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讨薪女工命殒,是谁的角度有问题

2014-12-30 10:10:00

来源: 作者:

  原标题:讨薪女工命殒,是谁的角度有问题

  河南周口女工周秀云去太原讨薪,结果死在了太原龙城派出所。被当地个别警察打、被其踩在脚下、甚至被扔在派出所里奄奄一息也无人搭理,如果不是那张照片,恐怕很难将如此杀机四伏的场面与一个以维护社会治安为己任的机构联系在一起。

  这个身材肥硕体态臃肿的警察,看起来对自己的吨位颇为自信,你几乎能从他不可一世的狠劲中感受到他视众生如蝼蚁的冷酷,视生命如草芥的无情。面对这样的场面,你已经无法分出正义与邪恶、警与匪的界线,人们给了他权力,但是他却将拳头对准了人民;国家给了他这一身制服,但是他却用这身光荣的制服给国家抹黑。没人想将事情标签化,但毫无疑问,警察的形象受到了害群之马的伤害。

  龙城派出所的民警称,网上说的“踩讨薪女工头发”是有人在误导网民。他大概是瞅准了事件曝光之初只有照片,没有视频的漏洞。拍摄角度的不同确实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你说“踩讨薪女工头发”是拍摄角度的错位也是有人信的。可是视频是一连串画面的组合,它能起相互印证的作用,想要骗人就没那么容易了。警察不但踩了,还换着脚踩了。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但把屎盆子一股脑地扣到无辜者的身上,已经不能用角度问题来解释了。

  如果没有那段视频,接下来当地警方是不是打算去追捕那些造谣的人了?先把水搅浑了,然后来个颠倒黑白?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只有证明造谣的人有罪,才能反证他们的清白,只有证明有人心怀叵测在误导网民,涉案的民警、派出所才能全身而退。内蒙古呼格案的那些民警法官检察官不正是这么办案的吗?这种事只有大张旗鼓地办,才能办得大家有口无言。这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么人都死了却十多天没有动静,涉事民警甫一曝光,就有人语惊天下出来搅是非的怪象。

  这不是拍摄角度的问题,这是内心出了问题。他们对自己人像春天般“温暖”,但对民工如狼似虎。他们有秋风扫落叶的无情,另一方面,却对自己人百般呵护,甚至不惜赔上派出所的形象。对于他们来说,像周秀云这样的人是没有尊严的,甚至连活着的权利都没有。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死去,他们无动于衷,一个犯了罪的警察却得到了他们的庇护。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比踩头发、打人的人更可恶,更让社会揪心。一个队伍总有一些害群之马,他们并不让人特别担心,因为害群之马只能逞一时之威,但一个地方如果有善恶不分的队伍,祸害的就可能是辖区内的所有百姓,因为没有人能跟这样的一群人讲法律。

  有一样东西让人不寒而栗,当权力抱团取暖结成利益的同盟,而权利四处碰壁走投无路时,如之奈何?要是没了那段偶然留下的视频,又该怎么办?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讨薪女工命殒,是谁的角度有问题

2014年12月30日 10:10

  原标题:讨薪女工命殒,是谁的角度有问题

  河南周口女工周秀云去太原讨薪,结果死在了太原龙城派出所。被当地个别警察打、被其踩在脚下、甚至被扔在派出所里奄奄一息也无人搭理,如果不是那张照片,恐怕很难将如此杀机四伏的场面与一个以维护社会治安为己任的机构联系在一起。

  这个身材肥硕体态臃肿的警察,看起来对自己的吨位颇为自信,你几乎能从他不可一世的狠劲中感受到他视众生如蝼蚁的冷酷,视生命如草芥的无情。面对这样的场面,你已经无法分出正义与邪恶、警与匪的界线,人们给了他权力,但是他却将拳头对准了人民;国家给了他这一身制服,但是他却用这身光荣的制服给国家抹黑。没人想将事情标签化,但毫无疑问,警察的形象受到了害群之马的伤害。

  龙城派出所的民警称,网上说的“踩讨薪女工头发”是有人在误导网民。他大概是瞅准了事件曝光之初只有照片,没有视频的漏洞。拍摄角度的不同确实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你说“踩讨薪女工头发”是拍摄角度的错位也是有人信的。可是视频是一连串画面的组合,它能起相互印证的作用,想要骗人就没那么容易了。警察不但踩了,还换着脚踩了。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但把屎盆子一股脑地扣到无辜者的身上,已经不能用角度问题来解释了。

  如果没有那段视频,接下来当地警方是不是打算去追捕那些造谣的人了?先把水搅浑了,然后来个颠倒黑白?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只有证明造谣的人有罪,才能反证他们的清白,只有证明有人心怀叵测在误导网民,涉案的民警、派出所才能全身而退。内蒙古呼格案的那些民警法官检察官不正是这么办案的吗?这种事只有大张旗鼓地办,才能办得大家有口无言。这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么人都死了却十多天没有动静,涉事民警甫一曝光,就有人语惊天下出来搅是非的怪象。

  这不是拍摄角度的问题,这是内心出了问题。他们对自己人像春天般“温暖”,但对民工如狼似虎。他们有秋风扫落叶的无情,另一方面,却对自己人百般呵护,甚至不惜赔上派出所的形象。对于他们来说,像周秀云这样的人是没有尊严的,甚至连活着的权利都没有。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死去,他们无动于衷,一个犯了罪的警察却得到了他们的庇护。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比踩头发、打人的人更可恶,更让社会揪心。一个队伍总有一些害群之马,他们并不让人特别担心,因为害群之马只能逞一时之威,但一个地方如果有善恶不分的队伍,祸害的就可能是辖区内的所有百姓,因为没有人能跟这样的一群人讲法律。

  有一样东西让人不寒而栗,当权力抱团取暖结成利益的同盟,而权利四处碰壁走投无路时,如之奈何?要是没了那段偶然留下的视频,又该怎么办?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