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扎进这黄土地

2017-10-13 04:42:43

来源:北京日报

    顺义牛栏山第一中学高三(17)班 王浩然

    远眺西边的晚霞,我的思绪,不由得飘向了遥远的大西北,那个偏远的小村落,那个在黄土地上生长的人——我年近八十的姥爷。

    那是一个倔强得如同冬天的老枣树般的老人,几乎没有离开过黄土地。

    每年暑期随母亲回乡,记忆最深刻的,是看我姥爷和姥姥在地里劳作。给向日葵除草,在枸杞地里摘枸杞,这是我姥爷干的最多的活计。

    高远而湛蓝的天底下,向日葵开花了,黄灿灿一地。我姥爷往往从早晨到晌午,一直在向日葵的行列里弓着腰,双手紧握锄把,精心地锄着行列里的杂草,“刷啦——刷啦——刷啦”,你看,随着向日葵叶子的扭动,姥爷的草帽上,沾着细细密密的金黄色的花粉,偶尔有绿色的叶子被锄把挂下来。蜜蜂嗡嗡嘤嘤,在金黄的花蕊里贪婪地吮吸着,游手好闲的彩色蝴蝶,自在地翻飞着、逗引着。看着向日葵地里的姥爷,我觉得他的身影是那么美。

    最令我感动的,是看着姥爷在枸杞地里摘枸杞的情形。姥爷的那块枸杞地,一共有66棵树,棵棵几乎一米多高。绿油油的细长的枝条上,缀着一颗颗红珍珠般的枸杞。摘枸杞的时候,可得十二分小心,嫩绿的枝条上,如篦齿一般,满布着密密的细刺,如若不小心扎进肉里,钻心的疼痛。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我姥爷搬一个小方凳,坐在枸杞树前摘,因为需要绕着树摘一圈,姥爷不得不起来又蹲下,后来他索性或跪着,或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老花眼费力地一颗颗摘着枸杞。“姥爷,我大舅,我小姨他们都住在城里,他们都要接您去城里住,您干吗不去?这么辛苦干什么?”听姥姥说姥爷不愿意去城里,我总是不明白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守在乡下干什么。

    “你不知道吧?姥爷在乡下,守着这几亩地,种点菜,种点瓜果,他们回来吃方便。这些枸杞,够你妈妈和你大舅他们送人,还能留些自己吃。”姥爷自豪地说。

    “花钱买,用不了几个钱,您这样太辛苦了。”我的话音未落,姥爷就回道:“瓜娃子,你姥爷这一辈子啥都不稀罕,就稀罕这黄土地。种了一辈子地,你让我歇着,我会闹毛病的。”面对姥爷,我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在土地上吃的那些苦,我是吃不了的。

    “妈,姥爷那么大岁数了,还守着土地,种瓜果蔬菜,种枸杞。您说他是不是最爱的就是土地?”在回来的路上,紧紧握着母亲的手,我问。

    “是啊,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时代如何发展,就有你姥爷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的根已经深深地扎进这黄土地里,对土地的情已经融入到了他们的血液之中。”听着母亲的话语,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黄土地上生长的人。

扎进这黄土地

2017年10月13日 04:42 来源:北京日报

    顺义牛栏山第一中学高三(17)班 王浩然

    远眺西边的晚霞,我的思绪,不由得飘向了遥远的大西北,那个偏远的小村落,那个在黄土地上生长的人——我年近八十的姥爷。

    那是一个倔强得如同冬天的老枣树般的老人,几乎没有离开过黄土地。

    每年暑期随母亲回乡,记忆最深刻的,是看我姥爷和姥姥在地里劳作。给向日葵除草,在枸杞地里摘枸杞,这是我姥爷干的最多的活计。

    高远而湛蓝的天底下,向日葵开花了,黄灿灿一地。我姥爷往往从早晨到晌午,一直在向日葵的行列里弓着腰,双手紧握锄把,精心地锄着行列里的杂草,“刷啦——刷啦——刷啦”,你看,随着向日葵叶子的扭动,姥爷的草帽上,沾着细细密密的金黄色的花粉,偶尔有绿色的叶子被锄把挂下来。蜜蜂嗡嗡嘤嘤,在金黄的花蕊里贪婪地吮吸着,游手好闲的彩色蝴蝶,自在地翻飞着、逗引着。看着向日葵地里的姥爷,我觉得他的身影是那么美。

    最令我感动的,是看着姥爷在枸杞地里摘枸杞的情形。姥爷的那块枸杞地,一共有66棵树,棵棵几乎一米多高。绿油油的细长的枝条上,缀着一颗颗红珍珠般的枸杞。摘枸杞的时候,可得十二分小心,嫩绿的枝条上,如篦齿一般,满布着密密的细刺,如若不小心扎进肉里,钻心的疼痛。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我姥爷搬一个小方凳,坐在枸杞树前摘,因为需要绕着树摘一圈,姥爷不得不起来又蹲下,后来他索性或跪着,或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老花眼费力地一颗颗摘着枸杞。“姥爷,我大舅,我小姨他们都住在城里,他们都要接您去城里住,您干吗不去?这么辛苦干什么?”听姥姥说姥爷不愿意去城里,我总是不明白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守在乡下干什么。

    “你不知道吧?姥爷在乡下,守着这几亩地,种点菜,种点瓜果,他们回来吃方便。这些枸杞,够你妈妈和你大舅他们送人,还能留些自己吃。”姥爷自豪地说。

    “花钱买,用不了几个钱,您这样太辛苦了。”我的话音未落,姥爷就回道:“瓜娃子,你姥爷这一辈子啥都不稀罕,就稀罕这黄土地。种了一辈子地,你让我歇着,我会闹毛病的。”面对姥爷,我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在土地上吃的那些苦,我是吃不了的。

    “妈,姥爷那么大岁数了,还守着土地,种瓜果蔬菜,种枸杞。您说他是不是最爱的就是土地?”在回来的路上,紧紧握着母亲的手,我问。

    “是啊,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时代如何发展,就有你姥爷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的根已经深深地扎进这黄土地里,对土地的情已经融入到了他们的血液之中。”听着母亲的话语,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黄土地上生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