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赵本山“调侃20吨黄金”说起

2015-1-5 15:31:00

来源: 作者:司马童

  元旦当日晚,久未公开露面的赵本山出现在沈阳刘老根大舞台上,表演了两个节目,还唱了一首歌;对于之前“20吨黄金”的传闻,他调侃说:“我自己都信了,早上起来就挨屋(每个屋子)翻。咋找来找去,没找着呢?”此外,北青报记者获悉,位于北京前门的刘老根大舞台正常营业,但“刘老根会所”已于去年9月关门。(1月3日《北京青年报》)

  短短数天时间,网上何以传开了赵本山与“20吨黄金”的热闻?有网络数据分析师很快找出了答案:这一度引发轩然大波的“黄金风波”,其起源只是某知名网友针对热映影片《智取威虎山》台词所发的评论。如此闲谈之语,竟会迅速变形衍化成一条像模像样的“新闻”四处疯传,着实有点“细思恐极”。由此,难怪登台辟谣的赵大叔甚是“豪爽”,对着观众戏曰“有那么多黄金拉来都分了”。

  “有黄金分了”——这番绝妙好辞,看似轻松自嘲,实则一语多用。且不说凭此“仗义之言”,基本上已能让人相信“20吨黄金”纯属子虚乌有;再者,还有什么比通过赵大叔之口的及时调侃,更能起到止住谣言传播、消除负面影响的积极作用。换言之,自缺席三级“文艺座谈会”以来,久未公开露面的赵本山,甫一登台,就以“调侃黄金”来作为开场白,既显其一贯的“笑星本色”,又何尝不是游刃有余地做到了“将坏事变成好事”。

  当然,赵本山不止于擅长搞笑表演,更懂得如何来“安定人心”。譬如,在其徒弟程野随后发布的一条登台实况视频中,赵本山上来就说:“是不是以为看不着我了?”接着,他又自我调侃起了“20吨黄金”的传闻——如此“双管齐下”地谈笑风生,哪还给人“忧心忡忡”的坊传愁虑?然而,也算是媒体报道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边赵大叔尚在举重若轻地笑言“有黄金分了”,那厢记者却又揭了个秘,北京“刘老根大舞台”虽在正常营业,但紧挨其边的“刘老根会所”,已在去年9月关闭,原因则不得而知。

  “有黄金分了”和“有会所关了”,都与赵本山有涉,但反应却截然不同。对于前者,赵大叔应对迅速、调侃及时,三言两语就把“形象分”赚得满满当当;而反观后者,若非媒体舆论的“刨根问底”,怕是巴不得人们连“刘老根会所”这个名字也早早忘记,更莫说是会对“去年9月就已关闭”来个自我大揭底了吧。但显然,听了赵本山的“调侃黄金”,想必有很多人还期待着他能再进一步,调侃也好,反省也罢,敢于主动来透透“会所关闭”的底儿与内幕。

  作为普罗大众,也许很难对比说清,“刘老根大舞台”与“刘老根会所”是两个怎样的娱乐消费场所。不过,媒体了解到,北京的“刘老根大舞台”依旧每天都有表演,而且坚持高价原则,最低票价580元,最高则为7780(11人包厢),团体购票最低也只打9.5折,其包场价格为25万元,且预订时要交全款。那么,作为“乡土艺人”代表的赵本山,是否可以实话实说地告诉我们:“档次”应该更胜一筹的“刘老根会所”,其当初的“会所消费”是什么价格?又提供了怎样的“会所服务”呢?毕竟,“有黄金分了”的戏言人们爱听,而对“有会所关了”的真解,恐怕更是愿闻其详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从赵本山“调侃20吨黄金”说起

2015年1月5日 15:31

  元旦当日晚,久未公开露面的赵本山出现在沈阳刘老根大舞台上,表演了两个节目,还唱了一首歌;对于之前“20吨黄金”的传闻,他调侃说:“我自己都信了,早上起来就挨屋(每个屋子)翻。咋找来找去,没找着呢?”此外,北青报记者获悉,位于北京前门的刘老根大舞台正常营业,但“刘老根会所”已于去年9月关门。(1月3日《北京青年报》)

  短短数天时间,网上何以传开了赵本山与“20吨黄金”的热闻?有网络数据分析师很快找出了答案:这一度引发轩然大波的“黄金风波”,其起源只是某知名网友针对热映影片《智取威虎山》台词所发的评论。如此闲谈之语,竟会迅速变形衍化成一条像模像样的“新闻”四处疯传,着实有点“细思恐极”。由此,难怪登台辟谣的赵大叔甚是“豪爽”,对着观众戏曰“有那么多黄金拉来都分了”。

  “有黄金分了”——这番绝妙好辞,看似轻松自嘲,实则一语多用。且不说凭此“仗义之言”,基本上已能让人相信“20吨黄金”纯属子虚乌有;再者,还有什么比通过赵大叔之口的及时调侃,更能起到止住谣言传播、消除负面影响的积极作用。换言之,自缺席三级“文艺座谈会”以来,久未公开露面的赵本山,甫一登台,就以“调侃黄金”来作为开场白,既显其一贯的“笑星本色”,又何尝不是游刃有余地做到了“将坏事变成好事”。

  当然,赵本山不止于擅长搞笑表演,更懂得如何来“安定人心”。譬如,在其徒弟程野随后发布的一条登台实况视频中,赵本山上来就说:“是不是以为看不着我了?”接着,他又自我调侃起了“20吨黄金”的传闻——如此“双管齐下”地谈笑风生,哪还给人“忧心忡忡”的坊传愁虑?然而,也算是媒体报道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边赵大叔尚在举重若轻地笑言“有黄金分了”,那厢记者却又揭了个秘,北京“刘老根大舞台”虽在正常营业,但紧挨其边的“刘老根会所”,已在去年9月关闭,原因则不得而知。

  “有黄金分了”和“有会所关了”,都与赵本山有涉,但反应却截然不同。对于前者,赵大叔应对迅速、调侃及时,三言两语就把“形象分”赚得满满当当;而反观后者,若非媒体舆论的“刨根问底”,怕是巴不得人们连“刘老根会所”这个名字也早早忘记,更莫说是会对“去年9月就已关闭”来个自我大揭底了吧。但显然,听了赵本山的“调侃黄金”,想必有很多人还期待着他能再进一步,调侃也好,反省也罢,敢于主动来透透“会所关闭”的底儿与内幕。

  作为普罗大众,也许很难对比说清,“刘老根大舞台”与“刘老根会所”是两个怎样的娱乐消费场所。不过,媒体了解到,北京的“刘老根大舞台”依旧每天都有表演,而且坚持高价原则,最低票价580元,最高则为7780(11人包厢),团体购票最低也只打9.5折,其包场价格为25万元,且预订时要交全款。那么,作为“乡土艺人”代表的赵本山,是否可以实话实说地告诉我们:“档次”应该更胜一筹的“刘老根会所”,其当初的“会所消费”是什么价格?又提供了怎样的“会所服务”呢?毕竟,“有黄金分了”的戏言人们爱听,而对“有会所关了”的真解,恐怕更是愿闻其详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