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村医不一定要姓“村”(一线视角)

2015-1-6 08:47:00

来源: 作者:李红梅

  寻找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的未来,要改变思路,村医不一定非得姓“村”。可以培育支援式、派出式的村医,只要能保障村民对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可及性、可获得性就行了

  最近到重庆、湖北的农村探访,碰到的村医们心忧不已:自己老了快干不动了,可是找不到接班人。这样的焦虑,在近年的一线采访中,一直被持续不断地提及。

  没人愿意当村医,是乡土中国面临的现实窘境。当初从“赤脚医生”走过来的那批村医越来越老,退休就在眼前。几年前,全国人大代表马文芳跑了3省18县,调查了100名乡村医生,这些人平均年龄高达63岁,行医时间长达43.6年。而在可预见的未来,农村的公共医疗卫生服务需求还会不断增长,甚至要往全科医疗卫生服务、“私人订制”的精细化方向发展,即便让这批老村医“超期服役”,也面临知识结构和管理模式的新挑战。

  在乡村处于人口、资源等净流出的大背景下,村医群体的新生代也是“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近几年新医改虽然让村医收入趋稳,少部分村医甚至有所提高,但与原来有卖药收入相比,大部分村医收入比原来少了一大截,甚至不如外出务工。被寄予厚望的大学生村医人心不稳,一些人甚至一有机会就想走,因为在农村工作不仅收入低,业务发展空间小,生活也很枯燥,对年轻人毫无吸引力。各种调查数据显示,近10年来新从事乡村医生的年轻人数量明显下降。

  其实,类似窘境不是我国独有,即使在发达国家,边远、偏僻农村地区也难留住村医。随着我国城镇化的推进,把新生代村医留在农村,尤其是在中西部各种服务配套欠缺的广袤乡村,同样困难。因此,弥补农村公共医疗卫生服务缺口的关键,恐怕不在留人,而在于找到一种途径和机制,让医疗卫生资源和服务流向农村。

  寻找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的未来,要改变思路。也就是说,村医不一定非得姓“村”,新生代村医不一定要长住村里。我们完全可以借鉴国际上的“巡回式”办法,培育支援式、派出式的村医,只要保障村民对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可及性、可获得性,就行了。

  农村需要的是优质高效的公共医疗卫生服务,而不是苦情奉献、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无奈坚守者。农村要获得便捷、安全、持久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必须解决当前困扰村医的收入、待遇等问题,让他们职业发展有空间、生活有奔头,舍此别无他途。

  不过,即使采取了轮换式、支援式,也需要变换对村医的激励方式。比如重庆荣昌就用“计工分”办法,奖励村医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一些退出村医队伍的老村医还想重当村医,半夜村医也愿去村民家里随访。荣昌借此提高村医准入门槛,拥有执业资格的村医大量增加。当然,卫生主管部门还要加强服务质量监控,以防出现服务空白。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用老眼光看待村医这个群体,媒体给他们贴的标签常常是“坚守几十年”“默默付出”“无人接替”等。是时候走出这样的观念误区了,因为只有让村医回归价值轨道,顺利实现职业化转变,才能找到“明天谁给老乡看病”的正解。

  (作者为本报经济社会部记者,长期从事医药卫生报道)

  《 人民日报 》( 2015年01月06日 05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村医不一定要姓“村”(一线视角)

2015年1月6日 08:47

  寻找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的未来,要改变思路,村医不一定非得姓“村”。可以培育支援式、派出式的村医,只要能保障村民对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可及性、可获得性就行了

  最近到重庆、湖北的农村探访,碰到的村医们心忧不已:自己老了快干不动了,可是找不到接班人。这样的焦虑,在近年的一线采访中,一直被持续不断地提及。

  没人愿意当村医,是乡土中国面临的现实窘境。当初从“赤脚医生”走过来的那批村医越来越老,退休就在眼前。几年前,全国人大代表马文芳跑了3省18县,调查了100名乡村医生,这些人平均年龄高达63岁,行医时间长达43.6年。而在可预见的未来,农村的公共医疗卫生服务需求还会不断增长,甚至要往全科医疗卫生服务、“私人订制”的精细化方向发展,即便让这批老村医“超期服役”,也面临知识结构和管理模式的新挑战。

  在乡村处于人口、资源等净流出的大背景下,村医群体的新生代也是“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近几年新医改虽然让村医收入趋稳,少部分村医甚至有所提高,但与原来有卖药收入相比,大部分村医收入比原来少了一大截,甚至不如外出务工。被寄予厚望的大学生村医人心不稳,一些人甚至一有机会就想走,因为在农村工作不仅收入低,业务发展空间小,生活也很枯燥,对年轻人毫无吸引力。各种调查数据显示,近10年来新从事乡村医生的年轻人数量明显下降。

  其实,类似窘境不是我国独有,即使在发达国家,边远、偏僻农村地区也难留住村医。随着我国城镇化的推进,把新生代村医留在农村,尤其是在中西部各种服务配套欠缺的广袤乡村,同样困难。因此,弥补农村公共医疗卫生服务缺口的关键,恐怕不在留人,而在于找到一种途径和机制,让医疗卫生资源和服务流向农村。

  寻找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的未来,要改变思路。也就是说,村医不一定非得姓“村”,新生代村医不一定要长住村里。我们完全可以借鉴国际上的“巡回式”办法,培育支援式、派出式的村医,只要保障村民对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可及性、可获得性,就行了。

  农村需要的是优质高效的公共医疗卫生服务,而不是苦情奉献、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无奈坚守者。农村要获得便捷、安全、持久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必须解决当前困扰村医的收入、待遇等问题,让他们职业发展有空间、生活有奔头,舍此别无他途。

  不过,即使采取了轮换式、支援式,也需要变换对村医的激励方式。比如重庆荣昌就用“计工分”办法,奖励村医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一些退出村医队伍的老村医还想重当村医,半夜村医也愿去村民家里随访。荣昌借此提高村医准入门槛,拥有执业资格的村医大量增加。当然,卫生主管部门还要加强服务质量监控,以防出现服务空白。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用老眼光看待村医这个群体,媒体给他们贴的标签常常是“坚守几十年”“默默付出”“无人接替”等。是时候走出这样的观念误区了,因为只有让村医回归价值轨道,顺利实现职业化转变,才能找到“明天谁给老乡看病”的正解。

  (作者为本报经济社会部记者,长期从事医药卫生报道)

  《 人民日报 》( 2015年01月06日 05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