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个火车票“黄牛党”的自白

2014-12-31 10:08:00

来源: 作者:盛龙

各位大叔大妈、大哥大姐旅客朋友们:

   大家好,我叫“票贩子”,也就是大家俗称的“黄牛党”,人见人恨,车见车爆的“黄牛党”。哦,北方人爱喊我“拼缝儿的”,南方人则喜欢喊我乳名“打桩模子”。对了,我还有个外号——票虫儿。不管你们怎么叫,反正也都是一个称呼啦,我们不生产火车票,我们只是火车票的搬运工,这个必须得谨记。

   春运火车票去哪儿了?其实不用多问,奇货可居大家都懂的,我顶多也就挣个跑腿的差价钱。你说我容易吗?岁末寒冬,我还得冒着严寒去搭讪有“需求”的乘客,而且还得提心吊胆地提防便衣警察,谁叫我家穷人丑啊,没权没钱去意思意思车站民警和便衣警察之类的。这样的“贱命”我也认了。

   说你们偏心其实一点也不为过,平时把我们晾在一边,只在春运这个特殊时刻才会想念我们的好。自从“财神爷”铁路部门在12306官网开通了网络订票以来,随着网络的进一步普及,大伙儿都上线触网了,但订火车票难“顽疾”不改,各路专家、学者给出一味又一味“药方”,但换汤不换药,终究难以根治,而媒体、网民似乎也“蛮不讲理”,忿忿不平的口水全都往我们身上喷了。

   近来有言论“诽谤”我们暴利,月入四五万,我们真是一肚子的苦水:哪有每日一千元这样的固定收入,能达到这个标准的都是行业顶尖高手,再说了,人家摆个小摊搞个手机贴膜的每月进账好几万元呢,别老拿着行业“首富”说事好吧。你行你也上啊!热烈欢迎加入我们队伍。

   禽兽,放开那火车票,让我来!既然做不了土豪,那就还原真屌丝真本色啦。干我们这一行的没有正儿八经的“职业”精神还真不行,虽说不是学富五车,但也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啊,对铁路部门出台的新政策也要吃透,得刻苦钻研找漏洞啊。而且每天苦逼地刷网,眼睛都干涩肿痛了,那近视眼镜的度数一路涨不停。关键还要拉根上百兆的宽带,并且“武装”高配置电脑,同时得“狡兔三窟”不断变换IP地址,否则要当心网警上门查水表……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带我装逼带我飞嘛!

   (文/盛龙)

   (版权声明:本文为华龙网原创首发,版权所有。转载时请务必标注来源“华龙网”和作者姓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一个火车票“黄牛党”的自白

2014年12月31日 10:08

各位大叔大妈、大哥大姐旅客朋友们:

   大家好,我叫“票贩子”,也就是大家俗称的“黄牛党”,人见人恨,车见车爆的“黄牛党”。哦,北方人爱喊我“拼缝儿的”,南方人则喜欢喊我乳名“打桩模子”。对了,我还有个外号——票虫儿。不管你们怎么叫,反正也都是一个称呼啦,我们不生产火车票,我们只是火车票的搬运工,这个必须得谨记。

   春运火车票去哪儿了?其实不用多问,奇货可居大家都懂的,我顶多也就挣个跑腿的差价钱。你说我容易吗?岁末寒冬,我还得冒着严寒去搭讪有“需求”的乘客,而且还得提心吊胆地提防便衣警察,谁叫我家穷人丑啊,没权没钱去意思意思车站民警和便衣警察之类的。这样的“贱命”我也认了。

   说你们偏心其实一点也不为过,平时把我们晾在一边,只在春运这个特殊时刻才会想念我们的好。自从“财神爷”铁路部门在12306官网开通了网络订票以来,随着网络的进一步普及,大伙儿都上线触网了,但订火车票难“顽疾”不改,各路专家、学者给出一味又一味“药方”,但换汤不换药,终究难以根治,而媒体、网民似乎也“蛮不讲理”,忿忿不平的口水全都往我们身上喷了。

   近来有言论“诽谤”我们暴利,月入四五万,我们真是一肚子的苦水:哪有每日一千元这样的固定收入,能达到这个标准的都是行业顶尖高手,再说了,人家摆个小摊搞个手机贴膜的每月进账好几万元呢,别老拿着行业“首富”说事好吧。你行你也上啊!热烈欢迎加入我们队伍。

   禽兽,放开那火车票,让我来!既然做不了土豪,那就还原真屌丝真本色啦。干我们这一行的没有正儿八经的“职业”精神还真不行,虽说不是学富五车,但也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啊,对铁路部门出台的新政策也要吃透,得刻苦钻研找漏洞啊。而且每天苦逼地刷网,眼睛都干涩肿痛了,那近视眼镜的度数一路涨不停。关键还要拉根上百兆的宽带,并且“武装”高配置电脑,同时得“狡兔三窟”不断变换IP地址,否则要当心网警上门查水表……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带我装逼带我飞嘛!

   (文/盛龙)

   (版权声明:本文为华龙网原创首发,版权所有。转载时请务必标注来源“华龙网”和作者姓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