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新华网评:谁来关上“艾滋病拆迁”的大门?

2014-12-30 08:23:00

来源: 作者:

刘道彩

   近几年国家三令五申、出重拳整治征地拆迁乱象,但有些地方总能想办法稀释甚至漠视国家政令。特别是今年以来,一系列“血案”让强拆似乎有回潮之势:从吉林龙潭征地1死10伤,到江苏泗洪被拆迁户集体喝农药,再到山东平度守地农民1死3伤等。最近,河南南阳“艾滋病拆迁”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河南南阳官方日前公布“艾滋病拆迁”的调查结果:幕后黑手为开发商——南阳市亿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名主要嫌疑人已被控制,多名官员被处分。

   但随之而来的是各方追问:为何一个连起码的土地使用、用地规划乃至施工许可手续都没办理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就可以开始大规模强拆,开发商哪来如此大的胆子?在南阳当地和许多地方,“艾滋拆迁”事件并非今日才有,十年前就被曝光过,为何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叫停?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人感觉这出荒唐的“闹剧”还没有“闭幕”。媒体意外获取的一份涉事房地产企业“春节发放福利人员名单”显示,除了公司员工外,卧龙区相关街道办事处、区征收办数十名党政干部赫然在列。被开发商发“福利”的政府工作人员既包括项目所在地梅溪街道办事处的主要领导,还有卧龙区建设局以及区征收办的主要领导。

  开发商给这些人发福利的目的不言自明,收了福利后这帮人又做了些什么,他们与开发商是怎样的利益关系,应该受到怎样处罚?“艾滋病拆迁”之门远没有关上,尚需有关部门尽快介入调查,给公众一个交代。

   新一轮征迁矛盾暴露出的问题,除了有早期征地征而未用,现在收地引发被拆迁人要求增加补偿等问题,最主要的还是长期依赖于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在房地产严控稍稍出现松动的当下,纷纷出台救市政策,也重新开始打起了房地产的主意。

   这些年,无论是停水、断电、放狗、放蛇,还是“血拆”、“骗拆”、“黑社会拆迁”等。诸多典型案例表明,强拆背后总有一只无形的行政权力之手在操纵,无论是政绩冲动还是利益驱使,违法强拆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的模式。

   一般征地拆迁工作都是基层政府担纲,上级政府负总责,部分党政负责人挂帅“项目办”,限时督办工程进展;有的地方甚至以红头文件的形式,直接介入土地征用、项目施工等过程,一边拆迁一边帮开发商补办手续,政府工作人员甚至成了开发商的打工仔。

   强拆泛滥,透支政府公信,激化干群矛盾,影响社会稳定,而且为腐败滋生提供温床。

   虽然按照有关规定,对因工作不力、简单粗暴、失职渎职等引发恶性事件和群体性事件的,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直接责任人和领导干部的责任。但受地方保护主义影响,这种问责很多情况下往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因此,根治强拆顽疾,还需从监管和问责上发力,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新华网评:谁来关上“艾滋病拆迁”的大门?

2014年12月30日 08:23

刘道彩

   近几年国家三令五申、出重拳整治征地拆迁乱象,但有些地方总能想办法稀释甚至漠视国家政令。特别是今年以来,一系列“血案”让强拆似乎有回潮之势:从吉林龙潭征地1死10伤,到江苏泗洪被拆迁户集体喝农药,再到山东平度守地农民1死3伤等。最近,河南南阳“艾滋病拆迁”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河南南阳官方日前公布“艾滋病拆迁”的调查结果:幕后黑手为开发商——南阳市亿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名主要嫌疑人已被控制,多名官员被处分。

   但随之而来的是各方追问:为何一个连起码的土地使用、用地规划乃至施工许可手续都没办理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就可以开始大规模强拆,开发商哪来如此大的胆子?在南阳当地和许多地方,“艾滋拆迁”事件并非今日才有,十年前就被曝光过,为何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叫停?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人感觉这出荒唐的“闹剧”还没有“闭幕”。媒体意外获取的一份涉事房地产企业“春节发放福利人员名单”显示,除了公司员工外,卧龙区相关街道办事处、区征收办数十名党政干部赫然在列。被开发商发“福利”的政府工作人员既包括项目所在地梅溪街道办事处的主要领导,还有卧龙区建设局以及区征收办的主要领导。

  开发商给这些人发福利的目的不言自明,收了福利后这帮人又做了些什么,他们与开发商是怎样的利益关系,应该受到怎样处罚?“艾滋病拆迁”之门远没有关上,尚需有关部门尽快介入调查,给公众一个交代。

   新一轮征迁矛盾暴露出的问题,除了有早期征地征而未用,现在收地引发被拆迁人要求增加补偿等问题,最主要的还是长期依赖于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在房地产严控稍稍出现松动的当下,纷纷出台救市政策,也重新开始打起了房地产的主意。

   这些年,无论是停水、断电、放狗、放蛇,还是“血拆”、“骗拆”、“黑社会拆迁”等。诸多典型案例表明,强拆背后总有一只无形的行政权力之手在操纵,无论是政绩冲动还是利益驱使,违法强拆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的模式。

   一般征地拆迁工作都是基层政府担纲,上级政府负总责,部分党政负责人挂帅“项目办”,限时督办工程进展;有的地方甚至以红头文件的形式,直接介入土地征用、项目施工等过程,一边拆迁一边帮开发商补办手续,政府工作人员甚至成了开发商的打工仔。

   强拆泛滥,透支政府公信,激化干群矛盾,影响社会稳定,而且为腐败滋生提供温床。

   虽然按照有关规定,对因工作不力、简单粗暴、失职渎职等引发恶性事件和群体性事件的,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直接责任人和领导干部的责任。但受地方保护主义影响,这种问责很多情况下往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因此,根治强拆顽疾,还需从监管和问责上发力,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