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人民网评:治理干部超配,关键在人事制度改革

2015-1-6 10:01:00

来源: 作者:李达仁

  据报道,自去年1月中央组织部、中央编办和国家公务员局联合印发《关于严禁超职数配备干部的通知》以来,截至目前,全国超职数配备的4万余名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中,已消化15800多名,完成近40%。

  此轮整改利剑指向的“三超两乱”现象,包括超职数配备干部、超机构规格提拔干部、超审批权限设置机构,擅自提高干部职级待遇、擅自设置职务名称等,问题由来已久,过去中央三令五申严禁超职数配备干部,多次展开清理,但始终没能走出清理-膨胀-再清理-再膨胀的“帕金森怪圈”。此次整改行动,采取地方自查、中央核查对账的方式,全面摸清了超配干部的底数,并严格遵循整改要求和整改时间表推进清理整顿工作,决心之坚,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令人叹服。

  从人数上看,相较于目前副处级以上干部近180万名的总量,超配的职数占比已经相当高,加上非领导岗位和科级岗位的超配职数,人数恐怕会更多,超配职数问题的严重程度不容小觑。根据中央通知要求,超配的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要在2016年9月底前完成整改任务,超配的非领导职数和科级领导职数2017年9月底是最后期限。这意味着,既要加快消化超编职数存量,又得保证正常的人事流动,显然是摆在各级机关面前的一项重任。拿出敢啃硬骨头、敢破老大难的勇毅担当,纠正各种违反机构编制纪律的行为,不依不饶、保质保量推进整改,才能拿出让群众满意的整改成效。

  也要看到,机构膨胀和官吏扩张不是无缘由的,除了少数情况下肇始于一些热衷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领导干部袒护“自己人”,更多时候都是由制度因素导致的。一来,现行的行政级别“能上不能下”“能进不能出”,以至于官员越配越多,旨在推动人才流动的干部交流任职等制度,挪出的位置由他人补齐,客观上也助推了冗官现象。二来,金字塔型的行政级别,决定了大多数干部都会在某个阶段遭遇“天花板”,于是大量的副职、巡视员、调研员等公共职数,被当做福利用于安抚“天花板”干部,加剧了职数超编。

  由此观之,解决干部超配问题的治本之策,在于深化干部管理制度改革,从制度上杜绝违规超配的可能,从制度上开辟公务员职业发展的更多通道。人事制度应确立“凡是没有职数的一律不得提拔调整干部”的高压线,一经触犯必当严惩。机构编制改革要着重推进编制法制化,用法治方式管控住顶风超配、打擦边球等违纪行为。针对干部“能上不能下”和升职“天花板”的问题,要进一步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强化竞争上岗、末位淘汰,完善岗位分类管理,为公务员职业发展提供多职位的发展通道。

  不久前中央深改组会议决定在全国县以下机关实施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改革,为基层公务员破解“天花板”困境推开了一扇窗。多一些考虑基层实际的举措,多一些体己思维、换位思考,方能在深化改革中激发公务员群体干事创业的积极性,建立起人人各尽其能的“良性循环”。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人民网评:治理干部超配,关键在人事制度改革

2015年1月6日 10:01

  据报道,自去年1月中央组织部、中央编办和国家公务员局联合印发《关于严禁超职数配备干部的通知》以来,截至目前,全国超职数配备的4万余名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中,已消化15800多名,完成近40%。

  此轮整改利剑指向的“三超两乱”现象,包括超职数配备干部、超机构规格提拔干部、超审批权限设置机构,擅自提高干部职级待遇、擅自设置职务名称等,问题由来已久,过去中央三令五申严禁超职数配备干部,多次展开清理,但始终没能走出清理-膨胀-再清理-再膨胀的“帕金森怪圈”。此次整改行动,采取地方自查、中央核查对账的方式,全面摸清了超配干部的底数,并严格遵循整改要求和整改时间表推进清理整顿工作,决心之坚,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令人叹服。

  从人数上看,相较于目前副处级以上干部近180万名的总量,超配的职数占比已经相当高,加上非领导岗位和科级岗位的超配职数,人数恐怕会更多,超配职数问题的严重程度不容小觑。根据中央通知要求,超配的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要在2016年9月底前完成整改任务,超配的非领导职数和科级领导职数2017年9月底是最后期限。这意味着,既要加快消化超编职数存量,又得保证正常的人事流动,显然是摆在各级机关面前的一项重任。拿出敢啃硬骨头、敢破老大难的勇毅担当,纠正各种违反机构编制纪律的行为,不依不饶、保质保量推进整改,才能拿出让群众满意的整改成效。

  也要看到,机构膨胀和官吏扩张不是无缘由的,除了少数情况下肇始于一些热衷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领导干部袒护“自己人”,更多时候都是由制度因素导致的。一来,现行的行政级别“能上不能下”“能进不能出”,以至于官员越配越多,旨在推动人才流动的干部交流任职等制度,挪出的位置由他人补齐,客观上也助推了冗官现象。二来,金字塔型的行政级别,决定了大多数干部都会在某个阶段遭遇“天花板”,于是大量的副职、巡视员、调研员等公共职数,被当做福利用于安抚“天花板”干部,加剧了职数超编。

  由此观之,解决干部超配问题的治本之策,在于深化干部管理制度改革,从制度上杜绝违规超配的可能,从制度上开辟公务员职业发展的更多通道。人事制度应确立“凡是没有职数的一律不得提拔调整干部”的高压线,一经触犯必当严惩。机构编制改革要着重推进编制法制化,用法治方式管控住顶风超配、打擦边球等违纪行为。针对干部“能上不能下”和升职“天花板”的问题,要进一步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强化竞争上岗、末位淘汰,完善岗位分类管理,为公务员职业发展提供多职位的发展通道。

  不久前中央深改组会议决定在全国县以下机关实施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改革,为基层公务员破解“天花板”困境推开了一扇窗。多一些考虑基层实际的举措,多一些体己思维、换位思考,方能在深化改革中激发公务员群体干事创业的积极性,建立起人人各尽其能的“良性循环”。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