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特朗普和美国共和党内的“阶级斗争”

2016-1-15 11:09:52

来源:新华网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15日发表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的于时语撰写的题为《特朗普和美国共和党内的“阶级斗争”》的文章。文章说,美国房地产大亨兼娱乐明星唐纳德·特朗普去年作为共和党人正式参选总统,原先一直被看成是“体制外”人士的玩票搅局,并无太多实际当选可能。特朗普本人也持续发表各种“政治不正确”言论,招来两党主流政客一致讨伐。可是特朗普却在共和党初选选民民调中一直稳居第一,支持率超过4成。据美国有线电视网调查,到年底,共和党选民中对特朗普有正面观感的居然达到71%。这一原来被许多美国上层精英视为政治小丑的大亨,越来越有可能赢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这一可能的政治现实,日益引起共和党上层精英的深刻担虑甚至恐慌。例如右翼大牌论客乔治·威尔和迈克尔·格尔森(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撰稿人)都发出警告:如果特朗普获得总统提名,共和党会出现“党将不党”的局面。或者以《纽约时报》1月9日一篇头版报道的说法,共和党会发生“长期分裂”。

    民望次于特朗普的另一共和党候选人克鲁兹,也是被共和党上层厌恶的民粹主义领袖。至今为止,没有一名共和党籍州长或参议员出面支持这两个“体制外”候选人,可见共和党主流政客的态度。

    共和党目前的困境和危机,一言以蔽之,代表了一场党内的“阶级斗争”:长期主导共和党的华尔街和企业界金权精英,面临来自共和党草根底层阶级的“造反”。这场“阶级斗争”也意味自从美国前总统里根以来,共和党动员利用白人中下阶层的政治战略难以为继。

    这里,不能不提到美国学者弗兰克2004年出版的畅销书《堪萨斯州是怎么回事?》。该书的基本论点,是共和党利用文化、宗教、种族等“价值”议题,诸如堕胎、同性恋、持枪权等等,从民主党那里夺得白人中下阶层,使得他们违背自身经济利益,投票支持共和党。各种社会调查表明,这些中下阶层白人日益成为共和党的草根中坚。

    在华尔街和企业界的主导下,共和党长期以来的主流方针是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减少税收、放松管制、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等等,并且睁眼闭眼地放任“非法移民”现象。这些政策的主要获益者是资方和富有阶层。而美国的劳工尤其是低教育蓝领阶层,实在是最大的输家。

    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全球化之下,美国资本充分利用海外便宜的劳工,输出就业和职位,使得原先蓝领制造业职位大量流失,剩下的也受到巨大的成本压力,工资停滞或者下降。美国GDP中的劳工成分不断减少,是个明证。

    再以表面上带有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色彩的反“非法移民”运动。这里的事实,是这些“非法移民”为上层阶级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尤其为美国企业界提供了充沛的廉价劳力,而严重压制了美国自身低教育蓝领阶层的工资和就业机会。例如研究表明:1980年至2000年间,墨西哥和南美合法和非法移民,导致美国劳工总收入减少了3.7%,而且主要集中在低教育蓝领行业,使得他们实际收入减少远超一成。再如2011年夏,亚拉巴马州采纳极端措施驱逐非法移民后,州内失业率相对邻州出现显著下降。

    固然在美国低教育蓝领阶层中,少数民族比例超常,这一劳工群体的主体毕竟还是白人。特朗普掀起的民粹主义旋风,因此反映了这一中下阶层白人群体的政治觉醒。所谓的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其实代表了重大的经济利益,说明中下层白人开始公开争取自身的权益,不再盲目附和共和党上层金权。

    这场明显的党内“阶级斗争”,成为共和党内部凝聚力和未来方向的极大挑战。鉴于美国人口组成的演变,共和党必须在白人草根之外,扩大对少数民族尤其拉美裔的吸引力。所以娶了墨西哥太太的杰布·布什,原来是华尔街和企业界大佬最中意的下届总统候选人。但是蓝领白人群体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造反”,使得共和党上层精英与下层草根阶层之间出现巨大裂痕。这说明了金权影响力的自然极限,也是美国民主制度的良性现象。但是,这难免导致美国内政及外交政策的深刻变化。

