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院士制度改革 让权力与学术各归其位

2015-1-8 10:28:00

来源: 作者:杨光志

作者:杨光志

   两年一次的两院院士增选近日启动。这是2014年院士制度改革后的首次院士增选,其增选细则发生诸多重要变化,包括取消单位推荐,谢绝处级以上官员参选,增加全体院士终选环节,加大违规行为惩处力度……这些制度上的完善能否有效将“官员院士”、“烟草院士”挡在门外,能否真正杜绝“助选拉票”等乱象,让院士增选回归学术,值得关注。(新闻链接)

   一场围绕“铁道部工程师张曙光参选贿选”、“劝不退烟草院士谢剑平”、以及“王正敏院士被举报抄袭”等几件事的热议,将院士制度改革推上了前台,让我们惊讶地发现,原来,院士不光是科学家的顶级学术荣誉、学界尊崇地位,同时也有可能会是一个官家装神扮仙的顶戴道具,也还是一种缺乏科技含量唯见功利追求的相应鼓励与打赏。

   同时,院士的评选审定过程,也带着相当的功利化与行政化色彩,变得与学术不怎么相关,而与人脉资源,与政治地位结为连体的一具怪胎了,变成一个不能彰显科技荣耀,严重降低学术资源配置效率,甚至打击了真正的学术研究的不公平竞争,一种蛇随棍上的利益蛋糕争抢。

   而时下有了一些重要变化,尽管还算不上是硬骨头,而只是在诟病甚多的评选方法上给予一些修正。譬如取消“单位或部门推荐”云云,是将资格与遴选往学术标准靠,让选举程序更能保彰公正,减少权力干涉。这件事做好了,其昭示的方向将很得人心,其一,是以一种硬性剥离的方式,将权力地位与学术地位分成两块,各归其位。类似在吏治时所强调的那句话,当官不能发财,想发财你别来,这学术荣誉赋予,也在开始拒绝官员,当官你也别想去做学问的人那里抢羹。譬如“处级以上无资格评院士”,这就类似治裸官,我不管你是否有管理才智,就凭你将妻儿老小往国外挪动,我就不让你当一把手,一刀切,好操作。

   其二,是让学术上的选优,更多硬杠杠,以此树威立信,杜绝学术腐败。不像仕途那些游戏规则,多由上意钦定,可以数字出官,可以作秀出彩,可以吹牛混世……你学者、科学家想要获得学术地位,你得拿成果来争取,成果之优劣,自有更客观的标准,可以更国际化地借力参照物,以此封堵点灭各种不服。咱们总不能去到国际舞台嚷一声,世界院士哪家强,中国官员要称王,这,相当地不科学撒。

   让学术的桂冠,只为科学路上枯索真理的学人准备,让那些有学术研究能力的利他主义者能获得一份神圣的精神慰藉,让院士的荣耀,闪现有别于官帽的恬淡与静寂之美,以此解救几已入魔的中国院士制度,我们起步了,效果值得期待。

   (版权声明:本文为华龙网原创首发,版权所有。转载时请务必标注来源“华龙网”和作者姓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院士制度改革 让权力与学术各归其位

2015年1月8日 10:28

作者:杨光志

   两年一次的两院院士增选近日启动。这是2014年院士制度改革后的首次院士增选,其增选细则发生诸多重要变化,包括取消单位推荐,谢绝处级以上官员参选,增加全体院士终选环节,加大违规行为惩处力度……这些制度上的完善能否有效将“官员院士”、“烟草院士”挡在门外,能否真正杜绝“助选拉票”等乱象,让院士增选回归学术,值得关注。(新闻链接)

   一场围绕“铁道部工程师张曙光参选贿选”、“劝不退烟草院士谢剑平”、以及“王正敏院士被举报抄袭”等几件事的热议,将院士制度改革推上了前台,让我们惊讶地发现,原来,院士不光是科学家的顶级学术荣誉、学界尊崇地位,同时也有可能会是一个官家装神扮仙的顶戴道具,也还是一种缺乏科技含量唯见功利追求的相应鼓励与打赏。

   同时,院士的评选审定过程,也带着相当的功利化与行政化色彩,变得与学术不怎么相关,而与人脉资源,与政治地位结为连体的一具怪胎了,变成一个不能彰显科技荣耀,严重降低学术资源配置效率,甚至打击了真正的学术研究的不公平竞争,一种蛇随棍上的利益蛋糕争抢。

   而时下有了一些重要变化,尽管还算不上是硬骨头,而只是在诟病甚多的评选方法上给予一些修正。譬如取消“单位或部门推荐”云云,是将资格与遴选往学术标准靠,让选举程序更能保彰公正,减少权力干涉。这件事做好了,其昭示的方向将很得人心,其一,是以一种硬性剥离的方式,将权力地位与学术地位分成两块,各归其位。类似在吏治时所强调的那句话,当官不能发财,想发财你别来,这学术荣誉赋予,也在开始拒绝官员,当官你也别想去做学问的人那里抢羹。譬如“处级以上无资格评院士”,这就类似治裸官,我不管你是否有管理才智,就凭你将妻儿老小往国外挪动,我就不让你当一把手,一刀切,好操作。

   其二,是让学术上的选优,更多硬杠杠,以此树威立信,杜绝学术腐败。不像仕途那些游戏规则,多由上意钦定,可以数字出官,可以作秀出彩,可以吹牛混世……你学者、科学家想要获得学术地位,你得拿成果来争取,成果之优劣,自有更客观的标准,可以更国际化地借力参照物,以此封堵点灭各种不服。咱们总不能去到国际舞台嚷一声,世界院士哪家强,中国官员要称王,这,相当地不科学撒。

   让学术的桂冠,只为科学路上枯索真理的学人准备,让那些有学术研究能力的利他主义者能获得一份神圣的精神慰藉,让院士的荣耀,闪现有别于官帽的恬淡与静寂之美,以此解救几已入魔的中国院士制度,我们起步了,效果值得期待。

   (版权声明:本文为华龙网原创首发,版权所有。转载时请务必标注来源“华龙网”和作者姓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