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真糟心!创业大学生养虾 还没上市疑被毒死 预计损失70多万

2016-1-15 12:00:50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秦雪丽

    

    看着死去的虾,蔡希其和父亲愁容满面。本报记者秦雪丽 摄

    看着从水池里捞出来的一筐筐的死虾,创业刚起步的蔡希其一脸愁容。13日下午,也就短短十分钟,养殖大棚里22个池子中的62万尾南美白对虾全部死亡,水池里散发着刺鼻的农药气味。“再过20多天,这些虾就可以长成上市销售,也早有客户前来预订。”蔡希其无奈地说,从症状来看,他怀疑是有人故意投毒,目前已经报案,烟台海阳警方也已经对水质进行了取样。

    齐鲁晚报记者 秦雪丽

    满池子虾上蹿下跳,半小时便没了动静

    “感觉像噩梦一样。”回想起13日下午的事情,在海阳市龙山街道新民村搞南美白对虾养殖的大学生创业者蔡希其仍有些不能接受。

    13日下午3点,蔡希其像往常一样给22个大棚虾池子排水,并更换了部分新水,随后,他便出去维修锅炉了。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蔡希其再次来到养殖大棚中,却突然发现池子里的虾就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上蹿下跳,非常不正常。

    大约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在一番上蹿下跳的挣扎之后,整个池子一片死寂,62万尾虾全没有了动静。蔡希其着急地用网兜挨个池子捞虾,发现竟全都死了,而整个大棚里也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刺鼻性气味。“被人投毒了”这是蔡希其的第一反应,院子里有监控,其间也没有外人到访,养殖池子里怎么会有农药气味?蔡希其赶紧来到位于村头给池子供水的水井查看。这些水井里的水都是邻近海域渗透而来的,每个养殖户都有自己专门的水井,蔡希其在这里有三口井,同时给虾棚供水。

    在一口井中,蔡希其发现了问题,“刚趴到井口就闻到一股刺鼻性气味,像是农药味。”蔡希其说,他赶紧从井中打了一桶水,发现当时的水呈乳白色,上面还有泡沫,于是赶紧报警。

    一家人希望泡了汤,预计损失70多万

    14日下午,记者在虾棚中闻到一股淡淡的农药味,池子边上的石台上和筐子里零星地堆放着一些死虾。“还有很多没有捞出来,都死了,沉在了池底。再过20多天,就可以长成上市销售了,太可惜了。”蔡希其的父亲说。

    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创业者,这个虾棚可谓承载了蔡希其一家人的期望。“孩子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学的水产养殖,算是科班出身,懂技术会管理,养的虾也比别家要好,长得很快。”蔡希其的父亲说,儿子工作一段时间后,提出创业搞养殖,他很支持,专门从烟台市里跑到海阳养殖区给儿子帮忙。儿媳妇也辞掉了工作,一起帮忙。

    据介绍,2015年秋,蔡希其养过一次虾,成活率和产量都不错,也正因此,这个冬天,他又扩大了规模。“虾的养殖周期大约为三个多月,目前已经养了两个多月,长势很好,正准备把它们分苗,换到另一个大棚池子里。为此,前一天晚上我们刷池子刷到12点,想不到第二天就出事了。”蔡希其说,两个多月里,它们全家人付出了很多心血,没白天没黑夜地照顾这些虾。

    “如果这些虾没有死,过年的时候预计能卖到70多万元,有一些北京客户提前就打好招呼,说春节前来收购,可惜了!”蔡希其无奈地说。

    养殖区存监控盲区,警方已取水样化验

    “13日下午,边防派出所和刑警大队的都来看过现场,14日早上刑警大队还专门到这儿取了水样,说要回去化验分析。”蔡希其说,他也是刚刚踏入养殖行业,在养殖区也很低调,没有和人出现过大的冲突和矛盾,不明白为什么会遭到“投毒”这样的待遇,这让他心里既难受又后怕。

    据养殖区里一位老人介绍,每个养殖户家里一般都安装有监控,但在供水的水井处则是一片盲区,这些水井都是零星地散布在村头道边,周边没有监控。每个水井里面都有水泵和水管,水井上面则是简单地盖个石头,有的没有任何其他防护,这也给一些不法分子可乘之机。也正因此,前几年在其他村也出现过这样的投毒事件,给养殖户造成惨重损失。“建议政府能出台帮扶政策,在养殖区规划的时候,在源头上做好安全把控,安装监控。”

    据海阳警方介绍,接到报警后,他们去现场进行了查看,并对水质进行了取样,下一步将对水样的成分进行分析化验,案件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真糟心!创业大学生养虾 还没上市疑被毒死 预计损失70多万

