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唤醒我们心中的杨子荣(评论员随笔)

2014-12-31 08:21:00

来源: 作者:李 斌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威虎山,唤醒心中的杨子荣,追梦的路上才不会害怕孤独落单、忌惮风雪兼程,社会才不会因为软骨病而暮气渐沉

  “一个字,什么都不说了。”座山雕依然是光秃顶、鹰钩鼻,依然是老奸巨猾、心狠手辣,但“一个字”这个口头禅,却让他多了些许“时代感”。

  杨子荣呢?为栓子寻娘、劝老八从良,他冷峻表情下有的是侠肝义胆;见人说人话、见匪说匪话,他言谈举止间展现的尽是智勇谋略;煮得了饭、画得了画,还能唱二人转,他强大气场中满藏温情与文艺。

  这就是近期上映的3D版《智取威虎山》,有枪林弹雨亦有刀光剑影,有军民情深也有侠之豪情,一部根据革命传奇打造、叫好又叫座的现代英雄史诗。观众买《智取威虎山》的账,究竟是因为“么哈么哈”“甩个蔓儿”之类的黑话新鲜好玩,还是因为剧情热血贲张,特效炫酷刺激?恐怕,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观众的切身感受。后辈受到了洗礼,“原来穿军装的武打更阳刚”“原来我们的英雄也那么帅”;长辈看得热泪盈眶,“杨子荣就是我们那个年代的超级英雄”。

  牢记历史但并不背上沉重的历史包袱,是新版《智取威虎山》带给我们的启示。不错,以《智取威虎山》为代表的样板戏产生于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依出身定成分的血统论思维,早就应该抛还给历史。但正如不能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一样,像杨子荣、阿庆嫂等承载着一代人记忆的艺术形象,我们大可敞开胸怀,拿来为这个时代补充骨气和底气。

  我们确实太需要这样源于生活、深入人心的“英雄颂歌”了。更多时候,我们见惯了进口大片裹挟美式价值观横扫票房,见惯了“三观”可疑、剧情狗血的粗制滥造横行无忌……身体缺钙了,补钙可以交由外国钙片;精神缺钙了,舶来品恐怕就难以指望上了。当青少年不识邱少云、黄继光,只认得蜘蛛侠、美国队长,他们会不会真的相信“漫威英雄”拯救世界?当雷锋、赖宁被当做“傻帽”弃之道旁,摔倒的道义良知靠“冰桶挑战”岂能扶起来?

  不仅仅是那些值得向往、可以崇拜的英雄,朝夕于斯的日常生活中,同样需要些“打虎上山”的英雄气概。当我们朝九晚五行色忙碌起伏在人潮人海间,可曾丢弃了年少轻狂时许下的万丈豪言?当我们年年岁岁增长的只是年龄其他却一无所获,是否还有做出改变的勇气?当我们因“长安居,大不易”而摸爬滚打,是否还可以重新爬起来待现实如初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威虎山,唤醒心中的杨子荣,追梦的路上才不会害怕孤独落单、忌惮风雪兼程,社会才不会因为软骨病而暮气渐沉。

  银幕需要英雄,时代呼唤英雄。在《智取威虎山》结尾,杨子荣飞机大战座山雕勇救太奶奶的一幕,与其说是埋设的“彩蛋”,更像是对青年人建构英雄意识的隐喻,通过后辈对杨子荣的认知和想象,藉此完成本土英雄对舶来英雄的价值超越,完成银幕英雄向日常英雄的价值回归。我们应当庆幸,《智取威虎山》没有为了迎合市场去解构经典,搞出些软色情、手撕鬼子的闹剧;我们更应深思,该如何去塑造属于我们的银幕英雄,满足时代的信仰渴求,抚平社会的精神焦虑。

  《 人民日报 》( 2014年12月31日 05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唤醒我们心中的杨子荣(评论员随笔)

2014年12月31日 08:21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威虎山,唤醒心中的杨子荣,追梦的路上才不会害怕孤独落单、忌惮风雪兼程,社会才不会因为软骨病而暮气渐沉

  “一个字,什么都不说了。”座山雕依然是光秃顶、鹰钩鼻,依然是老奸巨猾、心狠手辣,但“一个字”这个口头禅,却让他多了些许“时代感”。

  杨子荣呢?为栓子寻娘、劝老八从良,他冷峻表情下有的是侠肝义胆;见人说人话、见匪说匪话,他言谈举止间展现的尽是智勇谋略;煮得了饭、画得了画,还能唱二人转,他强大气场中满藏温情与文艺。

  这就是近期上映的3D版《智取威虎山》,有枪林弹雨亦有刀光剑影,有军民情深也有侠之豪情,一部根据革命传奇打造、叫好又叫座的现代英雄史诗。观众买《智取威虎山》的账,究竟是因为“么哈么哈”“甩个蔓儿”之类的黑话新鲜好玩,还是因为剧情热血贲张,特效炫酷刺激?恐怕,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观众的切身感受。后辈受到了洗礼,“原来穿军装的武打更阳刚”“原来我们的英雄也那么帅”;长辈看得热泪盈眶,“杨子荣就是我们那个年代的超级英雄”。

  牢记历史但并不背上沉重的历史包袱,是新版《智取威虎山》带给我们的启示。不错,以《智取威虎山》为代表的样板戏产生于那个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依出身定成分的血统论思维,早就应该抛还给历史。但正如不能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一样,像杨子荣、阿庆嫂等承载着一代人记忆的艺术形象,我们大可敞开胸怀,拿来为这个时代补充骨气和底气。

  我们确实太需要这样源于生活、深入人心的“英雄颂歌”了。更多时候,我们见惯了进口大片裹挟美式价值观横扫票房,见惯了“三观”可疑、剧情狗血的粗制滥造横行无忌……身体缺钙了,补钙可以交由外国钙片;精神缺钙了,舶来品恐怕就难以指望上了。当青少年不识邱少云、黄继光,只认得蜘蛛侠、美国队长,他们会不会真的相信“漫威英雄”拯救世界?当雷锋、赖宁被当做“傻帽”弃之道旁,摔倒的道义良知靠“冰桶挑战”岂能扶起来?

  不仅仅是那些值得向往、可以崇拜的英雄,朝夕于斯的日常生活中,同样需要些“打虎上山”的英雄气概。当我们朝九晚五行色忙碌起伏在人潮人海间,可曾丢弃了年少轻狂时许下的万丈豪言?当我们年年岁岁增长的只是年龄其他却一无所获,是否还有做出改变的勇气?当我们因“长安居,大不易”而摸爬滚打,是否还可以重新爬起来待现实如初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威虎山,唤醒心中的杨子荣,追梦的路上才不会害怕孤独落单、忌惮风雪兼程,社会才不会因为软骨病而暮气渐沉。

  银幕需要英雄,时代呼唤英雄。在《智取威虎山》结尾,杨子荣飞机大战座山雕勇救太奶奶的一幕,与其说是埋设的“彩蛋”,更像是对青年人建构英雄意识的隐喻,通过后辈对杨子荣的认知和想象,藉此完成本土英雄对舶来英雄的价值超越,完成银幕英雄向日常英雄的价值回归。我们应当庆幸,《智取威虎山》没有为了迎合市场去解构经典,搞出些软色情、手撕鬼子的闹剧;我们更应深思,该如何去塑造属于我们的银幕英雄,满足时代的信仰渴求,抚平社会的精神焦虑。

  《 人民日报 》( 2014年12月31日 05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