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维持国家强大是重中之重

2016-1-15 14:39:51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乔治·马尔布吕诺

    题:阿拉伯革命:维持国家强大是重中之重(作者乔治·马尔布吕诺)

    从的黎波里到大马士革,从开罗到萨那,民主化的希望已消失。圣战分子已经利用该地区不稳定局势,趁机扩大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2012年春天,当法国前总理爱德华·巴拉迪尔作为特使抵达沙特阿拉伯,要求沙特为当前的变化提供资金支持时,时任沙特外交大臣的费萨尔突然打断了他。费萨尔说:“‘阿拉伯之春’呀!我知道你很喜欢它。你们的媒体对它有很多报道。但对我们来说,它什么都不是。它会是春天?秋天还是冬天?我们对此一无所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些处于社会动荡的国家必须尽快找到新的稳定。”

    四年后的今天,这位已经去世的智者所说的比任何时候都有现实意义。从的黎波里到大马士革,从开罗到萨那,民主化的希望已经消失。圣战分子已经利用该地区不稳定的局势,趁机扩大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在国家四分五裂的情况下,人民的希望就会破灭。对于那些渴望美好生活的普通民众来说,最大的希望就是得到更多的稳定和自由。

    埃及的例子就很能说明问题。该国正经历着后穆巴拉克时代的“重建”。塞西总统不断在增强自己的权力。埃及的军事当局不仅加强了对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控制,同时也对伊斯兰主义者展开了清剿。

    埃及的邻国利比亚则出现了十分混乱的局面,这个国家不仅有两个相互对立的政府,而且各种民兵武装相互对峙。与在埃及一样,“伊斯兰国”组织趁机在那些政府无力管辖的地区扎下了根。面对这一局面,西方的外交确立了新重点:要维持国家政权的强大,哪怕这是一个专制政权。埃及的情况就是如此,“强人”的存在令人感到放心。从某种程度上看,叙利亚的情况也是如此:西方已不再要求将叙利亚的军队和机构彻底推翻,而只是要求巴沙尔·阿萨德下台。

    叙利亚的悲剧充分说明了“阿拉伯之春”的幻想已破灭:与一个残暴独裁政权——尤其是当它在得到少数派或外国势力支持的情况下——直接对抗的战略并不能带来预期的结果。结果只能是国家的支离破碎,什叶派和逊尼派分别在伊朗和沙特的支持下展开宗派战争。在这里,伊斯兰主义者和圣战分子同样也利用这一机会壮大了自己的力量——他们的目标肯定不会是在巴沙尔下台之后建立民主。民众当然十分清楚这样一个现实政治。最新民调显示,只有38%的阿拉伯年轻人——这一数字在2012年为72%——认为“阿拉伯之春”的动乱给他们带来了“好处”。在也门,动乱最终也被伊斯兰主义者所绑架。

    只有突尼斯在革命之后成功完成了“民族对话”。不过,一位外交官承认:“这是众多失败例子中唯一给人带来一点希望的国家,但这里的形势依然十分脆弱。”这个国家也面临着许多挑战:利比亚战乱可能波及突尼斯、这个国家安全部队的力量十分虚弱、圣战分子无处不在等等。

维持国家强大是重中之重

2016年1月15日 14:39 来源:参考消息网

    题:阿拉伯革命:维持国家强大是重中之重(作者乔治·马尔布吕诺)

    从的黎波里到大马士革,从开罗到萨那,民主化的希望已消失。圣战分子已经利用该地区不稳定局势,趁机扩大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2012年春天,当法国前总理爱德华·巴拉迪尔作为特使抵达沙特阿拉伯,要求沙特为当前的变化提供资金支持时,时任沙特外交大臣的费萨尔突然打断了他。费萨尔说:“‘阿拉伯之春’呀!我知道你很喜欢它。你们的媒体对它有很多报道。但对我们来说,它什么都不是。它会是春天?秋天还是冬天?我们对此一无所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些处于社会动荡的国家必须尽快找到新的稳定。”

    四年后的今天,这位已经去世的智者所说的比任何时候都有现实意义。从的黎波里到大马士革,从开罗到萨那,民主化的希望已经消失。圣战分子已经利用该地区不稳定的局势,趁机扩大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在国家四分五裂的情况下,人民的希望就会破灭。对于那些渴望美好生活的普通民众来说,最大的希望就是得到更多的稳定和自由。

    埃及的例子就很能说明问题。该国正经历着后穆巴拉克时代的“重建”。塞西总统不断在增强自己的权力。埃及的军事当局不仅加强了对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控制,同时也对伊斯兰主义者展开了清剿。

    埃及的邻国利比亚则出现了十分混乱的局面,这个国家不仅有两个相互对立的政府,而且各种民兵武装相互对峙。与在埃及一样,“伊斯兰国”组织趁机在那些政府无力管辖的地区扎下了根。面对这一局面,西方的外交确立了新重点:要维持国家政权的强大,哪怕这是一个专制政权。埃及的情况就是如此,“强人”的存在令人感到放心。从某种程度上看,叙利亚的情况也是如此:西方已不再要求将叙利亚的军队和机构彻底推翻,而只是要求巴沙尔·阿萨德下台。

    叙利亚的悲剧充分说明了“阿拉伯之春”的幻想已破灭:与一个残暴独裁政权——尤其是当它在得到少数派或外国势力支持的情况下——直接对抗的战略并不能带来预期的结果。结果只能是国家的支离破碎,什叶派和逊尼派分别在伊朗和沙特的支持下展开宗派战争。在这里,伊斯兰主义者和圣战分子同样也利用这一机会壮大了自己的力量——他们的目标肯定不会是在巴沙尔下台之后建立民主。民众当然十分清楚这样一个现实政治。最新民调显示,只有38%的阿拉伯年轻人——这一数字在2012年为72%——认为“阿拉伯之春”的动乱给他们带来了“好处”。在也门,动乱最终也被伊斯兰主义者所绑架。

    只有突尼斯在革命之后成功完成了“民族对话”。不过,一位外交官承认:“这是众多失败例子中唯一给人带来一点希望的国家,但这里的形势依然十分脆弱。”这个国家也面临着许多挑战:利比亚战乱可能波及突尼斯、这个国家安全部队的力量十分虚弱、圣战分子无处不在等等。