2016年1月15日 12:00 来源:齐鲁晚报

    

    看着死去的虾,蔡希其和父亲愁容满面。本报记者秦雪丽 摄

    看着从水池里捞出来的一筐筐的死虾,创业刚起步的蔡希其一脸愁容。13日下午,也就短短十分钟,养殖大棚里22个池子中的62万尾南美白对虾全部死亡,水池里散发着刺鼻的农药气味。“再过20多天,这些虾就可以长成上市销售,也早有客户前来预订。”蔡希其无奈地说,从症状来看,他怀疑是有人故意投毒,目前已经报案,烟台海阳警方也已经对水质进行了取样。

    齐鲁晚报记者 秦雪丽

    满池子虾上蹿下跳,半小时便没了动静

    “感觉像噩梦一样。”回想起13日下午的事情,在海阳市龙山街道新民村搞南美白对虾养殖的大学生创业者蔡希其仍有些不能接受。

    13日下午3点,蔡希其像往常一样给22个大棚虾池子排水,并更换了部分新水,随后,他便出去维修锅炉了。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蔡希其再次来到养殖大棚中,却突然发现池子里的虾就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上蹿下跳,非常不正常。

    大约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在一番上蹿下跳的挣扎之后,整个池子一片死寂,62万尾虾全没有了动静。蔡希其着急地用网兜挨个池子捞虾,发现竟全都死了,而整个大棚里也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刺鼻性气味。“被人投毒了”这是蔡希其的第一反应,院子里有监控,其间也没有外人到访,养殖池子里怎么会有农药气味?蔡希其赶紧来到位于村头给池子供水的水井查看。这些水井里的水都是邻近海域渗透而来的,每个养殖户都有自己专门的水井,蔡希其在这里有三口井,同时给虾棚供水。

    在一口井中,蔡希其发现了问题,“刚趴到井口就闻到一股刺鼻性气味,像是农药味。”蔡希其说,他赶紧从井中打了一桶水,发现当时的水呈乳白色,上面还有泡沫,于是赶紧报警。

    一家人希望泡了汤,预计损失70多万

    14日下午,记者在虾棚中闻到一股淡淡的农药味,池子边上的石台上和筐子里零星地堆放着一些死虾。“还有很多没有捞出来,都死了,沉在了池底。再过20多天,就可以长成上市销售了,太可惜了。”蔡希其的父亲说。

    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创业者,这个虾棚可谓承载了蔡希其一家人的期望。“孩子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学的水产养殖,算是科班出身,懂技术会管理,养的虾也比别家要好,长得很快。”蔡希其的父亲说,儿子工作一段时间后,提出创业搞养殖,他很支持,专门从烟台市里跑到海阳养殖区给儿子帮忙。儿媳妇也辞掉了工作,一起帮忙。

    据介绍,2015年秋,蔡希其养过一次虾,成活率和产量都不错,也正因此,这个冬天,他又扩大了规模。“虾的养殖周期大约为三个多月,目前已经养了两个多月,长势很好,正准备把它们分苗,换到另一个大棚池子里。为此,前一天晚上我们刷池子刷到12点,想不到第二天就出事了。”蔡希其说,两个多月里,它们全家人付出了很多心血,没白天没黑夜地照顾这些虾。

    “如果这些虾没有死,过年的时候预计能卖到70多万元,有一些北京客户提前就打好招呼,说春节前来收购,可惜了!”蔡希其无奈地说。

    养殖区存监控盲区,警方已取水样化验

    “13日下午,边防派出所和刑警大队的都来看过现场,14日早上刑警大队还专门到这儿取了水样,说要回去化验分析。”蔡希其说,他也是刚刚踏入养殖行业,在养殖区也很低调,没有和人出现过大的冲突和矛盾,不明白为什么会遭到“投毒”这样的待遇,这让他心里既难受又后怕。

    据养殖区里一位老人介绍,每个养殖户家里一般都安装有监控,但在供水的水井处则是一片盲区,这些水井都是零星地散布在村头道边,周边没有监控。每个水井里面都有水泵和水管,水井上面则是简单地盖个石头,有的没有任何其他防护,这也给一些不法分子可乘之机。也正因此,前几年在其他村也出现过这样的投毒事件,给养殖户造成惨重损失。“建议政府能出台帮扶政策,在养殖区规划的时候,在源头上做好安全把控,安装监控。”

    据海阳警方介绍,接到报警后,他们去现场进行了查看,并对水质进行了取样,下一步将对水样的成分进行分析化验,案件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