和资产冻结。之前,美国还公布了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拥有巨额海外资产消息。美欧制裁的加码,不仅是针对这两个亲俄州的公投独立,更在于警告俄罗斯不要干预乌克兰5月25日的总统大选。

  乌克兰局势在朝着不可预期的方向发展,而且美俄欧之间的博弈拉锯战在强化。值得一提的是,在最近两州的公投中,俄罗斯对亲俄势力的影响力也在降低---普京总统曾要求这两个亲俄州推迟公投。这意味着,在乌克兰政局紊乱的情势下,即使没有俄罗斯的介入,乌克兰东部也出现了令人担忧的骨牌效应,一些地方政府基于自我利益的考量希望独立单干。但从该区域的地缘政治现状分析,那些公投出来的小国,很难“独立自主”生存下去,从而为该区域沦为“战国时代”埋下危险的种子。

  如此境况,即可视为前苏联解体的二次分裂,亦可解读为前南分裂的重演。乌克兰这个斯拉夫国家,要么缩小为一个亲欧洲的小国,要么持续不断地陷入内乱甚至内战泥淖中。

  乌克兰处于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地缘政治“交叉点”,从历史到现实从来就没有安宁过。14-16世纪是波兰和俄罗斯的博弈场,从而将乌克兰的宗教信仰一分为二:西部地区信仰天主教,东部地区信仰天主教。17-19世纪,乌克兰民族形成,这个“小俄罗斯民族”从此和“大俄罗斯民族”(俄罗斯)、“白俄罗斯民族”(白俄罗斯)分道扬镳。前苏联和独联体时代,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域内实力最强。但独联体的纽带远不如欧盟对乌克兰的影响力。乌克兰政治乱局的现实,依然是俄罗斯与西方博弈的历史延续。夹在俄欧之间的乌克兰,自然成了悲戚的被蚕食者。

  现在的情况更为糟糕,亲俄说俄语的东部地区正以公投方式渐趋脱离乌克兰。乌克兰动用军力清剿“恐怖分子”的行动则加剧了乌克兰内战的风险。西方支持的乌克兰总统大选,在乱局纷呈之下,也可能演化为加剧乌克兰分裂的合法流程。大选结果的不可预期性,可能比东部亲俄各州公投独立的结果更糟。支持乌克兰大选的欧美世界不知对此是否有足够的研判。

  分崩离析的乌克兰对俄罗斯也未必是利好。并非所有闹独立的州都希望加入俄罗斯,但在乌克兰和欧美看来,乌克兰的分裂与俄罗斯脱不了干系。故而,俄罗斯一方面要承受欧美国家的谴责,另一方面要付出被欧美制裁的代价。更重要的是,乌克兰各州的独立公投,也可能会影响到俄罗斯联邦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如果俄罗斯联邦的共和国也采取克里米亚的方式公投独立,俄罗斯就会遭遇引火烧身的难堪。

  虽然欧美对俄制裁尚未发生显性效应,但从长期观之,俄罗斯和西方的裂痕很难修复。关键是,虽然亲俄势力从乌克兰分离,但也将乌克兰整体推向西方世界。欧盟蚕食俄罗斯地缘政治空间和北约东扩的目标,反而很容易就实现了。这恐怕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遭受的重大挫折。

  因而,若从美俄欧博弈拉锯的大战略观之,美欧对俄罗斯带有绥靖政策的制裁,其实另有目的---即通过牺牲乌克兰利益实现欧盟和北约的步步紧逼,压缩俄罗斯在欧洲的地缘政治空间。由是观之,俄罗斯和乌克兰这对斯拉夫兄弟,可以说是上了西方世界的大当。这场发生在欧洲腹地的博弈拉锯战难以预料。伤不起是俄罗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0_99050.html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