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父亲撞人嫁女赔偿 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只会出现在电视剧中

2016-1-15 18:06:43

来源:中新网 作者:佘玉冰

    ●倾诉人:一梦(化名)女 37岁 柳州人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一定会有个角落,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孤独的欢喜。

    在线记录:记者佘玉冰

    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只会出现在电视剧中。女主角要漂亮善良,男主角要英俊多金,他们一定会经历浪漫又曲折的考验,然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可现实中,我们都是平凡人,爱情和婚姻的酸甜苦辣,放在柴米油盐下,显得多么微不足道。但小人物也有爱恨悲欢,也有值得珍藏的回忆和念想。

    一梦说:“我们无力反抗宿命的安排。在生活这部大电影中,我们扮演着渺小又悲情的角色,别人看来,也只是留下一声叹息,转瞬即忘……”

    美好回忆

    2015年秋,我带着12岁的儿子到柳州某医院做个小手术。施凡(化名)知道我从县城上来,特意借了辆面包车,早早等候在汽车站附近。

    那几天,他对我们母子照顾有加,在医院里几乎所有事情都由他亲手操办。甚至一日三餐,他都亲自准备,准时送来。

    儿子正处于叛逆期,每次看到施凡,都有些气鼓鼓的。他对我说:“妈,我不喜欢那个叔叔,你让他以后别来了!”

    “叔叔是妈妈的朋友,对我们又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喜欢他?”我不解。

    儿子憋了片刻,终于忍不住说:“来柳州前,我爸跟我讲,你带我看病是借口,你是来跟‘野男人’相会的,你要跟‘野男人’跑……”

    我愣住了,没想到那么难听的话,丈夫居然一张嘴就讲给儿子听,我的心凉了半截。

    “野男人”?丈夫说施凡是我的“野男人”?我心里一酸,眼泪都掉下来。施凡是我年少时的挚爱,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们之间曾拥有的回忆,是我漫长晦涩的余生中最后一抹微光。

    我和施凡相识于1999年。那一年,我20岁,他比我大两岁,我们都在柳州打工。

    我们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那时候的聚会不像现在这么高端大气。我们约去逛五星街,去吃平时舍不得吃的小零食。

    一群朋友中,施凡最为突出,因为他个子高,远远地一眼就能看到他。他长得不帅,表情也有些木讷,穿着打扮都很土气。当然,我也没比他好多少,刚从乡下进城的黄毛小丫头,瘦瘦的,穿着不合脚的鞋子,走起路来特别不自信。

    我们逛了一个下午,鞋子把我的脚磨破了,起了血泡,疼得我直咬牙,泪水在眼眶里转圈圈。只有施凡看出了我的“痛苦”,他帮我买了创可贴,路过一家小商店时,还特意给我买了双布鞋。

    同伴们都起哄:“施凡,人家的一举一动你这么上心,是不是喜欢人家?”

    施凡红着脸,扭过头,也不出声辩解。

    我的心怦怦直跳,那是我第一次品尝到爱情的滋味。

    “你和施凡挺配的。”当天晚上,和我同住的一个女生说。

    我正在梳头,镜子里照出了我的模样,眼睛细长,鼻子也不高,肤色还有些蜡黄――确实跟施凡很般配,我们都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长相了。

    20岁之前,没有人追过我,我自卑得连暗恋别人的勇气都没有。施凡让我感受到了身为女人的“特权”,那种被关怀、被宠爱的感觉,真好!

    我和施凡正式在一起,是1999年的夏天。那日,他骑着单车去我所在的工厂找我。他在市里上班,而我的工厂在市郊,骑单车要骑几十里路。他在车篮子里放一瓶结成冰块的矿泉水,顶着烈日和风尘来看我。

    他把一袋零食递到我跟前:“怕你晚上饿,早上起来急急忙忙又不吃早餐……”

    我望着他车篮里那瓶没舍得喝完的矿泉水,再望着他给我的

    ,就算嫁人,也是找个普通的凑合,说不定还不如他能赚钱……”

    我死活不同意,甚至想一走了之。可看着绝望的父母,困难的家庭,年幼的弟妹,我怎忍心如此自私?

    那段时间,母亲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这或许是你的命,你躲不过,就顺从吧,就当报答我们生养你的恩情……”

    情义如金

    我最后一次给施凡发寻呼信息时,接线小姐在电话那头不断地道:“您好,请留言?请问您要留言吗?”

