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四川一男子患尿毒症 智障哥哥愿捐肾救他

2016-1-15 10:55:4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四川新闻网 作者:龙艳

    

    王华(左)和母亲以及哥哥王刚

    一个是从小患有智障的哥哥,一个是2014年被查出患上尿毒症的弟弟。因为哥哥患有智障,弟弟一直支撑着家庭并照顾哥哥,虽然一个家庭清贫,但因为努力还算过得幸福。然而当疾病的魔手伸来之时,这个原本就贫瘠的家庭几近被摧毁。

    医院的检查显示,哥哥王强(化名)的肾和他相匹配,可以进行肾移植。在和哥哥进行交流之后,哥哥愿意将一个肾移植给弟弟,然而现在最大的困扰又来了:已经一贫如洗欠债数万元的贫瘠家庭,根本无法拿出换肾手术的钱。

    不幸患上尿毒症被判“死缓”

    今日,四川新闻网记者见到王华时,他看上去显得很疲倦。他说,昨天刚在内江第二人民医院做完透析。他的家很穷:一间50平方米左右未完工的砖房,房子很陈旧,房屋中唯一能称得上“家电”的就一个电饭煲。

    王华母亲已经86岁,30多年前,王华父亲去世,而他哥哥王强从小便患有智障,目前也未成婚。王华说,小时候是他母亲支撑家庭,到了他成年之后,便由他外出打工支撑,“以前虽然过得苦,但是家里面人都勤奋,一家人过得和和睦睦的。”

    变故发生在2014年,当时在广州打工的王华突然感觉自己身体疲乏无力、心悸。到医院一检查,发现患上了尿毒症。之后为了省钱,他回到了内江的医院进行治疗。

    最开始,王华并没有将病情告诉家人,但因为治疗要花费大量的钱,王华最后不得不将情况告知了家人。

    配型成功哥哥愿意将肾移植给弟弟

    王华患病,对于这个清苦的家庭是一个悲剧:每周前往医院透析,一次透析费用700元,一周3次。“前几年在工地上打工挣的钱都花完了。”王华说,前前后后治病共花费了20万元,其中有8万元是借款。

    王华说,看到家人跟着自己受累,觉得很难受,“我觉得死了可能更好些。”

    去年7月份,他和哥哥王强前往华西医院进行了配型,幸运的是配型成功了,哥哥王强的肾可以和他进行移植。王华说,“配型成功之后,我们就慢慢和他说,问他愿不愿意将一个肾移植,他可能反应有点慢,但是听懂了之后就慢慢点头。”从小就一起生活,王华知道哥哥王强是愿意的。

    然而肾移植的花费巨大,至少在20万元,如今已经负债累累的家庭根本难以承受这样的重担。王华的邻居郑帮君说,“王华他们一家人对人都很好,和我们周围人关系都很好;希望社会上有好心人能帮帮他们,一个人的力量小,人多了力量就大了,我们都希望他们能够度过这个难关。”

    四川新闻网记者了解到,因为王华哥哥自小患疾,为智障患者,“换肾”于他可能是比较难以理解的概念,此时有市民会关心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牵扯到一些法律问题?四川新闻网记者咨询律师后获知,在这种情况下,按法律程序,只要王强的监护人同意,便可进行换肾手术。王强的监护人,86岁的邱群芝同意的话,换肾手术便不存在问题。(记者龙艳摄影报道)

四川一男子患尿毒症 智障哥哥愿捐肾救他

2016年1月15日 10:5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四川新闻网

    

    王华(左)和母亲以及哥哥王刚

    一个是从小患有智障的哥哥,一个是2014年被查出患上尿毒症的弟弟。因为哥哥患有智障,弟弟一直支撑着家庭并照顾哥哥,虽然一个家庭清贫,但因为努力还算过得幸福。然而当疾病的魔手伸来之时,这个原本就贫瘠的家庭几近被摧毁。

    医院的检查显示,哥哥王强(化名)的肾和他相匹配,可以进行肾移植。在和哥哥进行交流之后,哥哥愿意将一个肾移植给弟弟,然而现在最大的困扰又来了:已经一贫如洗欠债数万元的贫瘠家庭,根本无法拿出换肾手术的钱。

    不幸患上尿毒症被判“死缓”

    今日,四川新闻网记者见到王华时,他看上去显得很疲倦。他说,昨天刚在内江第二人民医院做完透析。他的家很穷:一间50平方米左右未完工的砖房,房子很陈旧,房屋中唯一能称得上“家电”的就一个电饭煲。

    王华母亲已经86岁,30多年前,王华父亲去世,而他哥哥王强从小便患有智障,目前也未成婚。王华说,小时候是他母亲支撑家庭,到了他成年之后,便由他外出打工支撑,“以前虽然过得苦,但是家里面人都勤奋,一家人过得和和睦睦的。”

    变故发生在2014年,当时在广州打工的王华突然感觉自己身体疲乏无力、心悸。到医院一检查,发现患上了尿毒症。之后为了省钱,他回到了内江的医院进行治疗。

    最开始,王华并没有将病情告诉家人,但因为治疗要花费大量的钱,王华最后不得不将情况告知了家人。

    配型成功哥哥愿意将肾移植给弟弟

    王华患病,对于这个清苦的家庭是一个悲剧:每周前往医院透析,一次透析费用700元,一周3次。“前几年在工地上打工挣的钱都花完了。”王华说,前前后后治病共花费了20万元,其中有8万元是借款。

    王华说,看到家人跟着自己受累,觉得很难受,“我觉得死了可能更好些。”

    去年7月份,他和哥哥王强前往华西医院进行了配型,幸运的是配型成功了,哥哥王强的肾可以和他进行移植。王华说,“配型成功之后,我们就慢慢和他说,问他愿不愿意将一个肾移植,他可能反应有点慢,但是听懂了之后就慢慢点头。”从小就一起生活,王华知道哥哥王强是愿意的。

    然而肾移植的花费巨大,至少在20万元,如今已经负债累累的家庭根本难以承受这样的重担。王华的邻居郑帮君说,“王华他们一家人对人都很好,和我们周围人关系都很好;希望社会上有好心人能帮帮他们,一个人的力量小,人多了力量就大了,我们都希望他们能够度过这个难关。”

    四川新闻网记者了解到,因为王华哥哥自小患疾,为智障患者,“换肾”于他可能是比较难以理解的概念,此时有市民会关心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牵扯到一些法律问题?四川新闻网记者咨询律师后获知,在这种情况下,按法律程序,只要王强的监护人同意,便可进行换肾手术。王强的监护人,86岁的邱群芝同意的话,换肾手术便不存在问题。(记者龙艳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