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泡茶馆 是成都人生活的组成部分

2016-4-25 10:41:41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孙文波

    成都到处都是茶馆:公园、小巷,乡村集市上。坐茶馆是成都人生活的组成部分。有多少成都人一生的大部分下午时间都是在茶馆里度过的?没有人统计过,但肯定不少。所以茶馆很早就像镶嵌画一样,进入了我的脑子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铁路新村二幢对面马路边上的茶馆大得不可思议,炉灶上摆着几十支铜茶壶,每天里面至少坐了几百,甚至上千喝茶的人,从窗口望过去,让人不能不感到这是蔚为壮观的景象。有时候,家里的蜂窝煤炉子灭了,父母会叫我或妹妹去那里买一暖瓶开水回来。而平时如果我们进去,会被提着铜壶的堂倌粗暴地赶出来。

    对于有些人来说,在茶馆呆着已经成为他们一生的生活方式。成都的有些老人,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便是到茶馆,他们会在茶馆里度过从黎明到中午的一大段时间。

    那时的茶馆大多是简单的竹椅,天气好了还会摆在院子里。不像现在,茶馆越修越高级,很多茶馆都铺着地毯,椅子换成了宽大的藤编沙发,还有专供打麻将的包房,茶水也卖得贵多了,现在喝一杯茶最少要十元人民币,而那时才二角钱,茶叶的质量似乎也不如从前,那时的茶叶可以冲泡很多次仍然味道很足,不像现在,加上两三次水就寡淡无味了。但即使如此,生意仍然兴隆。在成都,茶馆不仅是人们休闲的场所,也是社交场所,谈生意、开会,招待外地友人,很多活动都在茶馆里进行。一位朋友告诉我,找人谈事,要是对方让你到办公室谈,事情基本办不成,如果对方让你找个茶馆坐一坐,事情成功的可能性则大了很多。有人要写一部关于成都茶馆的实录,完全可以随手找来很多起浮跌宕的人生悲喜剧故事。

    我喜欢在茶馆里呆着。过去在工厂当工人时,对我来说,喝茶还不单是享受,每天中午工休没有地方落脚休息,茶馆是我打发时间的唯一去处。我在工厂旁边的茶馆里要上一杯茶,然后读书,我最初的文学启蒙与茶馆有很大关系。叔本华《作为表象与意志的世界》、黑格尔的《美学》这样艰深晦涩的大部头哲学著作,艾略特、叶芝、庞德这样的西方现代主义诗人的作品,还有数不清的中外现代小说,我都是在茶馆里读的。正是因为在茶馆里读书,我们工厂的其他文学爱好者才找到我,让我与他们一起交流。从而开始了我的文学生涯。

    所以,即使现在每次回成都,只要是与朋友见面,一般都安排在茶馆里,与几个朋友一起,喝着茶,东拉西扯地聊天,对于我始终是最安逸的享受之一。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如此舒服的享受,在其他的城市里没有流行?即使有,也没有成都的茶馆那么普及,在形式上也更单纯,喝茶就是喝茶。而在北京,现在也有一些茶馆,但它们与成都的茶馆在实质上是不一样的。成都的茶馆是市民化的,是一种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人们在里面打扑克、麻将、闲聊。而北京的茶馆只是茶馆,还因为贵得出奇,人们进去除了喝几口水,没有人把自己的一生与之联系在一起。

泡茶馆 是成都人生活的组成部分

2016年4月25日 10:41 来源:海南日报

    成都到处都是茶馆:公园、小巷,乡村集市上。坐茶馆是成都人生活的组成部分。有多少成都人一生的大部分下午时间都是在茶馆里度过的?没有人统计过,但肯定不少。所以茶馆很早就像镶嵌画一样,进入了我的脑子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铁路新村二幢对面马路边上的茶馆大得不可思议,炉灶上摆着几十支铜茶壶,每天里面至少坐了几百,甚至上千喝茶的人,从窗口望过去,让人不能不感到这是蔚为壮观的景象。有时候,家里的蜂窝煤炉子灭了,父母会叫我或妹妹去那里买一暖瓶开水回来。而平时如果我们进去,会被提着铜壶的堂倌粗暴地赶出来。

    对于有些人来说,在茶馆呆着已经成为他们一生的生活方式。成都的有些老人,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便是到茶馆,他们会在茶馆里度过从黎明到中午的一大段时间。

    那时的茶馆大多是简单的竹椅,天气好了还会摆在院子里。不像现在,茶馆越修越高级,很多茶馆都铺着地毯,椅子换成了宽大的藤编沙发,还有专供打麻将的包房,茶水也卖得贵多了,现在喝一杯茶最少要十元人民币,而那时才二角钱,茶叶的质量似乎也不如从前,那时的茶叶可以冲泡很多次仍然味道很足,不像现在,加上两三次水就寡淡无味了。但即使如此,生意仍然兴隆。在成都,茶馆不仅是人们休闲的场所,也是社交场所,谈生意、开会,招待外地友人,很多活动都在茶馆里进行。一位朋友告诉我,找人谈事,要是对方让你到办公室谈,事情基本办不成,如果对方让你找个茶馆坐一坐,事情成功的可能性则大了很多。有人要写一部关于成都茶馆的实录,完全可以随手找来很多起浮跌宕的人生悲喜剧故事。

    我喜欢在茶馆里呆着。过去在工厂当工人时,对我来说,喝茶还不单是享受,每天中午工休没有地方落脚休息,茶馆是我打发时间的唯一去处。我在工厂旁边的茶馆里要上一杯茶,然后读书,我最初的文学启蒙与茶馆有很大关系。叔本华《作为表象与意志的世界》、黑格尔的《美学》这样艰深晦涩的大部头哲学著作,艾略特、叶芝、庞德这样的西方现代主义诗人的作品,还有数不清的中外现代小说,我都是在茶馆里读的。正是因为在茶馆里读书,我们工厂的其他文学爱好者才找到我,让我与他们一起交流。从而开始了我的文学生涯。

    所以,即使现在每次回成都,只要是与朋友见面,一般都安排在茶馆里,与几个朋友一起,喝着茶,东拉西扯地聊天,对于我始终是最安逸的享受之一。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如此舒服的享受,在其他的城市里没有流行?即使有,也没有成都的茶馆那么普及,在形式上也更单纯,喝茶就是喝茶。而在北京,现在也有一些茶馆,但它们与成都的茶馆在实质上是不一样的。成都的茶馆是市民化的,是一种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人们在里面打扑克、麻将、闲聊。而北京的茶馆只是茶馆,还因为贵得出奇,人们进去除了喝几口水,没有人把自己的一生与之联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