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不能在反恐大旗下藏私货(钟声)

2016-1-8 13:56:20

来源: 作者:

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资本把反恐当做盘算“私利”的筹码,有效开展国际反恐合作才是应对问题的唯一办法

2015年,“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制造各类恐怖袭击事件。跨年时刻,全球多地出于对恐怖威胁的担心,取消了传统迎接新年活动。

“世界没有能免遭恐怖袭击的避风港”,这是英国《金融时报》在去年11月巴黎袭击事件发生后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的标题。过去一年,恐怖主义的全球蔓延让更多人意识到,反恐是当今时代各国面临的一项集体考验。

日前,量子对冲基金创始人乔治·索罗斯撰文阐述了恐怖主义带来的“第二重威胁”:它导致人们偏离了理性思考,进而偏离了理性行动。事实上,从“9·11”事件后美国打响反恐战争以来,这“第二重威胁”已经实实在在有所显现。

一方面,一些国家尽管始终高举反恐大旗,但对于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缺乏全面把握。有学者指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是中东政治困局中的冰山一角,各国如果单纯瞄准露出水面的那一角,任凭冰山主体藏在水下,就难以根除该地区恐怖主义威胁。进入21世纪以来,从伊拉克战争到西亚北非动荡,中东地区多国出现政治失序、安全真空,给恐怖组织“野蛮生长”提供了空间。与此同时,动荡国家经济社会问题进一步加剧,导致大量年轻人失业,恐怖组织所提供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不断上升。西方国家一直以来对中东国家实施“民主改造”,甚至强力推动政权更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指出,西方国家总是不断追问中东地区为何不能实现自治,但这种发问欠缺基本的自省……正是因为美国和欧洲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不断出台的干预政策,(中东)地区的政治秩序才迟迟没有建立起来。

另一方面,一些国家在反恐过程中夹杂“私货”,有时甚至以“反恐”为工具,希望借此收获“额外利益”,导致国际反恐迟迟没有形成合力。扶植代理人、谋求势力范围、攫取资源、牵制战略竞争者……一位美国学者不久前做出的反思很能说明问题:当身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俄罗斯反对美国在叙利亚推翻巴沙尔政权时,华盛顿就不应该再执意坚持该目标,这样安理会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就能发挥更大作用。当前不仅有恐怖分子从叙利亚战场渗透到欧美,极端主义思想也在蔓延。事实表明,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资本把反恐当做盘算“私利”的筹码,有效开展国际反恐合作才是应对问题的理性选择。

2015年10月,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就世界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写道:“在整个短期和平期间,我一直隐隐约约地怀疑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群魔还会回来。”时间的脚步迈入2016年,各国唯有拿出更为有力的行动、更加紧密的合作,才能真正驱散恐怖主义的阴霾。

《 人民日报 》( 2016年01月08日 03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不能在反恐大旗下藏私货(钟声)

2016年1月8日 13:56

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资本把反恐当做盘算“私利”的筹码,有效开展国际反恐合作才是应对问题的唯一办法

2015年,“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制造各类恐怖袭击事件。跨年时刻,全球多地出于对恐怖威胁的担心,取消了传统迎接新年活动。

“世界没有能免遭恐怖袭击的避风港”,这是英国《金融时报》在去年11月巴黎袭击事件发生后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的标题。过去一年,恐怖主义的全球蔓延让更多人意识到,反恐是当今时代各国面临的一项集体考验。

日前,量子对冲基金创始人乔治·索罗斯撰文阐述了恐怖主义带来的“第二重威胁”:它导致人们偏离了理性思考,进而偏离了理性行动。事实上,从“9·11”事件后美国打响反恐战争以来,这“第二重威胁”已经实实在在有所显现。

一方面,一些国家尽管始终高举反恐大旗,但对于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缺乏全面把握。有学者指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是中东政治困局中的冰山一角,各国如果单纯瞄准露出水面的那一角,任凭冰山主体藏在水下,就难以根除该地区恐怖主义威胁。进入21世纪以来,从伊拉克战争到西亚北非动荡,中东地区多国出现政治失序、安全真空,给恐怖组织“野蛮生长”提供了空间。与此同时,动荡国家经济社会问题进一步加剧,导致大量年轻人失业,恐怖组织所提供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不断上升。西方国家一直以来对中东国家实施“民主改造”,甚至强力推动政权更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指出,西方国家总是不断追问中东地区为何不能实现自治,但这种发问欠缺基本的自省……正是因为美国和欧洲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不断出台的干预政策,(中东)地区的政治秩序才迟迟没有建立起来。

另一方面,一些国家在反恐过程中夹杂“私货”,有时甚至以“反恐”为工具,希望借此收获“额外利益”,导致国际反恐迟迟没有形成合力。扶植代理人、谋求势力范围、攫取资源、牵制战略竞争者……一位美国学者不久前做出的反思很能说明问题:当身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俄罗斯反对美国在叙利亚推翻巴沙尔政权时,华盛顿就不应该再执意坚持该目标,这样安理会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就能发挥更大作用。当前不仅有恐怖分子从叙利亚战场渗透到欧美,极端主义思想也在蔓延。事实表明,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资本把反恐当做盘算“私利”的筹码,有效开展国际反恐合作才是应对问题的理性选择。

2015年10月,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就世界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写道:“在整个短期和平期间,我一直隐隐约约地怀疑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群魔还会回来。”时间的脚步迈入2016年,各国唯有拿出更为有力的行动、更加紧密的合作,才能真正驱散恐怖主义的阴霾。

《 人民日报 》( 2016年01月08日 03 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