特朗普和美国共和党内的“阶级斗争”

2016年1月15日 11:09 来源:新华网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15日发表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的于时语撰写的题为《特朗普和美国共和党内的“阶级斗争”》的文章。文章说,美国房地产大亨兼娱乐明星唐纳德·特朗普去年作为共和党人正式参选总统,原先一直被看成是“体制外”人士的玩票搅局,并无太多实际当选可能。特朗普本人也持续发表各种“政治不正确”言论,招来两党主流政客一致讨伐。可是特朗普却在共和党初选选民民调中一直稳居第一,支持率超过4成。据美国有线电视网调查,到年底,共和党选民中对特朗普有正面观感的居然达到71%。这一原来被许多美国上层精英视为政治小丑的大亨,越来越有可能赢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这一可能的政治现实,日益引起共和党上层精英的深刻担虑甚至恐慌。例如右翼大牌论客乔治·威尔和迈克尔·格尔森(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撰稿人)都发出警告:如果特朗普获得总统提名,共和党会出现“党将不党”的局面。或者以《纽约时报》1月9日一篇头版报道的说法,共和党会发生“长期分裂”。

    民望次于特朗普的另一共和党候选人克鲁兹,也是被共和党上层厌恶的民粹主义领袖。至今为止,没有一名共和党籍州长或参议员出面支持这两个“体制外”候选人,可见共和党主流政客的态度。

    共和党目前的困境和危机,一言以蔽之,代表了一场党内的“阶级斗争”:长期主导共和党的华尔街和企业界金权精英,面临来自共和党草根底层阶级的“造反”。这场“阶级斗争”也意味自从美国前总统里根以来,共和党动员利用白人中下阶层的政治战略难以为继。

    这里,不能不提到美国学者弗兰克2004年出版的畅销书《堪萨斯州是怎么回事?》。该书的基本论点,是共和党利用文化、宗教、种族等“价值”议题,诸如堕胎、同性恋、持枪权等等,从民主党那里夺得白人中下阶层,使得他们违背自身经济利益,投票支持共和党。各种社会调查表明,这些中下阶层白人日益成为共和党的草根中坚。

    在华尔街和企业界的主导下,共和党长期以来的主流方针是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减少税收、放松管制、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等等,并且睁眼闭眼地放任“非法移民”现象。这些政策的主要获益者是资方和富有阶层。而美国的劳工尤其是低教育蓝领阶层,实在是最大的输家。

    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全球化之下,美国资本充分利用海外便宜的劳工,输出就业和职位,使得原先蓝领制造业职位大量流失,剩下的也受到巨大的成本压力,工资停滞或者下降。美国GDP中的劳工成分不断减少,是个明证。

    再以表面上带有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色彩的反“非法移民”运动。这里的事实,是这些“非法移民”为上层阶级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尤其为美国企业界提供了充沛的廉价劳力,而严重压制了美国自身低教育蓝领阶层的工资和就业机会。例如研究表明:1980年至2000年间,墨西哥和南美合法和非法移民,导致美国劳工总收入减少了3.7%,而且主要集中在低教育蓝领行业,使得他们实际收入减少远超一成。再如2011年夏,亚拉巴马州采纳极端措施驱逐非法移民后,州内失业率相对邻州出现显著下降。

    固然在美国低教育蓝领阶层中,少数民族比例超常,这一劳工群体的主体毕竟还是白人。特朗普掀起的民粹主义旋风,因此反映了这一中下阶层白人群体的政治觉醒。所谓的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其实代表了重大的经济利益,说明中下层白人开始公开争取自身的权益,不再盲目附和共和党上层金权。

    这场明显的党内“阶级斗争”,成为共和党内部凝聚力和未来方向的极大挑战。鉴于美国人口组成的演变,共和党必须在白人草根之外,扩大对少数民族尤其拉美裔的吸引力。所以娶了墨西哥太太的杰布·布什,原来是华尔街和企业界大佬最中意的下届总统候选人。但是蓝领白人群体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造反”,使得共和党上层精英与下层草根阶层之间出现巨大裂痕。这说明了金权影响力的自然极限,也是美国民主制度的良性现象。但是,这难免导致美国内政及外交政策的深刻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