    我哭得泣不成声,在接线小姐的沉默中,我艰难地说出几个字:“别来找我。”

    回村路过河边时,我将那台寻呼机扔进了水里。从此,我和施凡在漫长的十几年中,再无联系。

    我和现在的丈夫结婚的时候,他给我买了我的第一台手机,那用寻呼机承载着我们美好回忆的时代,彻底终结了。他对我还不错,只是疑心太重,总担心我会背着他找其他男人。

    我跟他一起经营镇上的小卖部,顺便摆了个小食摊,卖早点和零食。我们的收入不高,但日子也算过得安稳。十年前,瘫痪在床的婆婆病逝了,我的压力也减轻了许多。

    从儿子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放弃了对施凡的所有幻想。有时,我会安慰自己,我和施凡即便结婚,日子也会渐渐平淡的吧,他家穷,他要多努力,才能给我安稳的生活?我们之间仅有的爱情,也一定会被柴米油盐的琐事,消耗殆尽。

    所以,还不如双方都留一点念想,留一个美好回忆。

    2014年,当初和我一起在工厂打工的舍友联系上了我,她在柳州结婚生子了,她邀请我过去玩玩。我犹豫了很久,生活太枯燥乏味,我也确实该见见朋友了。

    在她家里,我忽然意识到什么叫幸福,什么叫婚姻!虽然她和丈夫住在一所旧房子里,空间很小,但夫妻双方有情有爱,互相拌嘴,一起做家务,温暖的气息在整间屋子里弥漫。

    我羡慕不已。她小心翼翼地对我说:“施凡,也在柳州定居了。他这些年过得不太好。”

    据说,他父亲是个赌徒,他背负了父亲全部的债务。他四处打工,辛苦还债,36岁才结婚。妻子在柳州做批发生意,他也就跟着妻子在这边定下来。夫妻俩起早贪黑,赚得的都是辛苦钱。

    我默默地流了眼泪。她又说:“前阵子见到施凡了,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给吗?”

    后来,施凡主动联系我。电话里,我们一声声叹息,一次次沉默,想说的话终究是说不出口。

    再后来,生活给了我重重一击。我们租的小卖部被拆迁了,我们失去了生存的“技能”,儿子又需要动个小手术,丈夫喝醉酒打伤人又要赔钱……走投无路的时候,施凡又给我汇了一笔钱。

    我说:“当年我借你的,还没还,怎么能又要你的钱?”

    他道:“就当上辈子我欠你的。如果你觉得今生还不了这份情,那来世再报吧!”

    我带儿子到柳州做手术时,从汽车站出来,他便站在马路对面。高高的个头,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我们相望许久,忍住眼泪。

    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却没有人为我们悲情的故事感到惋惜。我们是最平凡的小人物,但我们的爱情何其无辜,要被现实残酷肢解!有些情义,或许也只能放在心中,留到来世。(南国今报)

父亲撞人嫁女赔偿 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只会出现在电视剧中

2016年1月15日 18:06 来源:中新网

    ●倾诉人:一梦(化名)女 37岁 柳州人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一定会有个角落,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孤独的欢喜。

    在线记录:记者佘玉冰

    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只会出现在电视剧中。女主角要漂亮善良,男主角要英俊多金,他们一定会经历浪漫又曲折的考验,然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可现实中,我们都是平凡人,爱情和婚姻的酸甜苦辣,放在柴米油盐下,显得多么微不足道。但小人物也有爱恨悲欢,也有值得珍藏的回忆和念想。

    一梦说:“我们无力反抗宿命的安排。在生活这部大电影中,我们扮演着渺小又悲情的角色,别人看来,也只是留下一声叹息,转瞬即忘……”

    美好回忆

    2015年秋,我带着12岁的儿子到柳州某医院做个小手术。施凡(化名)知道我从县城上来,特意借了辆面包车,早早等候在汽车站附近。

    那几天,他对我们母子照顾有加,在医院里几乎所有事情都由他亲手操办。甚至一日三餐,他都亲自准备,准时送来。

    儿子正处于叛逆期,每次看到施凡,都有些气鼓鼓的。他对我说:“妈,我不喜欢那个叔叔,你让他以后别来了!”

    “叔叔是妈妈的朋友,对我们又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喜欢他?”我不解。

    儿子憋了片刻,终于忍不住说:“来柳州前,我爸跟我讲,你带我看病是借口,你是来跟‘野男人’相会的,你要跟‘野男人’跑……”

    我愣住了,没想到那么难听的话,丈夫居然一张嘴就讲给儿子听,我的心凉了半截。

    “野男人”?丈夫说施凡是我的“野男人”?我心里一酸,眼泪都掉下来。施凡是我年少时的挚爱,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们之间曾拥有的回忆,是我漫长晦涩的余生中最后一抹微光。

    我和施凡相识于1999年。那一年,我20岁,他比我大两岁,我们都在柳州打工。

    我们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那时候的聚会不像现在这么高端大气。我们约去逛五星街,去吃平时舍不得吃的小零食。

    一群朋友中,施凡最为突出,因为他个子高,远远地一眼就能看到他。他长得不帅,表情也有些木讷,穿着打扮都很土气。当然,我也没比他好多少,刚从乡下进城的黄毛小丫头,瘦瘦的,穿着不合脚的鞋子,走起路来特别不自信。

    我们逛了一个下午,鞋子把我的脚磨破了,起了血泡,疼得我直咬牙,泪水在眼眶里转圈圈。只有施凡看出了我的“痛苦”,他帮我买了创可贴,路过一家小商店时,还特意给我买了双布鞋。

    同伴们都起哄:“施凡,人家的一举一动你这么上心,是不是喜欢人家?”

