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莫在群众面前“抖派”(人民论坛)

2015-1-7 08:56:00

来源: 作者:邓佑标

  春秋时期,鲁国上卿大夫季文子掌握国政和统兵之权,却“家无衣帛之妾,厩无食粟之马,府无金玉”。仲孙它提醒他,这样有损国家气派,吝啬而不体面。季文子回答,国家形象的维系要靠高尚品德,而非美妾良马,“若独贪于奢侈,好于文章,是不德也。”

  在仲孙它看来,为官当有“派头”,而季文子没有;这种派头,就是美妾良马、家财万贯、锦衣玉食、前呼后拥。派头是权力的象征,权有多大,派头就有多大,这种在封建社会大行其道的官本位思想,如今依然存在。一些领导干部好装饰、铺排场,讲面子、耍威风,被群众称之为“抖派”。

  抖派的表象各种各样,抽天价烟、戴名表、坐豪车,走官步、打官腔、耍官威,让人开车门、倒茶水、打雨伞,更有荒诞不经者甚至为庆贺自己荣升,耗巨资搞所谓“大阅兵”。他们时时追求鹤立鸡群,讲究与别人“不一样”;处处不忘彰显身份,提醒别人“我是谁”;浑身透着炫耀权力的神气,傲慢轻侮溢于言表。在群众面前显摆人民赋予的权力,其行径丑陋、状若偶人,令人生厌。

  领导干部抖派,危害甚大。一方面,在自己与群众之间砌墙设障,割裂了血肉联系,产生了情感鸿沟。不愿亲近群众,何谈服务群众?群众看着生厌,哪还有威信?另一方面,抖派离不开物质,随着炫耀攀比心理的升级,私欲膨胀、欲壑难填,权力寻租、公权私用等不正之风就会滋长,最终沉迷甚至身陷“四风”不可自拔。

  一把“象牙筷”,往往就是抖派的开始。商纣王继位不久,命人帮他琢一把象牙筷。贤臣萁子认为不可,劝谏他:象牙筷肯定不能配瓦器,要配犀角碗,白玉杯。玉杯肯定不能盛野菜粗粮,只能与山珍海味相配。吃了山珍海味就不肯再穿粗葛短衣……萁子的良言相劝并未起效果,商纣王抖派越来越狠,君臣离心,最后落得个国破家亡的下场。“象牙筷规律”启示我们,抖派树立不了权威,只会丧失威信;凝聚不了民心,只会离心离德;得不到群众敬仰,只会沦为孤家寡人。

  和群众“一个样”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党中央进京的前夜,毛泽东提出“我们决不当李自成”,就是要告诫全党,不能天下太平就脱离群众、坐了江山就高高在上、有了权力就腐化堕落。“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苏共在取得政权后,建立了包括发放“钱袋”、享受“特供”等的一整套特权制度,一门心思抖派,为他们丢掉政权埋下了深重思想病根。

  领导干部有没有抖派,群众心里如明镜,嘴上有杆秤。焦裕禄不允许儿子“看白戏”,称双目失明的老人为“娘”,这样的干部人们怎能不爱戴?相反,那些抖动肩膀就有人接着大衣的领导、那些下基层只有半边屁股坐在板凳上的干部,既难以做好工作,更会让群众反感。

  《荀子·劝学》里有一句话,“南方有鸟焉,名曰蒙鸠。以羽为巢,而编之以发,系之苇苕。风至苕折,卵破子死。巢非不完也,所系者然也。”同样,如果领导干部将形象系于炫耀权力的抖派上,其结果必然是“风至苕折,卵破子死”。只有系于为民、务实、清廉的好作风上,才能光辉闪耀,为人称道。

  (欢迎读者热忱投稿,来稿请投:rmrbltan@163.com)

  《 人民日报 》( 2015年01月07日 04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莫在群众面前“抖派”(人民论坛)

2015年1月7日 08:56

  春秋时期,鲁国上卿大夫季文子掌握国政和统兵之权,却“家无衣帛之妾,厩无食粟之马,府无金玉”。仲孙它提醒他,这样有损国家气派,吝啬而不体面。季文子回答,国家形象的维系要靠高尚品德,而非美妾良马,“若独贪于奢侈,好于文章,是不德也。”

  在仲孙它看来,为官当有“派头”,而季文子没有;这种派头,就是美妾良马、家财万贯、锦衣玉食、前呼后拥。派头是权力的象征,权有多大,派头就有多大,这种在封建社会大行其道的官本位思想,如今依然存在。一些领导干部好装饰、铺排场,讲面子、耍威风,被群众称之为“抖派”。

  抖派的表象各种各样,抽天价烟、戴名表、坐豪车,走官步、打官腔、耍官威,让人开车门、倒茶水、打雨伞,更有荒诞不经者甚至为庆贺自己荣升,耗巨资搞所谓“大阅兵”。他们时时追求鹤立鸡群,讲究与别人“不一样”;处处不忘彰显身份,提醒别人“我是谁”;浑身透着炫耀权力的神气,傲慢轻侮溢于言表。在群众面前显摆人民赋予的权力,其行径丑陋、状若偶人,令人生厌。

  领导干部抖派,危害甚大。一方面,在自己与群众之间砌墙设障,割裂了血肉联系,产生了情感鸿沟。不愿亲近群众,何谈服务群众?群众看着生厌,哪还有威信?另一方面,抖派离不开物质,随着炫耀攀比心理的升级,私欲膨胀、欲壑难填,权力寻租、公权私用等不正之风就会滋长,最终沉迷甚至身陷“四风”不可自拔。

  一把“象牙筷”,往往就是抖派的开始。商纣王继位不久,命人帮他琢一把象牙筷。贤臣萁子认为不可,劝谏他:象牙筷肯定不能配瓦器,要配犀角碗,白玉杯。玉杯肯定不能盛野菜粗粮,只能与山珍海味相配。吃了山珍海味就不肯再穿粗葛短衣……萁子的良言相劝并未起效果,商纣王抖派越来越狠,君臣离心,最后落得个国破家亡的下场。“象牙筷规律”启示我们,抖派树立不了权威,只会丧失威信;凝聚不了民心,只会离心离德;得不到群众敬仰,只会沦为孤家寡人。

  和群众“一个样”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党中央进京的前夜,毛泽东提出“我们决不当李自成”,就是要告诫全党,不能天下太平就脱离群众、坐了江山就高高在上、有了权力就腐化堕落。“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苏共在取得政权后,建立了包括发放“钱袋”、享受“特供”等的一整套特权制度,一门心思抖派,为他们丢掉政权埋下了深重思想病根。

  领导干部有没有抖派,群众心里如明镜,嘴上有杆秤。焦裕禄不允许儿子“看白戏”,称双目失明的老人为“娘”,这样的干部人们怎能不爱戴?相反,那些抖动肩膀就有人接着大衣的领导、那些下基层只有半边屁股坐在板凳上的干部,既难以做好工作,更会让群众反感。

  《荀子·劝学》里有一句话,“南方有鸟焉,名曰蒙鸠。以羽为巢,而编之以发,系之苇苕。风至苕折,卵破子死。巢非不完也,所系者然也。”同样,如果领导干部将形象系于炫耀权力的抖派上,其结果必然是“风至苕折,卵破子死”。只有系于为民、务实、清廉的好作风上,才能光辉闪耀,为人称道。

  (欢迎读者热忱投稿,来稿请投:rmrbltan@163.com)

  《 人民日报 》( 2015年01月07日 04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