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参与刷单违法之乱,必将反受其害

2019-9-1 04:38:57

来源:法制日报 

    □舒锐

    在八部委联合开展“网剑行动”,严打刷单等网络市场顽疾的背景下,一些希望通过刷单不当得利的刷手们却公然通过媒体、社交媒体频繁虚假爆料,以“付了款没收到货”为由四处抱团投诉。对此,电商平台方面表示,对于刷单行为零容忍,涉事商家将按照平台规则处置并移交相关部门,而对于刷手这种违法行为,不予保护。

    我们越来越离不开网购,而在网购中,我们通常难以接触到商品实物,更多地需要通过网店信用评级进行选择。我们选择一家网店,往往是因为这家网店通过以往服务获得了较好的信用记录。之所以选择某个电商平台,其前提正在于我们对该平台所设定的交易规则认可并主动服从、遵守,而信用体系则是交易规则中最重要的方面之一。

    几乎所有电商平台均采用依托交易量与好评度的信用评级制度。一些不良卖家为迅速提供信用度,雇佣刷手,用真实的快递单号炮制出逼真的虚假交易,进而进行虚假好评,营造出好评如潮的假象,误导消费者。这种不诚信行为,不仅侵害到其他商家的利益,更对电商信用体系造成了致命打击。消费者、正规商家、电商平台均饱受其害。

    毫无争议,刷单商家显然构成了违法侵权。反不正当竞争法对网络刷单作出了明确的规定: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违反者,处2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今年年初实施的电子商务法也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因刷单被封店的不良商家在不同平台比比皆是。在司法实务中,也出现过多起电商平台起诉刷单商家要求赔偿的案例,均以认定不良商家侵权赔偿告终。刷手的法律责任则看似没有那么明显。或许这只是因为刷手分布分散,各种类型的追责成本较高,所以较少看到刷手因此被追责。其实,刷手已经和商家一道构成了共同违法、共同侵权,随时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在刷单黑市中,刷手毫无权利保障可言。刷手与商家构成的法律关系,在形式上是委托合同关系,商家委托刷手进行刷单。但事实上,这份“合同”不仅违反强行法,更是恶意串通,损害了电商、其他商家与消费者等多重他人利益,还涉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触发了合同无效的多项事由。要是商家“赖账”不给“刷单费”,刷手没有任何办法。

    更凶险的是,不少犯罪分子并非是想增加网店信用,而是打着刷单幌子,骗取刷手的货款。他们要求刷手支付价款后,直接点击确认收货,自己则卷款而逃。从平台规则以及正常商业模式的角度,不良商家待到确认收货,就有权利申请平台支付代为保存的货款。毕竟,接受到确认收货的指令对于平台而言,就是买家作出了同意付款的意思表示。一般而言,只要平台能够提供出商家信息,则无须承担任何责任。

    在理论上,刷手还能找商家赔偿,甚至进行刑事报案。但即便案件侦破,常见的结果也是犯罪分子已然把赃款挥霍,退赔遥遥无期。可见,所有网购参与者都有必要擦亮眼睛,共同抵制刷单行为。一遭沦为刷手,或将抱憾终身。刷单不仅让自己成为违法行为的参与者,更可能让自己沦为犯罪对象,偷鸡不成蚀把米。

    (作者单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推荐阅读

参与刷单违法之乱,必将反受其害

2019年9月1日 04:38 来源:法制日报 

    □舒锐

    在八部委联合开展“网剑行动”,严打刷单等网络市场顽疾的背景下,一些希望通过刷单不当得利的刷手们却公然通过媒体、社交媒体频繁虚假爆料,以“付了款没收到货”为由四处抱团投诉。对此,电商平台方面表示,对于刷单行为零容忍,涉事商家将按照平台规则处置并移交相关部门,而对于刷手这种违法行为,不予保护。

    我们越来越离不开网购,而在网购中,我们通常难以接触到商品实物,更多地需要通过网店信用评级进行选择。我们选择一家网店,往往是因为这家网店通过以往服务获得了较好的信用记录。之所以选择某个电商平台,其前提正在于我们对该平台所设定的交易规则认可并主动服从、遵守,而信用体系则是交易规则中最重要的方面之一。

    几乎所有电商平台均采用依托交易量与好评度的信用评级制度。一些不良卖家为迅速提供信用度,雇佣刷手,用真实的快递单号炮制出逼真的虚假交易,进而进行虚假好评,营造出好评如潮的假象,误导消费者。这种不诚信行为,不仅侵害到其他商家的利益,更对电商信用体系造成了致命打击。消费者、正规商家、电商平台均饱受其害。

    毫无争议,刷单商家显然构成了违法侵权。反不正当竞争法对网络刷单作出了明确的规定: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违反者,处2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今年年初实施的电子商务法也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因刷单被封店的不良商家在不同平台比比皆是。在司法实务中,也出现过多起电商平台起诉刷单商家要求赔偿的案例,均以认定不良商家侵权赔偿告终。刷手的法律责任则看似没有那么明显。或许这只是因为刷手分布分散,各种类型的追责成本较高,所以较少看到刷手因此被追责。其实,刷手已经和商家一道构成了共同违法、共同侵权,随时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在刷单黑市中,刷手毫无权利保障可言。刷手与商家构成的法律关系,在形式上是委托合同关系,商家委托刷手进行刷单。但事实上,这份“合同”不仅违反强行法,更是恶意串通,损害了电商、其他商家与消费者等多重他人利益,还涉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触发了合同无效的多项事由。要是商家“赖账”不给“刷单费”,刷手没有任何办法。

    更凶险的是,不少犯罪分子并非是想增加网店信用,而是打着刷单幌子,骗取刷手的货款。他们要求刷手支付价款后,直接点击确认收货,自己则卷款而逃。从平台规则以及正常商业模式的角度,不良商家待到确认收货,就有权利申请平台支付代为保存的货款。毕竟,接受到确认收货的指令对于平台而言,就是买家作出了同意付款的意思表示。一般而言,只要平台能够提供出商家信息,则无须承担任何责任。

    在理论上,刷手还能找商家赔偿,甚至进行刑事报案。但即便案件侦破,常见的结果也是犯罪分子已然把赃款挥霍,退赔遥遥无期。可见,所有网购参与者都有必要擦亮眼睛,共同抵制刷单行为。一遭沦为刷手,或将抱憾终身。刷单不仅让自己成为违法行为的参与者,更可能让自己沦为犯罪对象,偷鸡不成蚀把米。

    (作者单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