    施凡红着脸,扭过头,也不出声辩解。

    我的心怦怦直跳,那是我第一次品尝到爱情的滋味。

    “你和施凡挺配的。”当天晚上,和我同住的一个女生说。

    我正在梳头,镜子里照出了我的模样,眼睛细长,鼻子也不高,肤色还有些蜡黄――确实跟施凡很般配,我们都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长相了。

    20岁之前,没有人追过我,我自卑得连暗恋别人的勇气都没有。施凡让我感受到了身为女人的“特权”,那种被关怀、被宠爱的感觉,真好!

    我和施凡正式在一起,是1999年的夏天。那日,他骑着单车去我所在的工厂找我。他在市里上班,而我的工厂在市郊,骑单车要骑几十里路。他在车篮子里放一瓶结成冰块的矿泉水,顶着烈日和风尘来看我。

    他把一袋零食递到我跟前:“怕你晚上饿,早上起来急急忙忙又不吃早餐……”

    我望着他车篮里那瓶没舍得喝完的矿泉水,再望着他给我的

    ,就算嫁人,也是找个普通的凑合,说不定还不如他能赚钱……”

    我死活不同意,甚至想一走了之。可看着绝望的父母,困难的家庭,年幼的弟妹,我怎忍心如此自私?

    那段时间,母亲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这或许是你的命,你躲不过,就顺从吧,就当报答我们生养你的恩情……”

    情义如金

    我最后一次给施凡发寻呼信息时,接线小姐在电话那头不断地道:“您好,请留言?请问您要留言吗?”

    我哭得泣不成声,在接线小姐的沉默中,我艰难地说出几个字:“别来找我。”

    回村路过河边时,我将那台寻呼机扔进了水里。从此,我和施凡在漫长的十几年中,再无联系。

    我和现在的丈夫结婚的时候,他给我买了我的第一台手机,那用寻呼机承载着我们美好回忆的时代,彻底终结了。他对我还不错,只是疑心太重,总担心我会背着他找其他男人。

    我跟他一起经营镇上的小卖部,顺便摆了个小食摊,卖早点和零食。我们的收入不高,但日子也算过得安稳。十年前,瘫痪在床的婆婆病逝了,我的压力也减轻了许多。

    从儿子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放弃了对施凡的所有幻想。有时,我会安慰自己,我和施凡即便结婚,日子也会渐渐平淡的吧,他家穷,他要多努力,才能给我安稳的生活?我们之间仅有的爱情,也一定会被柴米油盐的琐事,消耗殆尽。

    所以,还不如双方都留一点念想,留一个美好回忆。

    2014年,当初和我一起在工厂打工的舍友联系上了我,她在柳州结婚生子了,她邀请我过去玩玩。我犹豫了很久,生活太枯燥乏味,我也确实该见见朋友了。

    在她家里,我忽然意识到什么叫幸福,什么叫婚姻!虽然她和丈夫住在一所旧房子里,空间很小,但夫妻双方有情有爱,互相拌嘴,一起做家务,温暖的气息在整间屋子里弥漫。

    我羡慕不已。她小心翼翼地对我说:“施凡,也在柳州定居了。他这些年过得不太好。”

    据说,他父亲是个赌徒,他背负了父亲全部的债务。他四处打工,辛苦还债,36岁才结婚。妻子在柳州做批发生意,他也就跟着妻子在这边定下来。夫妻俩起早贪黑,赚得的都是辛苦钱。

    我默默地流了眼泪。她又说:“前阵子见到施凡了,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给吗?”

    后来,施凡主动联系我。电话里,我们一声声叹息,一次次沉默,想说的话终究是说不出口。

    再后来,生活给了我重重一击。我们租的小卖部被拆迁了,我们失去了生存的“技能”,儿子又需要动个小手术,丈夫喝醉酒打伤人又要赔钱……走投无路的时候,施凡又给我汇了一笔钱。

    我说:“当年我借你的,还没还,怎么能又要你的钱?”

    他道:“就当上辈子我欠你的。如果你觉得今生还不了这份情,那来世再报吧!”

    我带儿子到柳州做手术时,从汽车站出来,他便站在马路对面。高高的个头,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我们相望许久,忍住眼泪。

    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却没有人为我们悲情的故事感到惋惜。我们是最平凡的小人物,但我们的爱情何其无辜,要被现实残酷肢解!有些情义,或许也只能放在心中,留到来世。(南国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