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别人家的孩子

2017-10-13 04:42:45

来源:北京日报

    朋友的声音显得略微颤抖,隐隐有几下抽噎,让我更加明白:她此时需要有人听她诉苦。

    “我和我爸吵架了。”她勉强从嘴边挤出这几个字,眼睛通红。

    “嗯,我懂,跟爸妈吵架是很难缓和的。”我只好开始安慰,“别难受了,咱们先去吃点东西释放一下吧。”我带着她朝着附近的小店走去。

    天空中浮着几片墨般浓重的云,阳光被遮天空逐渐沉重阴暗,看这天气是要下雨了。带她赶了几步,我们总算在雨开始之前进入小店。

    她坐到了临近窗边的桌前,手托着腮,凝视着已经淋湿的大街,似因听到浅浅雨声而更加显出忧郁。我不好开口,只好自作主张点了些小食饮料。她回过神来,要了杯苦咖啡。

    “上一次,上上次,都是这样。还有再之前,更之前,一直以来他们都觉得我不行!”她的忧郁变成了烦躁,继而眼泪又宛若开闸的河水,奔涌不停。

    “是因为什么?”我略壮胆低声问道。

    “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全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她扑到了桌子上,颤抖变成了抽泣。没多久我了解了事情原委。朋友接连几次的不理想成绩,让给予她厚望的父母三天两头夸她们班上第一。或是不服,或是嫉妒,朋友一直积攒着那些不爽,使她易于喜怒无常。

    她喝了口咖啡:“啊,好苦,真难喝……喂,你怎么都不安慰安慰我?”

    “其实我爸妈也天天这么说,我觉得没什么啊,因为,我觉得他们都是为了我好。我想,你爸妈也一定对你没有成见,他们那么说也是为了激励你啊。他们心里想的都是你,你何必总留下这些不好的回忆呢?你想想,你爸妈为你付出了多少?”

    “可……”她想说些什么,电话忽然响了。

    “你这孩子跑哪儿去了?出门说都不说一声,你知道我和你爸有多担心吗?这次是你爸太过分了,你赶紧回来吧。妈做了你最爱吃的鸡翅。”

    “妈,我……”她刚止住的泪水再度登场,只是似乎换了个模样。

    “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你看,天都晴了。”

    天空总留不住乌云,但它总能努力留住阳光,因为它知道该留下什么。人却总因为些许小矛盾留下了难以消除的负面情绪,忘记了该留下的应是一起生活的美好之景,相处时最真挚的情。

    朋友的心结终被解开,临走前我尝了尝那杯只被喝了一口的苦咖啡,苦涩之感在舌尖滑过,但苦涩之后留下了满嘴的醇香。指导教师 晏辉

别人家的孩子

2017年10月13日 04:42 来源:北京日报

    朋友的声音显得略微颤抖,隐隐有几下抽噎,让我更加明白:她此时需要有人听她诉苦。

    “我和我爸吵架了。”她勉强从嘴边挤出这几个字,眼睛通红。

    “嗯,我懂,跟爸妈吵架是很难缓和的。”我只好开始安慰,“别难受了,咱们先去吃点东西释放一下吧。”我带着她朝着附近的小店走去。

    天空中浮着几片墨般浓重的云,阳光被遮天空逐渐沉重阴暗,看这天气是要下雨了。带她赶了几步,我们总算在雨开始之前进入小店。

    她坐到了临近窗边的桌前,手托着腮,凝视着已经淋湿的大街,似因听到浅浅雨声而更加显出忧郁。我不好开口,只好自作主张点了些小食饮料。她回过神来,要了杯苦咖啡。

    “上一次,上上次,都是这样。还有再之前,更之前,一直以来他们都觉得我不行!”她的忧郁变成了烦躁,继而眼泪又宛若开闸的河水,奔涌不停。

    “是因为什么?”我略壮胆低声问道。

    “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全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她扑到了桌子上,颤抖变成了抽泣。没多久我了解了事情原委。朋友接连几次的不理想成绩,让给予她厚望的父母三天两头夸她们班上第一。或是不服,或是嫉妒,朋友一直积攒着那些不爽,使她易于喜怒无常。

    她喝了口咖啡:“啊,好苦,真难喝……喂,你怎么都不安慰安慰我?”

    “其实我爸妈也天天这么说,我觉得没什么啊,因为,我觉得他们都是为了我好。我想,你爸妈也一定对你没有成见,他们那么说也是为了激励你啊。他们心里想的都是你,你何必总留下这些不好的回忆呢?你想想,你爸妈为你付出了多少?”

    “可……”她想说些什么,电话忽然响了。

    “你这孩子跑哪儿去了?出门说都不说一声,你知道我和你爸有多担心吗?这次是你爸太过分了,你赶紧回来吧。妈做了你最爱吃的鸡翅。”

    “妈,我……”她刚止住的泪水再度登场,只是似乎换了个模样。

    “你还是早点回去吧。你看,天都晴了。”

    天空总留不住乌云,但它总能努力留住阳光,因为它知道该留下什么。人却总因为些许小矛盾留下了难以消除的负面情绪,忘记了该留下的应是一起生活的美好之景,相处时最真挚的情。

    朋友的心结终被解开,临走前我尝了尝那杯只被喝了一口的苦咖啡,苦涩之感在舌尖滑过,但苦涩之后留下了满嘴的醇香。指导教师 晏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