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干部超配“瘦身”之后还需划出“硬杠杠”

2015-1-6 16:31:00

来源: 作者:安子州

  近日,中组部通过中央主流媒体公开报道全国超职数配备干部问题整治工作取得阶段性进展,截至目前,全国超职数配备的4万余名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中,已消化15800多名,完成近40%。(1月6日人民网)

  干部超职数配备一直是备受社会关注的话题。十几个副市长、副局长、副县长,几十个厅局级巡视员调研员……每当这样的新闻出现,都会产生较大的社会反响。

  依据《地方各地人民政府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条例》的规定,领导职数“按照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的有关规定确定”,确定的原则就是编制部门制定的“三定方案”(即定职能、定机构、定人员编制)。那么,超职数的干部是如何闯过“三定”、走马上任的?为什么超职数配备干部现象屡禁不止?

  首先,领导干部职数配备在国家层面目前还没有统一、明确的法律依据。领导干部的更替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用人也没有依据。比如部门撤销和合并涉及到诸多用人更替,很容易引发超职数配备干部问题。传统的干部“只上不下”思维,是超职数配备干部的一个重要原因。总的说来,超职数配备干部的深层次原因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还不到位。

  其次,各地各单位在解决领导职数超配这个“顽疾”问题上,折射出对既得利益格局“动刀子”的难度。官员们在因为改革而涉及自身利益调整的时候,只有“排排坐,吃糖果”的形象,而没有了为改革作贡献的风度。进一步说,实则是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于是乎就干脆来个论资排辈,通过“只出不进”来“控制”,这样一来,不要谈什么改革的勇气了,就连竞争上岗都省了,如此,还要改革干什么? 还能释放改革的红利吗?

  再次,有的政府机构还会设置一些非领导职务,如巡视员、调研员等,以这种方式给相关人员一定的组织待遇。另外,还存在因人设岗的情形,即为了安排某些人,专门设立一些岗位和职务,通过职务名称的改变来规避“三定”的规定。比如,有的地区将副秘书长岗位用于“奖励”提拔、福利照顾,安排那些多年未获升迁的干部,甚至出现了多名副秘书长“辅助”一名副职的现象。

  由此可见,消化超职数配备干部,一方面,关键是疏通干部“出口”,完善干部退出机制。比如,在领导职数紧张的情况下,更多地运用交流调整的办法来调动干部队伍的积极性;要加大治懒治庸力度,对作风不实、工作不力的干部,采取组织处理的手段,免去现职,既增强干部的责任心,也腾出部分领导职数。另一方面,各级组织、编制、人社、财政等部门加强协调配合,建立本级各部门单位及其内设机构职数使用审核备案登记制度,明确部门职责,加强监督制约,形成多方把关、共同管理的工作机制,从源头上防止超职数配备干部现象发生。

  “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目前,超职数配备干部“瘦身”工作取得阶段性进展,笔者认为,接下来,在加大整治步伐的同时,应深化改革加强监督制约,加快制定和完善官员退出机制、干部任用竞争和优胜劣汰机制,使干部“能上又能下”,防止陷入“越减越肥”的怪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干部超配“瘦身”之后还需划出“硬杠杠”

2015年1月6日 16:31

  近日,中组部通过中央主流媒体公开报道全国超职数配备干部问题整治工作取得阶段性进展,截至目前,全国超职数配备的4万余名副处级以上领导职数中,已消化15800多名,完成近40%。(1月6日人民网)

  干部超职数配备一直是备受社会关注的话题。十几个副市长、副局长、副县长,几十个厅局级巡视员调研员……每当这样的新闻出现,都会产生较大的社会反响。

  依据《地方各地人民政府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条例》的规定,领导职数“按照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的有关规定确定”,确定的原则就是编制部门制定的“三定方案”(即定职能、定机构、定人员编制)。那么,超职数的干部是如何闯过“三定”、走马上任的?为什么超职数配备干部现象屡禁不止?

  首先,领导干部职数配备在国家层面目前还没有统一、明确的法律依据。领导干部的更替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用人也没有依据。比如部门撤销和合并涉及到诸多用人更替,很容易引发超职数配备干部问题。传统的干部“只上不下”思维,是超职数配备干部的一个重要原因。总的说来,超职数配备干部的深层次原因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还不到位。

  其次,各地各单位在解决领导职数超配这个“顽疾”问题上,折射出对既得利益格局“动刀子”的难度。官员们在因为改革而涉及自身利益调整的时候,只有“排排坐,吃糖果”的形象,而没有了为改革作贡献的风度。进一步说,实则是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于是乎就干脆来个论资排辈,通过“只出不进”来“控制”,这样一来,不要谈什么改革的勇气了,就连竞争上岗都省了,如此,还要改革干什么? 还能释放改革的红利吗?

  再次,有的政府机构还会设置一些非领导职务,如巡视员、调研员等,以这种方式给相关人员一定的组织待遇。另外,还存在因人设岗的情形,即为了安排某些人,专门设立一些岗位和职务,通过职务名称的改变来规避“三定”的规定。比如,有的地区将副秘书长岗位用于“奖励”提拔、福利照顾,安排那些多年未获升迁的干部,甚至出现了多名副秘书长“辅助”一名副职的现象。

  由此可见,消化超职数配备干部,一方面,关键是疏通干部“出口”,完善干部退出机制。比如,在领导职数紧张的情况下,更多地运用交流调整的办法来调动干部队伍的积极性;要加大治懒治庸力度,对作风不实、工作不力的干部,采取组织处理的手段,免去现职,既增强干部的责任心,也腾出部分领导职数。另一方面,各级组织、编制、人社、财政等部门加强协调配合,建立本级各部门单位及其内设机构职数使用审核备案登记制度,明确部门职责,加强监督制约,形成多方把关、共同管理的工作机制,从源头上防止超职数配备干部现象发生。

  “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目前,超职数配备干部“瘦身”工作取得阶段性进展,笔者认为,接下来,在加大整治步伐的同时,应深化改革加强监督制约,加快制定和完善官员退出机制、干部任用竞争和优胜劣汰机制,使干部“能上又能下”,防止陷入“越减越肥”的怪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