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人民日报文艺观察:“IP模式”筑起审美围墙?

2014-12-30 10:27:00

来源: 作者:高媛媛

漫画

  徐鹏飞

  难道“作品才是硬道理”这句话过时了?“IP”生产是否就与艺术追求完全对立起来了呢?显然不是

  回顾2014年,中国文化产业界最热门的词莫过于“IP”。所谓“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产权,而“IP模式”则指围绕人气高的作品和形象开发网络文学、游戏、动漫、电影、电视节目、电视剧等文化产品。就在今年,“IP模式”从理论模型逐渐变成文化产业界清晰的现实路径。最近的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衍生自单机游戏《古剑奇谭:琴心剑魄今何在》的剧情小说《古剑奇谭·琴心剑魄》,被再度改编成电视剧《古剑奇谭》,该剧的网络点击率已逼近100亿大关。

  “IP模式”的成功运行,得益于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法规的逐渐完善、产权意识的逐渐觉醒。作为一种新兴模式,“IP模式”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对于资本来说,它可以实现经济效益最大化;对于创作者来说,可以无限地从其他“IP”作品中合法地获得创作素材;对于“IP”用户和消费者来说,可以从多个文本获得共振和延展的享受。

  “IP模式”在文化产业界快速流行,也在“粉丝”与“观众”之间竖起了一道高高的审美围墙。在“IP模式”中,一部火爆作品对它的“粉丝”而言,已经不仅是消费关系,他们之间已经产生了情感黏性,其改编作品和衍生产品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完美”,“粉丝”也会热捧甚至“护短”。一个典型的案例是,电影《爸爸去哪儿》借着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的东风,令人咋舌地斩获7亿元票房。不少专家批评“这根本就不是电影”,并对这部“不是电影的电影”竟然取得了如此高的市场份额表示无法理解。这种“无法理解”与影厅里家长孩子们合唱其主题曲的欢乐场面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奇怪景观。这种奇观是全球性的现象,不仅在中国,好莱坞也有类似的案例。

  从我们有限的经验来看,“IP模式”与“作品模式”下的文艺创作呈现出了明显的不同。有的“IP”作品的叙事并不讲究起承转合,有时甚至逻辑不太严谨,但观众却仍能理解并沉湎其中。总结起来,在艺术本体方面,“IP模式”作品重结果,轻逻辑,故事的过程可以经不起推敲,但故事的结果一定要符合用户、“粉丝”期待;人物形象可以不丰满,但务必能让用户、“粉丝”移情。在受众接受方面,“IP模式”作品的主要受众都是某一部作品的“粉丝”,他们往往对改编作品的背景、人物、故事及其世界观有着透彻的了解,因此,其欣赏角度与从未接触过此“IP”的受众的关注点显然是不同的,对于“IP”作品叙事的“断裂”“空白”“不严谨”之处会自动“脑补”。更重要的是,相当一部分观众对“IP模式”作品的兴趣在于“IP”的改编是否符合心理预期,接受快感源于改编的艺术形式之间的共振。

  因此,尽管一些作品被批评家认为审美层次不高,但在其“粉丝”那里却不容侵犯,因为“粉丝”之间早已形成了一套封闭的批评话语,传统的批评话语和审美视角很难介入,批评家不仅无法与“IP”作品受众的审美体验有效咬合,相反,有时甚至会形成对立。

  此外,对于“IP模式”的迷信,加之许多作品的成功,催生了资本的虚火,似乎一夜之间,“观众”变成了“用户”,“审美”让位于“体验”,“创作”变成了“生产”,“艺术”让位于“消费”。更有甚者,制片方专门找来大数据下最热的词语,以此为题材去拍一部影片,造成本末倒置的现象,数据采集代替了思想深度,话题炒作代替了理性判断,贴标签代替了性格塑造,“颜值”(形容人物颜容英俊或靓丽的数值)代替了演技,滥情代替了叙事。

  这种变化也引起了人们的焦虑:难道“作品才是硬道理”这句话过时了?“IP”生产是否就与艺术追求完全对立起来了呢?显然不是。

  在“IP模式”下,文化产业这个池子的生态更加多元了。《爸爸去哪儿》这样的文化商品固然可以卖座,同样地,真正好的作品的价值也更容易得到彰显,如《北平无战事》这样的历史正剧就利用网络社交媒体的多种产品与用户互动,取得非常好的收视效果。

  任何一种模式最终要凭作品立足。随着“IP”改编版权成本的飙涨,粗放式的“IP”生产会逐渐冷却。而大量雷同的作品也会让用户的新鲜劲儿渐渐淡去。“IP模式”的强大生命力在于它可以利用用户的智慧与艺术家或生产者共同完成一部作品,而艺术家或生产者只相当于作品的“总执笔者”或“总执行者”,“IP模式”让过去只是被动接受的观众,变成都能主动参与创作的艺术家和用户。如美剧《权力的游戏》,其原著小说本身就是类似莎士比亚戏剧的精密文本,剧中的悲剧、谜团、角色引发了一次次的热议。原著作者乔治·马丁也多次受到观众的指责,而他也针锋相对,对观众扬言,如果你们不对我好一点,我就把你们最喜欢的角色写死。正所谓“艺高人胆大”,《权力的游戏》就是在艺术家与观众的“斗智斗勇”中,逐渐成为当下艺术水准最高的类型剧之一。我认为这是“IP模式”的一种理想状态,即全民参与,创作出接近完美的反映时代、艺术精湛、思想性高、效益最大、受众最广的作品。这既离不开艺术家的高超造诣,更离不开广大用户艺术鉴赏水准的提高。随着“IP模式”的迅速发展,相信能达到上述标准的作品将会相继出现。

  《 人民日报 》( 2014年12月30日 23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人民日报文艺观察:“IP模式”筑起审美围墙?

2014年12月30日 10:27

漫画

  徐鹏飞

  难道“作品才是硬道理”这句话过时了?“IP”生产是否就与艺术追求完全对立起来了呢?显然不是

  回顾2014年,中国文化产业界最热门的词莫过于“IP”。所谓“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产权,而“IP模式”则指围绕人气高的作品和形象开发网络文学、游戏、动漫、电影、电视节目、电视剧等文化产品。就在今年,“IP模式”从理论模型逐渐变成文化产业界清晰的现实路径。最近的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衍生自单机游戏《古剑奇谭:琴心剑魄今何在》的剧情小说《古剑奇谭·琴心剑魄》,被再度改编成电视剧《古剑奇谭》,该剧的网络点击率已逼近100亿大关。

  “IP模式”的成功运行,得益于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法规的逐渐完善、产权意识的逐渐觉醒。作为一种新兴模式,“IP模式”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对于资本来说,它可以实现经济效益最大化;对于创作者来说,可以无限地从其他“IP”作品中合法地获得创作素材;对于“IP”用户和消费者来说,可以从多个文本获得共振和延展的享受。

  “IP模式”在文化产业界快速流行,也在“粉丝”与“观众”之间竖起了一道高高的审美围墙。在“IP模式”中,一部火爆作品对它的“粉丝”而言,已经不仅是消费关系,他们之间已经产生了情感黏性,其改编作品和衍生产品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完美”,“粉丝”也会热捧甚至“护短”。一个典型的案例是,电影《爸爸去哪儿》借着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的东风,令人咋舌地斩获7亿元票房。不少专家批评“这根本就不是电影”,并对这部“不是电影的电影”竟然取得了如此高的市场份额表示无法理解。这种“无法理解”与影厅里家长孩子们合唱其主题曲的欢乐场面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奇怪景观。这种奇观是全球性的现象,不仅在中国,好莱坞也有类似的案例。

  从我们有限的经验来看,“IP模式”与“作品模式”下的文艺创作呈现出了明显的不同。有的“IP”作品的叙事并不讲究起承转合,有时甚至逻辑不太严谨,但观众却仍能理解并沉湎其中。总结起来,在艺术本体方面,“IP模式”作品重结果,轻逻辑,故事的过程可以经不起推敲,但故事的结果一定要符合用户、“粉丝”期待;人物形象可以不丰满,但务必能让用户、“粉丝”移情。在受众接受方面,“IP模式”作品的主要受众都是某一部作品的“粉丝”,他们往往对改编作品的背景、人物、故事及其世界观有着透彻的了解,因此,其欣赏角度与从未接触过此“IP”的受众的关注点显然是不同的,对于“IP”作品叙事的“断裂”“空白”“不严谨”之处会自动“脑补”。更重要的是,相当一部分观众对“IP模式”作品的兴趣在于“IP”的改编是否符合心理预期,接受快感源于改编的艺术形式之间的共振。

  因此,尽管一些作品被批评家认为审美层次不高,但在其“粉丝”那里却不容侵犯,因为“粉丝”之间早已形成了一套封闭的批评话语,传统的批评话语和审美视角很难介入,批评家不仅无法与“IP”作品受众的审美体验有效咬合,相反,有时甚至会形成对立。

  此外,对于“IP模式”的迷信,加之许多作品的成功,催生了资本的虚火,似乎一夜之间,“观众”变成了“用户”,“审美”让位于“体验”,“创作”变成了“生产”,“艺术”让位于“消费”。更有甚者,制片方专门找来大数据下最热的词语,以此为题材去拍一部影片,造成本末倒置的现象,数据采集代替了思想深度,话题炒作代替了理性判断,贴标签代替了性格塑造,“颜值”(形容人物颜容英俊或靓丽的数值)代替了演技,滥情代替了叙事。

  这种变化也引起了人们的焦虑:难道“作品才是硬道理”这句话过时了?“IP”生产是否就与艺术追求完全对立起来了呢?显然不是。

  在“IP模式”下,文化产业这个池子的生态更加多元了。《爸爸去哪儿》这样的文化商品固然可以卖座,同样地,真正好的作品的价值也更容易得到彰显,如《北平无战事》这样的历史正剧就利用网络社交媒体的多种产品与用户互动,取得非常好的收视效果。

  任何一种模式最终要凭作品立足。随着“IP”改编版权成本的飙涨,粗放式的“IP”生产会逐渐冷却。而大量雷同的作品也会让用户的新鲜劲儿渐渐淡去。“IP模式”的强大生命力在于它可以利用用户的智慧与艺术家或生产者共同完成一部作品,而艺术家或生产者只相当于作品的“总执笔者”或“总执行者”,“IP模式”让过去只是被动接受的观众,变成都能主动参与创作的艺术家和用户。如美剧《权力的游戏》,其原著小说本身就是类似莎士比亚戏剧的精密文本,剧中的悲剧、谜团、角色引发了一次次的热议。原著作者乔治·马丁也多次受到观众的指责,而他也针锋相对,对观众扬言,如果你们不对我好一点,我就把你们最喜欢的角色写死。正所谓“艺高人胆大”,《权力的游戏》就是在艺术家与观众的“斗智斗勇”中,逐渐成为当下艺术水准最高的类型剧之一。我认为这是“IP模式”的一种理想状态,即全民参与,创作出接近完美的反映时代、艺术精湛、思想性高、效益最大、受众最广的作品。这既离不开艺术家的高超造诣,更离不开广大用户艺术鉴赏水准的提高。随着“IP模式”的迅速发展,相信能达到上述标准的作品将会相继出现。

  《 人民日报 》( 2014年12月30日 23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